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悔

七月的天湛蓝蓝,田野绿油油,乡村甜蜜蜜,人热乎乎的。

岳父家有一个很大很大的果园,每年到了瓜果飘香的季节,都成了周围十里八村人们羡慕不已的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在一论坛无意点开一贴,
一首纯质感的音乐,随着感伤的旋律轻轻流泻出来,回荡在空寂的房间,扣击着轻柔的心房。

我是在农村里土生土长,后来将庄稼种在城市里的人。从小到大,就喜欢听那些属于乡村的声音,欣赏属于乡村的美丽,品尝属于乡村的土腥味。

岳父家的果园座落在村子的西南角,紧挨着一条东西大道南侧,四面通风透光,环境极佳,按照农村的习惯,果园的四周打了腰高的土墙。果园里栽有杏树,李子树,还有桃树,杏树居多,把整个果园遮盖得严严实实。

心,瞬间便被俘获。久久不能释怀。

“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暮归的老牛是我同伴……”。这是在我童年就印在脑海里的画面,几十年过去了,其它事情健忘了许多,这画面里的情景仍然在梦中出现,说梦话都是带有泥和草的味道。

春暖花开之时,那一簇簇、一朵朵洁白色的,粉红色的花儿竞相开放,简直成了花儿的世界,让人如痴如醉,赞叹不已!

几经查找才知道这曲的名字叫《无悔》。

东北七月的乡村,是一年四季最美丽的季节。每年这个季节,我都会找各种理由去乡下享受一次七月的甜蜜。

岳父非常倾心栽培他的果园。一进入冬季,他都辛辛苦苦给果树剪枝、追肥。来年一开春,果树发了芽不久,他就更忙活了:给果树打药、授粉、削果,浇水,几乎天天离不开果园了。

在一个很偶然的机会,寻得配对的歌词,婉约、伤感的清词韵味,细细品来,有一丝酸楚,有一丝无奈,有一丝悲怆,但更多的是无怨无悔的深深情意。

我喜欢清晨漫步在乡间的小路上,轻轻地走,不碰掉叶片上的露水珠,不惊动路边草棵里的蚂蚱,让蜻蜓在前面飞来飞去引路,看蜜蜂在花间采蜜,蝴蝶翩翩起舞。这个时候,一下子就想起来童年背着书包走在上学的路上,扛着锄头出工的清晨,路两边茂密的杨柳、农田里的庄稼、荒地格子上那绿油油的小草、还有那七彩的野花点缀在绿色其间,这些,都是当年的老样子。乡村花和草是野生的,花和草散发出来味道和城市里花坛栽植的味道是不一样的。摘下一束野花捧在胸前,拼命地闻、贪婪地嗅,这田野的芬芳让人如醉如痴。还有那正在树上做窝的喜鹊、池塘里戏水的鸭鹅、啃食嫩草的牛羊、笑脸向着太阳的葵花,形容这亦梦亦幻天人和谐之美,什么语言都感觉苍白无力,用多少文字都无法表达得恰如其分。

杏一天天慢慢地越长越大,青色的脸蛋儿逐步开始变黄了,不能离开人了,这时,岳父就在果园里搭起来庵子,里边放上一张床,支起了蚊帐,黑夜白天坚守在那儿。

且问君,可知否?有种苦,叫相思;且问君,可知否?有种福,叫相知;且问君,可知否?有种愿,叫相许;且问君,怎相许?且同君,生死许。

我喜欢拉上当年在一个垄沟里劳动过老哥们坐在垄台上闲聊。一面聊天,一面聆听蛙叫,虫鸣,鸟唱,禾拔节,还有那溪水叮咚……乡下的田野一切都是神秘又裸露的,这声音就是天籁之音,虽然没有曲调,没有装饰音,可是,它就是一缕清凉凉的风,在炙热中感到凉爽,一下子拂去了心灵深处的好多浮躁。屏住呼吸,独享这份恬静,贪娈地吸吮着乡野的气息,就如纸鸢飞天、遨游天街的美妙感觉。望着蓝天上白云朵朵,玉米蹿红樱,大豆扬花,高粱“怀孕”,还有那在夕阳西斜牧归的牛羊,真真正正地感受到融入大自然是那么地美妙,立刻忘却了城市里鳞次栉比高楼旁汽车的喧闹,又回到了那没有污染似桃花源般的生活。

每年到了麦子成熟的时候,杏也率先成熟了。杏有好几个品种,有些杏我至今也叫不清是什么名字了,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麦黄杏和白蜡杏。麦黄杏成熟早,因为其它杏还没有下来,能提前上市,价钱也好。但是,吃起来味道有些发酸。我是不喜欢吃麦黄杏的,因为发酸一吃就倒牙。最好吃的杏还是白腊杏,看着发白,样子不是多么好看,但是,吃起来特别甜,味道很正。

且问君,可知否?且问君,可知否?说不清多情男子的款款情意,道不明痴心女子的深深爱恋。

我喜欢村南柳条通边的小溪流,这里我曾经趟着水吹过柳笛,三伏天里洗澡打过“狗刨”,清澈的溪水还在潺潺地流淌,小鱼儿在水草间欢快的游荡,鸟儿在水面上掠过,远处柳荫下钓翁伸出来的鱼竿儿。弯弯曲曲的溪水这些年没有见老,还像一个羞涩的少女,脸上泛着微波,汩汩流淌唱着歌,它是那样的充满着温柔又不乏激情,充满着活力又蕴含澎湃,青山不老人亦老,再也没有情窦初开的浪漫,没有激情燃烧的岁月,没有小溪儿月下的倩影,……在潺潺流淌的溪水中寻找过去的岁月,也是很舒心的事情。

杏树正如风华正茂的小伙子年轻力壮一样,处于盛果期,所以,果子结的非常多,一嘟噜一串串黄色的、红色的、水白色的杏像辫蒜似的,把树枝压得直不起腰,抬不起头。

君可知,那一份无怨亦无悔的真情实意?君可知,那一份凄婉而断肠的悲欢离合?那是一份怎样的爱?那是一段怎样的情?非亲身经历,谁能说得清道得明?

