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船: 第0二章

一位母亲看到自己孩子的小鞋,心中的思念便油然而生,我不敢相信世界上还有什么比这样的思念更使人眉开眼笑的了。尤其这是准备礼拜天。节日里。受洗礼时穿的鞋,连鞋底都绣着花,孩子还没有穿着走过一步路,那就更不用说了。这鞋是那样的优雅喜人,小巧玲珑,根本不能穿着走路,母亲看见它就象看见了自己的孩子。她朝它微笑,吻她,和它说话。她寻思现实中能否真有一只脚这么小,并且,孩子即使不在跟前,只要有了漂亮的鞋子,她眼前就会重新出现一个柔弱的小人儿。她认为见到了她,也确实见到了她,见到她的整个身子,欢快。活泼,还有她纤细精巧的手。圆圆的头。纯洁的嘴唇。眼白发蓝的明亮的眼睛。如果是在冬天,这小人儿就在那里,在地毯上爬,吃力地攀上一只凳子,但母亲提心吊胆,怕它靠近火边。若在夏天,她爬到院子里。花园里,拔石板缝里的草,天真地看着大狗。大马,一点儿也不害怕,还跟贝壳。花儿玩耍,把沙撒到花坛里,还把泥巴扔在小路上,避免不了挨园丁一顿责备。她周围的一切也像她一样在欢笑,在闪光,在玩耍,连风儿和阳光也是在她颈后的细发环中间尽情嬉戏。这鞋把这一切都呈现在母亲面前,将她的心融化了,尤如蜡烛融化了火。
  但是,孩子丢失,那聚集在小鞋周围的万般欢乐。迷人。深情的形象,顷刻变成千百种可怕的东西。漂亮的绣花鞋便成了一种刑具,永远无休无止地绞碎母亲的心。颤动着的仍然是同样的心弦,最深沉。最敏感的心弦,不过已经不是天使在轻轻抚弄,而是魔鬼在狠劲弹拨。
  五月的一天早上,太阳在深蓝色天空冉冉升起-加罗法洛喜欢将耶稣从十字架上解下来的情景画在这样的背景上-罗朗塔楼的隐修女听到河滩广场传来了吱吱的车轮声,萧萧的马嘶声和丁丁当当的铁器声。她的迷迷糊糊被吵醒了,把头发捋在耳边去不听,随后又跪到地下凝视着她就这样膜拜了十五年之久的没有生命的小东西。这只小鞋我们已说过,在她眼里就是整个宇宙。她的思绪已被禁闭在里面,只有死了才会出来,提到这玩具般的那可爱的粉红缎子鞋,她向苍天倾吐过多少感人肺腑的怨情。苦涩的诅咒祈祷及呜咽,只有罗朗塔楼的阴暗地洞才知道。就是在一件更优雅。更精致的物品前,也绝对没有人流露过如此强烈的失望。
  那天早上,她的痛苦好像比以前更强烈了,从外面就听得见她单调而高亢的悲叹,实在是令人心碎。
  ”啊,我的女儿!”她说。”我的女儿!我可怜的。亲爱的孩子啊!我再也不能不到你啦。这下子可完啦!我老是觉得这是昨天发生的事呀!我的上帝,我的上帝,既然您这么快要将她带走,倒不如当初就不要把它赐给我,孩子是我们身上掉下的肉哇,一个丢失孩子的母亲就不再相信上帝,难道你不知道吗?啊!我真倒霉呀,偏偏就在那天出去了!主啊!主啊!在我幸福地抱着她在火炉旁烤火的时候,在她吃着奶朝着*呢,在哪儿?其余的在哪儿?孩子在哪儿?我的女儿,我的女儿呀!他们把你怎么样了?主啊,请把她还给我吧。我跪着求您十五年了,膝盖磨破了,上帝呀,难道这还不够吗?把她还给我吧,哪怕只是一天。一个钟头。一分钟。就一分钟,主啊!然后再把我永远扔给魔鬼!啊!如果我知道你衣袍的下摆拖到什么地方,我就会用双手紧紧地抓住它,您可千万把我的孩子还给我呀!她漂亮的小鞋,难道您一点儿也不怜惜吗,主啊?您怎么能判一个可怜的母亲受十五年这样的苦刑呢?慈悲的圣母!天上慈悲的圣母!我的孩子,我的耶稣儿呀,有人将她从我这里夺走,从我这里偷走,在一块灌木丛里吃了她,喝干了她的鲜血,嚼碎了她的骨头!慈悲的圣母,可怜可怜我吧!我的女儿!我不能没有我的女儿呀!就算她在天堂里,这对我又能有什么用啦?我不要您的天使,我只要我的孩子!我是一头母狮,我需要我的小狮子。哦,主啊!您如果不把孩子还给我,我就要在地上自我作践,要用额头碰碎石头,要遭受天罚,要把您诅咒!您看得十分清楚,我的双臂完全损伤,主啊!难道慈悲的上帝没有丝毫怜悯心!啊!只要我找到我的女儿,只要她能像太阳一样温暖着我,哪怕您只给我盐和黑面包,我也心甘情愿!唉!上帝我主啊,我只是一个下贱的罪人,可是有了我的女儿,我也虔诚了。出于爱她,我一心一意信奉宗教,并且透过她的微笑我仿佛通过天堂的大门看见了您。天啊!我要是能把这鞋穿在那只漂亮的粉红色小脚上,只要一次,再有一次,唯一的一次,慈悲的圣母啊,我宁愿赞美着您而死去!啊!十五年!现在她该长大了!不幸的孩子呀!,这居然是真的,我再也见不到她了,哪怕在天堂也不会见到!因为,我,去不了天堂。啊,多么凄惨!只能说那是她的鞋,如此而已!”
