成语故事之浮以大白,浮以大白的由来

涕泪交集 tì lèi jiāo jí 涕泪交加、泪如泉涌、泪如雨下 欢天喜地、欣喜若狂 《五灯会元·东土祖师》:“王闻师言,涕泪交集曰:‘此国何罪,彼土何祥。’” 眼泪和鼻涕一起流着。形容悲痛到了极点。 看到灾后的家里,老人涕泪交集,泪如雨下。 国王又问波罗提:“仁人聪明善辩,应当拜什么人为老师?”波罗提说:“我出家,拜波罗寺乌沙婆三藏为受业师,出世师是大王的叔父菩提达摩。”国王听到佛祖的名字,惊了半天,说:“我惭愧地继承了王位,德性鄙薄,又趋向邪说,违背正道,忘了我尊敬的叔父。”立刻下令,叫近臣们专程去迎请达摩。达摩随着使臣来到王宫,帮助国王忏悔前非。国王听了劝诫,流着眼泪向达摩谢罪。又下诏书,请宗胜回国。大臣禀奏:“宗胜被贬斥之后,跳崖自杀了。”

诗曰:前后遥遥两奇冤,学成拳脚也非宜。 只因自负天生勇,同往泉台觅道师。
话说牛强及锦纶堂值事,带了礼物,运着两具棺木,一路到武当山玄帝庙前。这庙造得十分雄壮,皆因明太祖当日在此湖中征灭陈友谅,蒙圣帝显灵相助,所以建庙,以报神恩,着地方官春秋致祭。且往来商船及四方之人到此进香,极其热闹。随差一道童,引进通报。
却说道德道长,正想昨夜之梦,忽见道童引了牛强,全身缟素,走到跟前跪下叩头,把师父、师伯与锦纶堂泄气,被少林寺至善和尚徒弟胡惠乾在广东西关医灵庙水月台比武,用计打死之事细说一番。“因他有十多个师兄弟暗中帮助,现在该行已将两具棺木,两次聘银六千两,另备厚礼,长差四人与弟于等兄弟四人,特来求师公与师父师伯报仇。”叩头痛哭,冯道德一听,两个心爱门徒都丧在胡惠乾之手,心如刀割,大叫一声:“气煞我也!”顿时晕倒蒲团。牛强与雷大鹏急忙相救,半晌醒来,犹自悲哀,即命牛强引进值事,与各人见礼,分宾主坐下。各徒孙上前叩见师公,又拜见师叔雷大鹏。老道长向白安福等说道:“小徒等不能与贵行出气,反遭此祸,又承厚意,不辞路远送来棺木,足见始终高义,感激难忘。”白安福连忙拱手道:“弟子昔日也曾拜转牛化蛟师父为师,也是道长徒孙,因二位师父,为敝业报仇,遭此非命,代运棺木,分所应为。因过意不去,特备微礼及两次花红银两,专差我等送来。面求师公,一则代令徒报仇,二则与敝行泄愤。今被胡惠乾一人,弄得我通行数千人不安生业,若除此心腹大患,即如救我等数千人于水火之中,陰功甚大,望师父大发慈悲。”拜伏座前,叩头哀恳。冯道德急忙扶起道:“贫道恨胡惠乾入骨,岂肯轻饶小畜生之理?他既不念吾与他师至善和尚手足之情,下此毒手伤我徒,就是他师父亲到羊城,也不饶此胡惠乾狗命。”正要收拾起程,雷大鹏上前说道:“割鸡焉用牛刀,何劳师父亲行,弟子前去,一来为师兄等报仇,二来要寻方世玉这小畜生,与我父母伸冤,还望师父俯怜。”冯道德点头道:“汝去也可,只要加意提防!”当下雷大鹏拜别师父,收拾行李,提了铁棍与各人别了道长,下船回广。冯道德吩咐童儿,收好送来银两及各色礼物,择下吉日,将两口棺木安葬后山。
