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甜的下午

读书的时候其实最不务正业,经常是上面一本数理化,下面一本大漫画。看过客心,夏达,姚非拉,沉迷于高桥留美子和青山刚昌,对相关内容如数家珍,比背课文还要熟练。那是几乎每个女生都会有个笔记本,带锁或不带锁,里面集满了喜欢的文章,明星剪报和漫画,有才的甚至会写很多同人文,满足一下对作品本身不圆满的遗憾。

喜欢雪小禅老师的文字:清新隽永,旖旎、妖娆。但是,有时也透着一种逼人的凌厉,标新立异,特立独行,直觉异军突起,让人猝不及防。譬如《春耻》,怎么能说春天是耻辱的呢?怎么能说“一副不要脸的样子,简直不知羞耻了。”佩服小婵老师坦言的勇气。

五月的阳光,温暖宜人,风轻轻地吹着,青草翩翩而舞,小虫儿低声歌唱。

也是在那个时候,知道了一个叫做王小洋的漫画家,他那时候还算比较剑走偏锋,题材多以悬疑为主,画风也不美型,甚至有那么一点点恐怖,但我一直觉得吧,只要故事厉害,其他的都是浮云呐。印象比较深刻的作品有两部,一个是《机器妈妈》,还有一个是《黑虫》,前者太过哀伤,这里不赘述,反而是后者,打着悬疑的外壳,却出乎意料的是个很励志的故事。

不过,我的心却有一种深切的痛。那是怎样的一种痛啊!一次,我的一位朋友义愤填膺地向我控诉一个毒舌妇,只因她的好友遭其微词与贬斥。她满腔的愤恨,来找我时,已经憋了几天了,到了再不“一抒胸臆”就忍无可忍的地步。她极力为她的好友辩护,铿铿锵锵,言辞凿凿地抨击那毒舌的“小人”——她的话。俗话说:“火星儿溅到谁身上谁疼”,看她那样子,火星儿像是溅到了她的身上。是啊!就是那样的一种痛。

高低错落的丝瓜架上,小丝瓜们一个个身形苗条,轻轻荡着秋千。

故事里的男主角,大学毕业后在一所学校教书,薪水微薄,工作死气沉沉,母亲体弱多病,父亲因为事故脑部受伤,智力如同小孩。他每天疲于奔命,总觉得力不从心,早上睁开双眼,看到的不是阳光,而是提不高的升学率,摆脱不了的柴米油盐。有一天晚上,他洗完澡发现自己后背上长出一只黑色的虫子,虫子在身上游走,连着肉怎么也拿不下来。他猛然想起生活的这座城市最近正流行着一种传染病,新闻里报道过已有人死亡,他于是更加心灰意冷,觉得应该开始安排父母以后的生活。

我好喜欢春天。有多少赞美春天的文字啊!春天就应该受到那样的赞美,其实,再赞美都不为过。

慵懒的花甜瓜,静静躺在瓜蔓里,散发着温暖的馨香,一片瓜叶高高地举着自己,那是在为花甜瓜撑着一柄俏丽的遮阳伞呢。

可是第二天,他发现身边的许多人身上都有和自己一样的黑色虫子,有的很小,有的巨大,奇怪的是,除了他自己,没有人看得到。几天后,他班上一个因为成绩不好总补课的学生死于心力衰竭,他联想到那个学生身上巨大的黑虫,终于明白了所谓传染病的真相——面对生活不断积累的压力,负面情绪,他为无休止的生活负担,母亲为高额的医药费,女朋友为屡次考不上的研究生,学生们为越来越逼近的考试,教务主任为学校在社会的排名,欲望促生压力与邪念,让人窒息。整篇漫画唯一没有长虫子的,只有他智障的父亲,因为懵懂,对生活困难的无知,心态容易满足,总是很快乐,自然没有压力,故事的最终,男主角利用传媒的力量,号召大家互相扶持护理,排解战胜压力,所有的黑虫都破茧成蝶飞走了,是个很美好的happy
ending!