  不幸的女人扑向了这只鞋,多少年来使她绝望。使她慰藉的鞋,她的五脏六腑像第一天那样在抽噎声中撕碎了。因为对一个丢了孩子的母亲来说,那总是第一天,这种痛苦是不会过时。丧服虽然旧了,褪色了,然心里依然漆黑一团。
  此时,从小屋前传来孩子们阵阵欢声笑语。每次看见孩子们或者听到他们的声音,可怜的母亲总是急急忙忙跑到这坟墓最幽暗的角落里,好像恨不得把耳朵钻进石头里,以避免听到这些声音。这一次正好相反,她好像猛然惊醒,一下子站了起来,聚精会神地听着,有一个小男孩仿佛说了这样一句:”今天要绞死埃及女。”
  我们曾经见到过蜘蛛在蛛网颤动中突然一跳扑向苍蝇,隐修女就这样一跳,就跑向窗洞口,看官知道,那窗口朝着河滩广场。的确有一架梯子倚立在终年竖立的绞刑架旁,执行绞刑的刽子手正在调整因为风吹雨打而生绣的铁链。四周站着一大群人。
  那群欢笑的孩子已走远了。麻衣女用目光搜寻她能问讯的过路人。她发现就在她住处旁有一个神甫像在念公用祈祷书,可是他对铁网栅栏的祈祷书远不如对绞刑架那样关心,他不时朝绞刑架投去了阴暗。可怕的一瞥。她认出那是副主教大人-一个圣洁的人。
  ”我的神甫,”她问,”那边要绞死谁呀?”
  教士看了看她,没有回答;她又问了一遍。他才说:”我不知道。”
  ”刚才有些孩子说,是一个埃及女人。”隐修女又说道。
  ”我想,是吧。”教士。
  此时,花喜儿帕盖特发出险恶地狂笑。
  ”嬷嬷,”副主教说,”这么说,您一定痛恨埃及女人啦?”
  ”我岂能不恨她们?”隐修女大声嚷道,”她们都是半狗半人的吸血鬼,偷孩子的贼婆!她们吞吃了我的小女儿,我的孩子,我的独生女儿呀!我的心也没有了,她们把我的心给吃光了!”
  她的样子可怕极了。教士冷冰冰地看着她。
  ”其中有一个我非常恨,我诅咒过。”她又说,”这是个年轻女人,如果她的母亲没有把我的女儿吃掉的话,她的年龄正同我的女儿相仿。这个小毒蛇每次经过我房前,我的血就在翻涌!”
  ”得啦!嬷嬷,这下您开心啦,”教士冷漠得像一座墓地的雕像,说道。”你马上看到绞死的就是那个女人。”
  他的脑袋耷拉到胸前,慢慢地走掉了。
  隐修女快活地扭动着双臂,叫道:”我早就向她说过,她会上绞刑架的!谢谢您,神甫!”
  她披头散发,目光象火,肩膀撞着墙,在窗洞栅栏前大步走起来,就像一只笼子里饿了好久,感到用餐时刻快到的母狼那样。

  此言一出,便似晴天起了个霹雳,震惊了所有的人!宇文雄呆了一呆,大怒喝道:“你说什么,我是奸细?岂有此理!你、你、你血口喷人!”握起拳头便冲过去,岳霆冷笑道:“好小子,揭了你的底,你要反咬么?”一招“龙顶夺珠”,五指如钩,使出了分筋错骨手法,迎着宇文雄搂头便抓!