再言胡惠乾自从打死吕英布,回到西禅寺馆,备办酒席与各师兄弟畅饮庆功,深感谢亚福暗助之力。亚福道:“彼此手足相顾,何劳言及,只要贤弟不可再行生事,安享太平,比谢我还要欢悦。”三德和尚亦再三劝胡惠乾收手,不向机房闯祸。席散,歇息两日,搭渡回归新会,见了母亲及妻子夏氏。
他昔年分别往少林学艺,家中生下一儿,初生是肉球一个,割开是个男子,祖母取名叫友德。胡惠乾今日始见他亲生之子,见他生得形容古怪,不似父母相貌,现已七岁,身材矮小,浑身皮骨倒还坚实。惠乾见了,心中不悦,适有同族兄弟到福建贸易,他就与母妻说知,托带胡友德到少林寺,写一封信求至善禅师收为小徒,以便练习工夫,将来学成,定有出头日子。
夏氏生性贤淑,听从丈夫做主,惠乾之母,因见儿子去少林,学得浑身武艺,回来报得丈夫之仇,也愿孙儿前去习炼,他日长成学就,可以上进。并不阻止,只恐友德年小,离了父亲,寺中无人照管。胡惠乾说道:“母亲放心,至善老禅师,最爱小孩子。”婆媳二人听了道:“既然安乐,随你托人带他去罢。”且说友德也不甚依恋祖母母亲,愿意前去。当下收拾衣服铺盖,及十两谒见银子,放在箱内。惠乾命人挑了行李,亲带儿子,径到往福建贸易兄弟家内,适在发货下船,惠乾就命儿子拜见叔父,自己亦拜托路上留心教导等言。其人连忙还礼,满口应承。惠乾叮嘱友德几句,起身作别回家。逐日往探亲友,谈论往事,各人因他出外学艺,今日能与父报仇,称为孝子,又闻他武艺高强,十分钦佩,备酒相待,不得空闲。相距二十余日,接了少林寺至善禅师回音,得悉已收友德为徒孙,信中嘱咐惠乾,务要与各师兄弟和睦,时常请他们教习,用心躁练技艺,以防武当山冯道德命人前来复仇。我面嘱各徒教你工夫,切莫不听各师兄弟教导,不可恃本领招灾惹祸,以犯王法,切记莫忘。惠乾听了,全不为意。
且说省中光孝寺内各英雄,也就陆续回家省亲,单说李锦纶回到家中,因见侄儿李开,生得身材甚好,才貌清奇,有抱牛过水之力。锦纶即收为徒弟,将平生所学少林技艺尽心传授。李开在白莲教余党为师,三败杨遇春,后被少林寺英雄活捉正法。
且言雷大鹏与各值事及牛强等,到锦纶堂会馆,通行会集,备酒接风,饮罢,雷大鹏手提铁棍,命人引到西禅寺,来寻胡惠乾及方世玉等。三德禅师道:“众人于一月前,各自回家省亲去了。”大鹏怒道:“你速写信,叫各人前来会我,不干你出家人之事,若不写信,莫怪我得罪你各僧人。”回锦纶堂而去。三德和尚急忙与洪熙官、童千斤等飞信通知各人,各师兄弟闻言,即到省城光孝寺聚集。胡惠乾亦回西禅寺,只有孝玉兄弟路远,还未得到。雷大鹏来到光孝寺,遇见李锦纶等,勉强出迎,延进馆内,分宾主坐下,李锦纶春风满面问道:“叔台近日法安。”雷大鹏答道:“托福甚健。”锦纶又问:“师弟不在武当学艺,到此羊城,有何贵干?”雷大鹏怒道:“杀我两位师兄,方世玉这小畜生,昔日又害我双亲,此仇深若沧海,你这班狼心负义之徒,全无同道之情,恃你人多暗下毒手,自以为强,今日还有什么师叔师弟。今奉师命,特地前来杀胡惠乾、方世玉,以报二位师兄及我父母之仇,后杀你等一班狗头,以泄胸中之愤,显我武当山之厉害。”