漫长严寒的冬天,目光所及,无不是厚实实的灰色,天空是灰的,楼房是灰的,树木是灰的,人的脸色仿佛都是灰的。天地间,一派萧杀、寒素、寂然,充斥着灰烬的气息。行人缩着头,弓着背,脚步匆匆,仿佛要摆脱掉什么。单调乏味的冬天啊!突然间,你看到了迎春花的一抹浅黄,你会怎样呢?我的精神是大大地为之一振。那天早晨,依然寒意料峭,我打开窗户,有什么别样的东西晃着了我的眼睛。原来是楼下人家的迎春花露出了笑脸。“噢!春的讯息。春天要来了!”记得当时我的心是这样轻呼的。瞬间,似有股欢快喜悦的电讯传遍全身。清晨的寒风中,那黄色的小花儿,精神抖擞,喜气洋洋的,像星星一样耀亮。我的心溶成了一泓春池。

一只小蚂蚁停止了搬运,不知什么时候,她悄悄爬进一朵黄色的丝瓜花里,一动也不动,正在甜蜜蜜地小睡呢。嗨,她是多么聪明啊,把丝瓜花当成了自己甜蜜的摇篮。

我们降生,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不同于母体的风景,而我们的父母,已经开始从奶粉钱计算,一直算到他们离开我们的人生,并且早已习惯了这种计算,这与数学好坏无关。我们开始人生旅程后,前面全是一个个根本没有萝卜的坑,我们开始对着上什么学都有限的名额望洋兴叹,对着永远不够花的流通钱币无可奈何,对着房价,岗位,面包与爱情,未来,对着生简单,活简单,生活不简单大失所望,就这样,压力众望所归的产生了。它继而变得无所不在,成长漫长而精细,我们循规蹈矩按着前人的步伐摸索前进,身上牵引着无数透明的丝线,行差踏错就会割伤皮肤,就像个木偶,生活像被什么绊住了。

随着春天款款的脚步,大地万物都在渐渐复苏。在那个时刻它们彻底醒来了,我坚信就是在那样的一个时刻。一个平常的日子,早上七点半,我拿着书去给学生上课,绕过家属楼,我的眼前出乎意料的一亮,清清新新的一方天地。一时间大有“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之感。原来,环绕操场的那些柳树垂下了万条“绿丝绦”,微风中它们轻盈的摇曳婆娑,荡出一弧弧柔和曼妙的曲线。隐隐约约仿佛有清脆悠扬的柳笛生响起,那天籁一样的声音在青山绿水间欢快的流淌。天空碧蓝澄澈,旭日东升,霞光万道,霞光中的金柳充满了无限生机,朝气蓬勃,欣欣向荣。春天是着实来了呀!冬天那厚重的灰色棉袄要褪去了,我欣喜的心如花儿一样开放。情不自禁地走近那柳树,用手轻轻地撩起几缕如秀发一样的柳枝,那一枚枚小小的芽儿,青青的,是那样的新鲜,那样的娇嫩。我想到了刚出生的婴儿。但那绿色是生命的颜色啊!它分明透着一种无法遏制、不可阻挠的强大的生长的力量。倏然,我的心被什么给涨满了。

一只美丽的瓢虫出场了。她好像是空降兵呢,徐徐降落到我的视线里,一片肥大的甜瓜叶,则充当了她的临时绿色训练基地。她总是披着艳丽的红袍,精致而高贵。七颗。造物主用七颗黑色的星辰装饰她艳丽的红袍,多么和谐,多么独特,又是多么别具匠心!她在草叶上散步,从容自若,安闲自在,不疾不徐,细细的小腿,优雅迷人。我喜欢看她迷人的小翅膀,像是她贴身的羽衣,轻轻一抖,就飞了起来。有时,我看到她把迷人的小羽衣悄悄地张开又悄悄地收起,就像一个人伸出双臂默默拥抱了一下自己。也许是她真的感到寂寞了,想自己给自己一个美好的拥抱呢。有时,她走着走着,就会轻轻飞起来,像一个人按捺不住内心的喜悦,轻轻地笑出了声。我仿佛听到了她内心的喜悦。