  这两人都是在暴怒之下向对方冲过去的,岳霆练有“铁布衫”的功夫,挨他一辈,算不了什么,但若宇文雄给他抓着,琵琶骨筋断骨折,那就要变成废人了。
  眼看就要碰上,双方都忽觉劲风飒然,似有一股潜力向自己推来。原来是谷中莲赶了到来,挥袖在他们中间一隔。
  岳霆不由自己地连退三步,方才稳得住身形;字文雄则给那衣袖一拂之力,轻轻的带过一边。谷中莲倒不是有意袒护徒几,要客人难看。而是因为两人功力不同,她要隔开双方,所用的力道也就因人而施,刚柔有别。但她掌握分寸,恰到好处,双方都没受伤。
  岳霆吃了一惊,满面通红,正要发话,谷中莲已在说道:
  “奸细的罪名非同小可,若然属实,我决不会包庇门人,定按门规处置。但必须问个明白,也不容外人越俎代庖。尊驾请坐,我这徒儿性情暴躁,他先动手是他不对,我这厢向你赔罪了。”
  谷中莲是一派掌门的身份,说话自有一股威严。这番话也说得不卑不亢,极为得体,岳霆黑脸泛红,心道:“这江夫人果然不愧是巾帼须眉,武功高强还在其次,说话也这么厉害。”他的大力鹰抓功,挡不住谷中莲衣袖的一拂,心中又是惭愧,又是佩服。谷中莲话语之中隐隐含有责备之意,他听得出来,也是不敢发作了。
  但岳霆虽然不敢放肆,胸中却还是有着一股气,当下哈哈一笑,赌气说道:“江夫人能够秉公处理,那是最好不过。江夫人有什么要问的,便请问吧!”
  谷中莲道:“尊驾何人,可肯见告?”岳霆道:“我姓岳名霆,尉迟炯是我把弟,千手观音祈圣因是我弟妹。我与令徒素不相识,也无冤无仇,这次冒昧前来,是受了祈圣因之托。她不忍你们的侠义门风,被叛徒败坏!隐藏的祸患也必须及早消除。所以她不能不要我来把这事情抖露,让你知道!”
  谷中莲大吃一惊,连忙问道:“尉迟夫人怎么样了?她为什么不自己来?”
  岳霆满腔悲愤,冷冷说道:“我的祈弟妹只怕来生才能再见你江大人啦!”谷中莲大惊道:“什么?你、你是说她已经死了?”岳霆咬了咬牙,说道:“她身上受了十几处伤,如何还能再活?
  这都是令徒干的好事!好呀,宇文雄,你害死了祈圣因,算是替你爹爹报了一半仇了,你这该称心如意了吧?可是这样的报仇,也未免太卑鄙了!”其实祈圣因受了重伤是实,但不过是昏迷过去,并没有死。岳霆心中气愤,故意夸大其辞,说得严重一些,刺激谷中莲。
  可怜宇文雄又是吃惊,又是气愤,张大了嘴巴,好半晌才叫得出来:“你、你这话是从何说起?我、我今日半步未离过家门,焉能就害死了千手观音?”
  岳霆冷笑道:“凭你的本领,当然害不了千手观音;但你借刀杀人,心更狠毒!”
  谷中莲变了面色,峭声说道:“事情总有个水落石出。是谁杀了尉迟夫人?”
  岳霆道:“她在东平镇前面的山岗,碰到一群鹰爪。为首的就是那御林军副统领李大典!这人是在字文雄父亲宇文朗生前所在的那个镖局有红股的,宇文雄,你敢说你不认得李大典么?”
  宇文雄叫道:“你可不能这样血口喷人!不错,我知道有这么一个人,但也只是小时候曾见过一两次,如今他是什么模样,我也记不起啦!我怎能去串通他?”
  岳霆冷笑道:“那么李大典何以会到这小镇上来?他又怎能知道我的析弟妹会在今天早上经过那一条路,预先埋伏?”
  宇文雄怒道:“这我怎么知道?”他怒极气极,声音已是不觉有些颤抖。岳霆越发认定他是胆怯心虚,只是嘿嘿冷笑。
  谷中莲道:“尉迟夫人埋了没有?你带我去看她遗体!”
  岳霆淡淡说道:“多谢你的好心,可不用你劳神了。祈弟妹虽是死了,我也不能让她落在鹰爪乎中。我的浑家早已把她带走了。”
  谷中莲道:“能不能让我见她最后一面?”
  岳霆冷笑道:“人都已死了,见这一面,又有何用?反正她也是不能和你说话的了。再说,你是大侠的夫人,我们是强盗,我也不便和你一路。你若是念着我的祈弟妹和你的一点交情,那还是替她设法伸冤吧。她临终嘱托我来给你送信,如今我的话已经捎到。对不住,我是无暇耽搁,告辞了!”