我喜欢坐在农家院里,找来一些老邻旧居,吃着大铁锅烀出来的土豆,紫茄子,蒸的鸡蛋焖子,小葱蘸大酱,井拔凉水泡小米饭。听老大嫂骂孙子疼爱的唠叨,看邻家的妇女扎着大围裙一下一下地捣酱缸,踢一脚正在拱房门老母猪,最好把小花猫抱在怀里……来一碗白酒,几个哥们,一句“整”,酒下肚,脸上桃花开,大家开始吹牛皮,谁是这土地的主人?只有是他们!夕阳亲吻着地平线时露出的一抹微笑,菜园里的蔬菜映射出金黄,圆月渐渐地挂在树梢上,影影绰绰显现怀抱玉兔的嫦娥,捧出桂花酒的吴刚,大家还没有散去。身在这里,什么烦恼都置于九霄云外,管它股票跌与涨,管它美国谁当总统,与我何干!

岳父岳母就跟前我爱人一个人,在当时的公社卫生院上班,工作忙,顾及不了多少家中的事儿,于是,到了果子成熟的时候,岳父岳母就轮流着去看护。吃饭时间也不能离开人,只能是一个人吃罢去了以后,另一个人再回去吃饭。

自古,一个情字,网罗了多少痴男怨女?此生,谁又能置身情之外?

“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大诗人孟浩然在那个年代就把乡村安逸的生活,描写得这样栩栩如生,真真切切,圣人也,孟老夫子都这样爱乡村,何况我凡人草民乎。

那时,我在乡镇工作,到了果子成熟的时候,我看到岳父家忙不过来,工作之余,就到岳父家帮助去看果园,摘果子,还能随时吃到新鲜的杏和李子,这自然不在话下。

人世间,因为情的存在,才显得可爱;人世间,因为爱的甜蜜,才显得温暖。

七月的乡村,斑灿静谧的的一幅画,走进画中,去触摸那静静的溪流,蜿蜒的小径,交错的田埂,嗅一下炊烟带着一阵阵乡土的味道,这种美感是舒舒服服地爽!

李子是不能多吃的。因为达小时候就听大人们常说,“杏伤人,桃保人,李子树下抬死人”,这句古训从小就在我的脑子里被灌得满满的。因此,再好的李子,一次顶多吃上一两个就够了。

人世间,因为无爱而相守的婚姻,才有了遗憾;人世间,因为有缘而无份的爱恋,才有了无奈。

走进七月的乡村,你就是那画中的人。

清晨,那些尖尖嘴巴的小鸟也许是闻到了杏和李子浓浓的香味,三五成群不时地从远处飞来,专捡熟透的果子吃,于是,岳父就在果树上绑上了长长的竹杆子,上面束着五颜六色的塑料袋子,以驱赶淘气馋嘴的小鸟。久了,有些胆量大的小鸟对此并不害怕,于是,岳父不得不大吼叫几声,或以石投之,它才能飞去,一天要撵上好几回。

愿意和你一起走完人生的路,哪怕前面布满荆棘,哪怕在一起会粉身碎骨,都不会后悔。

最好吃的杏还是那些熟透了的杏。一阵微风吹来,树上的杏噗噗哒哒地乱往地上掉,这时,我就急忙走过去,专捡干净漂亮的熟杏吃,那味道真香真甜真美。

什么是有缘,春风春雨,桃李花开。什么是无缘,人到码头船离岸,枯木落叶降甘霖。缘分,是前世注定了
的,是今生不可以争的。

这个时候,也是岳父岳母最充满喜悦快乐的时候,别管他们平常有多忙多累,此时却看不到有丝毫的疲意,因为果子能卖些钱了。头天晚上,岳父就忙着把杏摘好了,几乎满满的两筐子,上面还用杏叶搭盖起来。第二天一早就忙着赶集了,也许是物稀为贵的缘故吧,岳父把杏早早地卖完了。每次我看到岳父从集市上卖完杏回来,他都是露出一脸的笑。

为了爱,我们可以付出生命。但是,很多时候,责任和使命,让我们不得不选择远离,选择放弃,选择深藏于心。

我给岳父家看果园的美事儿一直持续了好几年。后来,因工作调动我进城了,从此,再也与岳父家的果园无缘。不知又过了几年,岳父岳母年纪大了,管理果园也力不从心了,无奈只好卖给了人家去经营。

缘是命,命是缘,可遇不可求,仿佛云起云落,随风东西。

几年后,我再次来到岳父家,可惜,那个想当年无限风光的果园竟然没有了,杏树李子树全刨光了,在果园上盖成了房子。我目睹这种情况,一种伤感之情顿时油然而生。

有一种情,想见而不敢见,想见而不能见。这是怎样无奈的情分?这得需要多大的勇气和毅力?

几十年过去了,啥时回想起岳父家的果园,那黄楞楞的杏,黑红黑红的李子,红着嘴唇的桃,至今使我难忘和怀念。

这世上,太多的无奈选择,太多的难以实现。也正因为这,无法拥有着的情感,才愈显弥足珍贵。

茫茫人海,浮华世界,有多少人擦肩而过?有多少人回眸对笑?有多少人相携同行?有多少人牵手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