众豪杰听雷大鹏辱骂,勃然大怒,大喝一声道:“雷大鹏畜生,你胆敢藐视我们。你死在目前,你比牛化蛟、吕英布武艺如何?当日你父母,原因自恃勇猛,目中无人,欲灭同道,故伤于方世玉之手,你这不长进的东西,就该缩首山中,接续宗祖香火,使雷氏不至绝后方为志士,不料谬妄至此,自觅死路,可谓有其父之愚,亦有其子之不肖。”骂得雷大鹏就要发作厮打起来。被李锦纶及寺里僧人拦住,又劝开各师兄弟。李锦纶对雷大鹏道:“师弟要与我们相打,请回锦纶堂会馆,预早标贴长红,约定日期,当场比武,众目共见,一人敌一人,生死不究,算为正理,我等以众敌寡,不为好汉。”随来的白安福亦极力阻止。雷大鹏忍耐着带了跟来之人,出门而去。
李锦纶见他去后,随对众师兄弟说道:“闻得这狗子从上武当山时,三师叔将他浸炼筋骨,身坚如铁,武艺拳脚极精,气力又猛,使八十二斤的铁棍,非常厉害。比牛、吕二人更难敌。我等各人谅非敌手,只有方世玉或能抵挡,因他自幼练功,现在未到,如之奈何?还有胡惠乾的花拳,亦可支持,事由他起,要他顶力。”谢亚福道:“据我看来,世玉弟身材矮小,力量有限,何能受得八十二斤军器?胡惠乾花拳,谅难近得他身,以力相敌,必不济事,宜用智取。”各人道:“仍用铁鸳鸯收拾他何如?”
谢亚福正要回言,却见方氏三兄弟及胡惠乾走进来。各人大喜,说道:“正愁世玉贤弟等赶不上会敌,今日赶到,一齐归坐。”方孝玉道:“我等接着三德和尚师兄之信,连夜而来,现今事体,怎样应敌为妥?”李锦纶随将雷大鹏之言说了一番,激得世玉、惠乾摩拳擦掌,咬牙切齿,十分气恼,因知他勇猛,又防自己敌他不过,万一伤在他手。谢亚福道:“你们不必畏惧,他必防我等暗器,不用空拳对敌,必用军器比较,留心关防吾等暗算,那铁鸳鸯若不待其力倦眼慢疏于防备,断难下手。临敌之时,必须众兄弟轮流上台会敌,约战数回合下台,又换一人,最后世玉尽力支持,使他略疲,斯时我从旁相助,用铁鸳鸯暗袭,一战成功,万无一失。”各人称妙,照此而行,商议定当。正是:
挖下深坑擒猛虎,安排香饵钓蛟龙。
且说雷大鹏带怒径返会馆,立即着人写了长红,四方标贴,上写道:
锦纶堂公请教师、武当山雷大鹏,兹因我武当山兄弟,被少林寺连用
暗器伤残师兄牛化蛟、吕英布二命,大鹏今泰师命到此,仍在医灵庙前水
月台上,与胡惠乾、方世玉等当场比较武艺,以分高下而报前仇,准于三
日后早晨聚集,先此预闻,雷大鹏启。
这长红一招,远近军民人等,都约到期来看。雷大鹏预先着人打扫清净,这日清晨,即便装束整齐,手提八十二斤铁棍,带着四名师侄及会馆众人,骑马来到庙前,只见人如蚁集,挤拥异常。少林寺各人齐在台下左边,全身结束,手持军械。雷大鹏分拨随来之人,分布台前,不许少林寺人迫近台口。谁知谢亚福扮作平常看客,站在台下,专待相机暗助。雷大鹏乃是粗鲁之夫,哪能晓得?他在马上将身一纵,跳上台中,将身倚着棍,双手望台下一拱说道:“大鹏今日为师兄报仇,请你众人为证。”只见李锦纶跳上水月台,将手中铁锏一扬,说道:“某来与你见个胜负。”
