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一株树

那日,刚落过一场微雨。

常常怀念你,如同怀念已经老去的父亲!

回到城里,可我却怎么也忘不了那里的风和那里的清绿,每每在余闲的时候,我的心仿佛又象飞去了那里。相比前几年,似乎我已渐渐地喜欢那样的乡下生活,而那里最系我心的便是清新自然安静的生活……

清晨,地面上有略微的潮湿。空气亦似乎还是湿润的,有花香,袅绕弥散。

许多人在我的人生中只是匆匆过客,面目模糊得无法储存于记忆。而你——普通的一株大树,一株大家都不知晓年龄的老枫树,虽然如今在那山坳上你已不再矗立——你终已实实在在的老去,身影消失、枫叶永远化泥,但这么多年,你却是我脑海中唯一有清晰轮廓的一株大树。你直入苍穹的伟岸身姿,你蜿蜒盘错的枝节,你时而奋起突兀时而深入岩石泥土的根茎,还有你那迎风婆娑遮天蔽日的满树枫叶,就象一位始终给我以鼓励、予我以希望的智慧长辈,你总是微笑着,让我觉着安全,让我觉着踏实。

乡下的清晨,在忽明忽暗的时分是最迷人。清晨黎明即起的时刻,我也随之一起醒来,好像我与黎明约定似。因为好奇,经常在迷迷瞪瞪的时候,我就卷起了帘子,一个人傻傻地坐在卧室挑窗上,而东张西望了。这里的清晨时分,外面的天色还是忽暗的,但是,路灯光下的小路却是亮亮的。灯光下面的道路弯弯曲曲,两旁密集的树在晨风微微的吹送下自信地摇曳。登上二楼,远远地眺望,一条奇幻而幽寂的小路,在我的眼前那么地柔柔绵绵,无尽伸延。仿佛那一刻,我真的看见世界上最美的一条小路,就是在我的门前……

打开窗户时候,看到了几只鸟雀儿。因为距离稍远,并不能看清楚它们是些什么鸟雀儿。

那时候,每次周末放学回家,我和同村的伙伴们爬到那熟悉的半山腰,不管上山的路还有多高,也不管爬山的身体有多累,远远地望见你熟悉的身影,我们都会为之精神一振。你一直是拉牵我们前进攀行的那双大手掌,你始终是守护在我们人生必经路上那位慈祥的长者。

不一会,老远的地方太阳的地平线在蹭,蹭,从前面两层高的楼屋的背后调皮地露出了半个头顶。看见了,看见太阳的红辉正从我的屋子左前方渐渐地升起,那一刻自己的心像被太阳的光辉融化似。我是城市人,站在二层高的屋内,如此清晰真实地看见太阳在自己的跟前奇幻般地冉升起,兴奋呀,兴奋让我做出了可爱的表情,我那可爱的表情,是否可以和对面枝头上欢快的小雀相比拟?这样美丽的乡下的清晨,这正是我来这里第一个乡下的影记……

原本是要继续做点什么的,却因为忽然看到的鸟雀儿,而停止了将要进行的事情。

爬上山顶,坐在你巨大的根枝上闲脚休息,特别是炎炎夏日,一阵阵清凉的山风拂面而来,那种惬意无以言表。更妙的是,在你的根茎延伸的下方石涧,一泓山泉从石缝中溢出,汗流浃背后俯身喝几口清爽的泉水,好比饮下了世间最好的佳酿。短暂的休息后,依然还要前行,但是我们知道再也没有困难和辛苦能阻挡我们回家的路。

这里,比我早年去过的乡下要现代,清爽。早晨推开窗子,清新的空气便进入屋内,许多的树散出的清香,还有地上的碧草吐出的草青味,两种气味都会冲我的鼻尖,面,扑来。那样的清新舒畅的感受,我又找不到用什么的词来比拟了。但我想象他们应该像十一来岁的小姑娘从我的跟前走过,我嗅到了姑娘的身上散出的干净气味。香嫩,而不污染……

兀自站在窗前看了一会儿,它们仍旧栖息在电线上,也偶然叽叽喳喳。突然很怕它们忽然飞离。

从小学五年级到初中毕业,四年间,你关注的目光和坚定的守护,陪伴着我们成长,你见证了我们求学路上的艰辛,也同时分享着我们的单纯和快乐。

如果这时候我去家中的洗手间,从镜中向外瞅去,镜子里映出清绿的桂花树,自负的银杏树,还有许多我叫不出名字的树都会跳入我的眼框,犹如我和屋子被树拥着。那一刻,我又想到了这样清新的空气和自然环境,这是城市人向往的最美的清新自然宁静的生活啊……

于是,用手机拍摄它们。

二十多年过去了,怀念你,其实是想记住我们共同的乡愁。

这里的每一棵葱郁挺拔的树,噢,我不应该称他们叫树,因为,我的心里和眼,鼻,都已经感受到眼前的树,更像似一个高大英俊的年青人。窗外的树离我如此之近,近得,我可以把自己的手优雅地伸出窗外,继而,我还可以与树亲密地握手,互问早上好!幻想,使我愉快了,愉快的心情,又似乎润泽了我的心和两頩,迅速又将我的面染成了似红晕,那一刻如果你在我的身边,你一定会说我可爱的样子,真象极了一位高中的女生,仿佛女生正热切地在等候英俊自负的年轻人,牵手去树林里漫步。这一刻呀,我的心情顿然开朗,对生活又一次真正地感受到幸福的满足……

