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香八月

也是八月,桂花一地,甜香十里。

生命中可以看多少次日落?有没有哪次日落触动心灵?有没有纯粹而完整的看完一场日落?

单车又叫自行车,是七八十年代家庭的三大件之一。那时,谁家拥有一辆单车,无异于现在的私家轿车。

多年前的八月,桂香十里载着轻风像母亲的摇篮曲,袅过窗棂将我初盈的哭声抚慰,我融进了香桂。

———-关于题

丢下单车已经二十余年了,原以为这辈子就这样与单车绝缘,想不到清华大学的一个短期培训,又让我与单车再度重逢。

母亲的目光如丝,蘸着我的稚气甜笑着说:难道囡囡也是那不起眼的小花蕊。

落日金色的光线搭配着红色的云朵,映衬着流连于日色仰起的脸庞。眼睛是一扇窗,肆意的收藏着无尽的绚烂。

进入清华园是我们这些八十年代高中毕业生的梦想。但在那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黑色七月”里,不要说如天堂般的清华园,就是能够进入普通大学的校园都属难能可贵。原以为,清华园将平衡机,是自己的终身遗憾,但上天惠我,让我在天亮前终于做了这样一个黄粱梦。

是的,感谢母亲,感谢自然!更盛赞这世间的八月,让我与桂花成了这清盈的一体,不刻意,无装饰,不矫情,天降缘分。

记忆之所以深刻,一定有它的特别之处。

进入清华园,最让我记忆深刻的也许就是清华大学的校训了:“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它无处不在,无处不深入人心,无时不激发人们蓬勃向上。其次,最让我难以相信的就是无处不在无处不有无处不流动的单车了。真的难以想像,象牙塔里的清华园,竟然还拥有这样一个单车王国。

缘分,把我和这个金色的八月濡香清盈,在透明的露珠中我们删除了埃尘紧紧拥抱在一起。

那是第一次正视日落。安安静静,用目光去雕刻时光的影子。

在我的印象中,即便偏僻如我所在的小县城,单车都几近绝迹。何以在天子脚下的全国最高学府,它却如鱼得水呢?我不想探求它存在的原因,一件东西存在一定有它存在的理由吧!

妹娃,母亲脱口叫出了如惮的乳名,这是秀思的第一称,也是人间的第一页,(起码她是这样认为的)。

十二三岁的年纪,欢乐不再从简单的游戏中得到。心里藏了什么秘密,得失与发现,年少的脸上寻不见任何提示。坐在单车后,路过匆匆倒退张扬的绿树,许是耳机里的电波擦伤了神经,听不见任何鸟语风声,世界只剩下歌声在清澈的悠扬着。在少年心中,那是酣畅的自由。那只是一次纯粹的郊行。天是蓝的,草木是绿的,花朵是缤纷的,泥土小道是俨整的,路在单车下无限蜿蜒。简单的少年,清爽随性的扎起马尾,单薄褪色的衣,还有两颗充满疑惑却净朗透明的心。和谐,自然。

进入清华园来,第一需要学的就是学骑单车。因为清华大学的学生公寓与教学楼都相距甚远,校园内又杜绝机动车辆,步行上课那是肯定会迟到的,于是单车在校园里也就兴盛了起来。

这第一声便品出了我孤寂如水的心性,透明的惮名如翼,像鱼的翅膀。着片片蓝色的云,立意在苍翠的叶片下,青青的溪水畔。饮吸着无尘的八月,载着蝉鸣,触没有瑕疵的太阳,捧着小小的朵蕊便形成了八月里的袅袅深情。

阳光很好,灿灿的洒下万道金光。

我学骑单车始于八十年代末,那时单车还是身份的具体体现。作为一个国家工作人员,单车是安徽平衡机,必备的交通工具。只是由于那时都还没有通村公路,下村或回家往往不是人骑车,而是车骑人。虽显示身份,有时也很难看。用了一两年后,随着工作的调动就弃之不用了。因此,我学用单车的时间并不长,技术也不到位。

豸鸣在近处借秋香冉冉抚过漠名的忧愁,我撑开这个绒厚的世界,跨过清香的泥土,喜迎目光缕缕,赞叹声声。我贴着桂花的细微,立在八月的端口和香桂的尾部,拥着轻风的柔情,大地的胸襟,在瓣蕊的侧面,在八月的中心,释放自己的真实,匍匐在优雅的气息里,静静,静静,载阳光许许……

寻到一片临水的沙滩,并肩而坐,满眼的波光粼粼。阳光随着水流在河面上闪耀、跳跃。那么轻易的就俘获了少年的眼眸,眼底住满温柔。几片芦苇零散的生长在河滩,风吹过,优美的摇曳身姿。话题打开,无止息的填满时间的空白。谈天谈地谈梦想,偶然目光相遇,脸上忍不住绽放满足的笑。太阳什么时候变成了一轮又大又圆的金色圆盘挂在天边,那么近,却又那么远。散射着明亮的金光,像生命般,多么辉煌而壮丽!水波铺展开它倾泻的光芒,莹莹的直抵心的彼岸,那里积郁的灰暗,瞬间被照亮,阴霾一扫而散,新的期待正灌注全身。

这一次猛然又接触这东西,还真的适应不了。骑上去几次都不成功,后来勉强骑上去了,没走几步,一遇到人又慌忙停下来,有几次还差点与迎面而来的单车相互拥抱。独自骑车行走在校园的十字路口,看着车来车往的人流,自己根本不知道自己该往那里走,最后只好下来推车。看着那些子女辈的学生,一个个在单车上潇洒自如,洒下一路的铃声。我不由得感慨万千:是我忘记得太快?还是把不该失落的东西失落了呢?

我们都感动这纯情的土地,并愿这甜香的真实载着人间的透明,敲响每一个神经,融入水吧、融入真实、融入这无尘的时刻、立定在宽宽厚厚,圆圆润润的八月,这个世界的清香浸润了你的窗口,你的欣喜。

世间万物,无论制造的多么完美,它都会慢慢离开我们。

我决定重新拾起那些即将失去的东西,比如单车,英语,还有书法。可是,当我在校园里跌落得鼻青脸肿时,单车仍像一头教了三个早上都还不会转弯的小牛犊,任凭我扬鞭追赶,它只是原地打转动平衡机。我不由得一声叹惜。

我与蕊瓣匍匐在你的柔情里。我是你心里的一片叶!

落日的速度消失在眼光沉醉的片刻。它的光芒渐渐收敛,变得通红,那般冷静。像一幅画镶嵌在地平线。天边的彩霞被渐渐黑暗的天色淹没,落日彻底不见了。

单车,我曾经的最爱,终于与我渐行渐远了。

落日每天都在发生,后来也看过多次落日,却没有耐心守着它完美退出天际。只流连于它光芒万丈的时刻。是少年变得聪明了么?“你口中的梦想曾是比拜占庭更伟大的字眼,如今已变成执妄。”

想起顾城的诗:“该得到的尚未得到,该丧失的早已丧失。”落日见证过什么,还有多少人在意。

落日未落。结束,也是另一种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