只见大鹏今日装扮,头戴软包巾,身披软甲,前挂一面护心镜,脚着快靴,身高八尺,膀阔腰圆,头如笆斗,眼似铜铃,满面横向,生得十分威武。手中铁棍,长有八尺,粗如杯口,好生厉害。李绵纶身高七尺五寸,面如满月,海下浓须,生得腰粗背厚,骨骼坚硬,手提双锏,头上戴了铁帽,身穿软护甲,胸挂铜镜,腰围红绉纱带,足登多耳皮靴。雷大鹏一见,大喝道:“李锦纶,你前来替死。”李锦纶道:“我劝你及早回山,可保残命,免绝你父母根苗,再若执迷不悟,恃强欺人,只怕你死在目前,悔之不及。”雷大鹏一听此言,气得双眉倒竖,二日圆睁,将手中铁棍,望李锦纶兜头盖将下来,如泰山压顶。李锦纶即举双锏,望上尽力一架,震得两臂酸麻,大叫道:“好家伙!”连忙让过,用锏拦腰打去。雷大鹏亦用棍架开,二人各用家伙,战到有七八回合,李锦纶气力不加,抵敌不住,只得将锏一护,说道:“技不及你!”纵身跳下台来。只见洪熙官将铁尺一摆,一个飞脚,跳上台来,那雷大鹏因战胜李锦纶全不用力,正在得意,高声叫道:“少林门下尚有谁人敢来对敌?”忽见洪熙官即跳上台,装束整齐,手拿又铁尺,面如美玉,大叫道:“我来了!”举起铁尺迎面打来。雷大鹏顺手用棍挡开,两个大战起来,约有五六个回合。这洪熙官乃是斯文人出身,怎当得住?只得败退下台,众人又齐声喝彩,喜得机房人心花大放,以为这位雷教头必定能报仇泄愤,童千斤、林亚胜、李亚松、黄坤、林胜、方孝玉、方美玉都轮流各战数回合,均败下台来。
雷大鹏听见台下之人同口称赞,只是气力比初时略退一二分,在水月台中高声喝问:“谁敢上台纳命?”方世玉手提铁棍,跳上水月台来。大喝道:“匹夫,体要逞强,看我来取你狗命!”手起一棍打将过去,雷大鹏急忙架住,叫道:“来者通名受死!”方世玉答道:“你父母当日威猛,也死在我母子之手,你今日也难逃一棍之灾,吾乃方世玉是也。”雷大鹏听见方世玉三字,正是父母之仇,不共戴天,喝道:“我今日不报父母之仇,誓不为人!”举起八十二斤双头镔铁棍,如狼似虎,打将过来。方世玉急忙架迎,他两个拼命相交,比先时对敌大不相同,使开两条铁棍,犹如蛟龙戏水、猛虎出林,上如三花盖顶,下如老树盘根,一场大战约战了五十个回合,方世玉力量不及雷大鹏,今日能敌四五十个回合者,一来因他自小苗氏娘亲浸炼之功,二来曾经五枚、至善两个老师秘授真法,棍中工夫精熟,其三因雷大鹏已与各人久战,故气力略衰,有此三层缘故,方世玉所以能战。后来到底气力不及,只得虚晃一棍,败下台去。气得雷大鹏暴跳如雷,恨不得生吞方世玉,忽见少林队内,有一个清俊后生,持二条鼠尾枪,跳上台来,轻捷如猿,头上包布,外用绉纱包巾,身穿铁叶软棉护身甲,胸悬镔铁镜,腰束大红湖绉带,足踏班尖铁头鞋,生得面如满月,齿白唇红,身材俊雅,不类武艺中人。连忙喝问:“来者何名?”胡惠干笑道:“你问吾姓名,说将出来,要骇你一跳,我是陰司差来的勾魂使者,牛化蛟、吕英布我已勾去,今日你也难逃,我即胡惠乾是也。”