想要拍出的效果更好些,那么,背景就不能太过杂乱无章。便将镜头调大,然后,就拍到了几张还算满意的照片。

花园,是我最爱去的地方,满园的青树与碧草,清绿得澄油油,实在令我舍不得去触碰。如果我触摸了梨花,我怕梨花对我冷若冰霜。我踩在柔柔软软碧嫩嫩的草坪上,我又害怕小草被我踩疼而受伤害。那我就去亭子里坐坐吧,可我到了亭内,无论我是坐着,站着,都极不舒服。因为,我在里边根本看不清外面那些可爱的绿。我傻傻地一个人坐在亭内,这里的风,阳光,又怎能轻拂到我的面上。嗨!极不舒适,实在难熬。我起身,脚步坚实地离开这个用木材定制的亭子,我跑出了亭外。这时,我把头向上抬,仰望了天空,蓝色和云彩,顿然又使我愉快了起来。奇妙啊!我一边深深地呼吸一口新鲜的空气,一边却在想,我~是不会轻易放过你……

那天早晨,就发了那几只鸟雀儿到微信朋友圈。

花园里种植的樟树,长得非常雄伟,象一位顶天立地的老长者。这么粗的根,枝干悬着纤嫩嫩的叶,叶面又开出了许许多多淡黄色的小碎花,真像一位嘻嘻哈哈的小姑娘临风婀娜。那碎花和淡淡的黄,又是我喜欢的颜色和花案。我站在樟树下面,与城市和她们一起晨练一样,双脚微微地分开,两手顺着自己的气息慢慢从胸前提起,再顺着吐气将双手慢慢地放下。提上,放下,深呼吸,慢吐气,我反复地做着动作,似乎将身上一夜的浊气也随之散发被带走似。那天,正当我闭上眼睛,又进入到练习的空念中,没想,顶上的樟树被一阵风袭来,竟然奇妙地在我的头与我的四周发出浓烈的沙,沙响声。令我十二万分地惊诧呀,我忙睁开了双眼,停止练习,环顾了四周,再细心地辨听,发觉风小的时候,这种沙,沙,树叶的响声,也变得软弱乏味了。如果风大再袭一阵,那樟树的叶子又在我的顶上发出迅速而凝重的沙沙声音。早晨在四处静谧的时候,如果听见这样的树叶响声,真的会恍若武侠小说里的蒙面女子,手持澄亮的一把长剑,蹭地突然腾空降落似的感觉。嘿,一阵阵的惊诧,让我这个城市人,又顿然深刻地记住了乡下第二个的影记……

有朋友在点赞。更有朋友说:“哈,你够幸福的,办公室周围环境这样好,连鸟雀儿都来看你了!……”

来到了这里,我发觉这里正是晚上看月色的好去处呢。这里的夜实在太寂静了,静寂得使人有些害怕。四处不知晓的虫鸣在夜里拥动,偶尔,还能听见三两声狗的叫声。一片的漆黑,使我拼命在漆黑中寻找月的光照。这里的近处,远处,低低高高,都是一些青树。不想,树影倒还漏了几处空隙,我想,这正好是留给月色的吧。那晚,我和他坐在挑窗前,并肩一起看月了。那夜的月呀,特别的明朗,月的银色正静静地泻在树影的空隙中,月的银色的朗照,射进了花园里亭子的栏杆边,还有,泻在亭外的小路上。漆黑的一团,我和他真真确确地看见了月的银色,你说,那晚我俩是多么地幸福呀!那夜和那一幕令人兴奋看月的情景,现在我还记得月的光和影呢。似白又似灰,灰白恰好的相配。我猜,这就是大家把月光称之叫银色的理由。嘿,你们只知道月光姓银,可又有谁真的看见过月在漆黑一团中,明明白白地射出的那种明朗的银色吗?我是不愿化更多的时间去猜测想了,我只记得是那个夜晚和银色的月亮光,这也正是我来这里的乡下第三个影记……

“嗯,那是。可是,我却都没想到,它们是来看我的啊……”

现在,我万般不舍地离开了乡下。想,在城市的清晨和暮色中,我无数次走过了熙熙攘攘的大街小巷,可我什么都不记得,只记得城市的热闹。而这种热闹是她们的,我什么都没有。在那郊县的乡下,在我的花园小亭里,我亦无数次的徘徊过,我还幻想过人生美好的未来呢。乡下的花园,白蝴蝶在草丛花枝上满天乱飞,嗡嗡的蜜蜂,酝酿整个花园的春意。叽喳,叽叽喳喳的小雀声,令我多少次想走上前去和小雀说说自己的心里话,可话到了嘴边,却又不知从何开口对小雀说话了……

其实,几乎每天,都能够听到办公室窗户外面有鸟雀儿啾鸣叽喳。它们飞来飞去的,也时而栖落于窗外的电线上或是高大茂盛的栾树上。

那里,我什么都没有带走,却带走了对乡下一份的惦记……

偶然,我会在闲暇的时候,驻足于窗口,听它们的鸣唱,也睁大眼睛细看它们。

有时,会很想知道它们都是些什么鸟雀儿。

但有时候,会在心里想,无论它们是些什么鸟雀儿,都是我喜欢的。

能够飞来这里,能够在我的窗前叽喳欢唱,已是种难得的幸福!

朋友微信中评论的那几句话,使我感动也满足。

或者,很多时候,都是不知足的。

然而,也会在一些时候,回想或者畅想许多。而那时候,会觉得满足而快乐。

幸福它来了,是在什么时候?又是以什么样的模样出现的?……

它,像是鸟雀儿,又像是云朵,更或者,是风筝、花朵、叶儿,甚或是地面上蔓延滋长的地衣、苔藓……

幸福植入心中,以它该有的模样。

但无论,无论它是以哪种模样出现或是植入我心,我都会感动和珍惜。

生活真好!

我在心中,轻声更深情地慨叹。

而这时候,那几只鸟雀儿,就又飞走了。

它们起飞的模样,看起来轻盈且激越。也啾鸣叽喳,似在唱着什么歌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