曾经看到过一句话:对你生活指手画脚看不顺眼的人大多分两种,一是你们思想境界不同,他不懂你的想法;二是你过的是他想过却过不了的生活,他妒忌因而也不想你好。当然世事无绝对,所有的心灵鸡汤不过是用来参考的,事实上为什么有的人一面说着自己生活不顺压力山大,一边还有闲工夫去窥探干扰甚至津津乐道别人的生活?我的确也承认这世上本不存在完全不八卦的人,因为最早的信息传递其实也与市井传播有些千丝万缕的关系,但是渐渐的,消息的真实度,有用度就如同报纸上新闻与广告的比例一样越来越小。人们开始把八卦当新闻,当实事,当报告文学,当心里慰藉使用。

春天,不仅仅是绿色,她是多元的,是姹紫嫣红,是五颜六色,是赤橙黄绿青蓝紫——七彩纷呈。

是的,我注视这一只七星瓢虫已经很久了,在这个温暖的下午,这个香甜的下午。

压力依附于未知,依附于没有安全感,依附于莫名期妙产生的情绪,我们不能很好的调整控制,解决不了,反而到处寻找不如自己的失败案例从而安慰自己,然后说,你看,我还不是最惨的。这真是,你在楼上看风景,别人在楼下看你,你装饰了别人的风景,别人分分钟盗你的梦啊!

那一个春日的上午,和几个朋友一起驱车三十多里去看桃花,一座十亩桃园哎!蔚为壮观,如火如荼,直觉云蒸霞蔚。那花的海洋,一大片一大片的粉色,你应接不暇,只好眼花缭乱而望洋兴叹。那一树树桃花,不遗余力,倾其所有,孤注一掷,尽情地绽放、绽放……开得烂漫,开得热烈,开得宏伟,开得壮丽。那样的不顾一切,恣意妄为,浩浩荡荡。那是对生命的欢庆啊!山山水水都绝对听到了它们发自内心深处的对生命的欢呼。看花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一张张笑盈盈的脸都被这桃花映成了粉色。面对这排山倒海、轰轰烈烈的开放,我的内心唯有深深的敬佩与感动。

而风,依然安静地吹着,香甜地吹着,暖融融,甜丝丝,美滋滋。

面对压力我们到底做了什么?我很忙是现在大多数人很常用的话,我们可以忙着养家糊口,照顾老人孩子,拓展事业,旅行享受,但同时,也忙着关注八卦,看明星动态,在网上为完全不关己的事吵得天翻地覆,这边拼个你死我活,灌水顶帖子,把人家炒得火热,最后自己一肚子闷气,心里不爽,知名度是人家的,钱全落人家腰包里,又是何苦。

也见过一座梨园。那梨园在一面小山坡上,从山脚的小河边,沿河滩,顺着山坡蔓延开去。梨花盛开,漫山遍野,雪白一片,银装素裹。你会疑心是阳春三月的雪呢!及至走近,花香弥漫,蜜蜂嗡嗡嘤嘤,你方才醒悟,于是笑着吟哦出唐代诗人岑参的诗句:“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小河的水汩汩流淌,阳光普照,春晖溶溶,花儿开放,天地间一派明澈通透,祥和又芬芳。那是怎样的一幅景致啊!不是仙境胜似仙境。

解决问题讲究方式方法,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要每个人兼行天下那绝对是强人所难了,但把自己门前的雪扫干净,同时也别堆人家门前去,绝对是分内的事。什么叫幸福?欲望得到满足是广义上的幸福,怎么才能满足?勤恳,努力,自律,认真……这些都可以,但最重要的,是别让别人操纵你的生活,也别把别人当木偶。

春天是热情的。

春天是潇洒飘逸的。

春天是浪漫的,有着爱情的颜色,有着爱情的芬芳。爱情是世界上一杯最美的醇酿。

春天又是温暖敦厚的。

春天是充满希望的。春华秋实。一日之计在于晨,一年之计在于春。

春天实在是美丽的呀!

让我们在美丽的春天播种下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