雷大鹏一闻此言,正是仇人相对,分外眼红,大吼一声,便一棍照胡惠乾顶门打来。胡惠乾急忙横枪挡过,顺着枪尖望雷大鹏咽喉一枪刺去。雷大鹏一惊,这个枪法就是锁喉枪,十分了得。只他枪势神速,已挡不及,将身一低,胡惠乾的枪在他头顶上刺过去。雷大鹏就一棍望惠乾双脚横扫,这路棍法,名唤乌龙摆尾,胡惠乾一惊,连忙将枪向下一点,双脚一纵,跳上七八尺高,反纵在雷大鹏背后,落将下来,照他背后一枪,雷大鹏返身架住,两人来往,战到三十余回合,约有六十多照面,胡惠乾抵挡不住,只得化变花枪,连跳带纵,尽力迎敌。
谁知雷大鹏从小练就眼法,两眼全然不花,战到七十余回合,胡惠乾只有挡架之功而无还枪之力,势将危急。谢亚福扮作常人模样,近水月台观看,留心乘机帮助,今见其势已急,暗在怀中探出铁鸳鸯,对准大鹏手腕打去,只听得雷大鹏“啊呀”一声,把手腕七寸骨撞折,疼痛难当,手中棍一松。胡惠乾趁势一枪,直贯咽喉,顺手将尸挑下台来。牛强等及锦纶堂各友,一时要救,也来不及。只得抬回尸首,搭棚收殓,众人明知今日又被暗算,十分愤怒,无可奈何。
且说少林寺众师兄弟,一路串炮连天,回西禅寺武馆,排酒庆贺,欢呼畅聚,热闹非常。再谈机房众友,用上好衣棺,殓雷大鹏尸首,仍托牛强与前次去过之人,雇船运回武当山而来。见了冯道德,将仍被少林徒弟暗算,以致雷大鹏伤了手腕,亦遭胡惠乾毒手,详细禀明。老道士闻言,两泪交流,痛惜三个得力徒弟,无辜丧在胡惠乾之手,枉费平生教练的心血,使我武当山威名一朝扫地,因此十分惨切,痛恨非常。各值事及牛强等再三哀求道:“老道长何不亲到羊城,将胡惠乾打死,以报三位令徒之仇,兼与敝行伸此不白之冤。岂不为美?”道德闻言,低头不决,道:“贫道归山多年,岂可又开杀戒?”各人见其心动,乘机用激言从中挑唆,弄得老道长怒冲牛斗,吩咐各道童:“守护山门,为师到羊城,打胡惠乾这狗畜,与你三师兄报仇!”遂即下山。各值事及牛强等十分欢喜,即刻带齐用物,下落原船,一路望广东羊城而来。不知此回果能泄愤否,且看下回分解。
亦凡公益图书馆扫校

浮以大白 fú yǐ dà bái 浮以一白、开怀畅饮、好酒贪杯、酒饮微醺 滴酒不沾 汉刘向《说苑善说》:“魏文侯与大夫饮酒,使公乘不仁为觞政曰:‘饮不釂者,浮以大白。’文侯饮而不尽釂,公乘不仁举白浮君。” 浮:违反酒令被罚饮酒;白:罚酒用的酒杯。原指罚饮一大杯酒。后指满饮一大杯酒。 小陈在酒席上因违反酒令浮以大白,喝得酩酊大醉 。 魏文侯和大夫一起喝酒,让公乘不仁当做酒令监督,说:喝酒一定要喝干,喝不干的人应当罚酒一大杯.“魏文侯喝了,但是没喝干.公乘不仁举杯要罚魏文侯.魏文侯装作没看见.旁边侍应的人说:”不仁你先退下去吧.君上已经醉了.”公乘不仁说:“《周书》说,前车倒下了,后面的车要引以为鉴.说的就是这个危险性.我们当臣子的很不容易,你当国君的也很不容易.现在君上你已经把酒令订下来了,如果不照令执行,这样行吗?”魏文侯说:“好!”然后举杯把罚酒喝了,喝完以后说:“把公乘不仁当作上宾来看待.。”

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e77乐彩首页,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