  江晓芙叫道:“妈,不能让他就走!”岳霆双眼一翻,冷笑道,“怪不得宇文雄这小子如此胆大妄为,原来还有人护着他呢!
  嘿,嘿!江姑娘,你是不是怪我不该来此报讯,要将我难为么?”
  江晓芙听出他的话中的嘲讽之意,又羞又怒。但她知道这是宇文雄的生死关头,说正事要紧,无心与这岳霆吵嘴了。当下说道:“妈,这人来胡说一通,怎知他是真是假?至少也得打探到祈圣因的确实消息,才能让他走开。”
  谷中莲看这岳霆不似说谎的人,但也不敢相信宇文雄就是奸细,心中想道:“祈圣因的死讯大约不是捏造的。但她临死之言,只有这人听到,却是缺乏旁证,不能无疑。”
  岳霆见谷中莲拦住他的去路,陡地变了面色,道:“江夫人,你当真是要将我留下么?”谷中莲道:“不敢。只是想再问岳舵主一句话。”岳霆道:“什么?”谷中莲道:“还有无别的证据?”
  岳霆冷笑道:“敢情你还是不信我的话?李大典率领鹰爪围攻我的祈弟妹,这证据还不够么?有个军官的尸首还在那山岗上,你要是不信,可以自己去瞧瞧。嘿,如果再还不够,如今又有一个证人来了,他会对你说另一个证据的。我却没工夫受你盘问了,江夫人,你是让不让我走?”
  来的原来就是那青骢马的主人王老头。他见岳霆也在这儿,屋子里的气氛显得很下寻常,不禁吃了一惊说道:“怎么回事?”谷中莲道:“没什么。王大叔,你请坐。我送这位客人。”王老头道:“怎么你又说你不是江家的客人?”这句话他是向着岳霆说的。
  岳霆纵声笑道:“我只是个送信的人,本来不敢高攀。江夫人,多谢你将我当作客人,那么告辞了!你也不必客气啦!”笑声沉郁苍凉,兼带几分气愤,虽然不是拂袖而去,也是见诸辞色的了。
  谷中莲道:“王大叔,你认得这位岳舵主的么?”王老头道:
  “谁认得他。今早在那山岗上碰上的。他用一绽金元宝换了我同村张大叔的一辆牛车,给一个受了重伤的女子乘坐。当时我已猜想到他是你家的客人,想与他套个交情,他却不顾我的面子,掷下金子,便抢了牛车。”这王老头是江南的老朋友,想是与江南相处得多,说话也有点像江南那样的唠叨。
  谷中莲连忙问道:“一个受伤的女子,那么这女子是还没有死的?”
  王老头道:“那女的伤得极重,就像个血人一般。只见她面如金纸,双紧目闭。我没有摸过她的脉息,也不知她是死是活。”
  谷中莲道:“是什么人伤了这个女子,你可知道?”
  王老头道:“今早趁墟的乡人看见是几个军官围攻那个女子。我到场的时候,只见地上有个军官的尸体,另外的两个鹰爪孙,想是给那黑汉子赶跑了。嗯,死掉的那个军官我倒认得。”
  谷中莲道:“是谁?”
  王老头道:“是御林军的一个管带带名叫卫涣的。这人和御林军副统领李大典是老搭档。十多年前,我在冀北犯案,曾给他们追捕,幸而逃脱。我也就是因此才金盆洗手,逃回乡下的。”
  王老头说的事实与岳霆说的相符,若凭事实推断,宇文雄的确是有串通李大典,设伏谋害祈圣因的嫌疑。江晓芙听了这些说话,也吓得慌了。颤声说道:“只不知那个女的是否就是千手观音?”
  谷中莲道:“那女子的坐骑是不是就是你的那匹青骢马?你可见着了么?”
  王老头道:“我正是要来告诉你,那匹青骢马我已经牵回来了。嗯,可是有点奇怪。”
  谷中莲连忙问道:“怎么啦?”
  王老头道:“那匹马口吐白沫,得病了。”
  谷中莲道:“昨晚还好好的,怎的无端得了病了?王大叔,你最善于养马,想已看出是什么病?”
  王老头讷讷说道:“是呀,是有点古怪。只怕是草料中不小心混进了有毒的野草也说不定。”
  宇文雄急得嚷道:“草料是我割的。那匹马也是我喂的。怎么会有毒草?”
  王老头道:“这些有毒的野草并不常见,或许你不能分辨,也是有的。宇文哥儿,我老汉绝没有疑你之意。”王老头对宇文雄颇有好感,听说是他割的草料,赶忙替他开脱。但谷中莲却是不能无疑了。
  王老头接着说道:“好在中毒不深,调养三五天就会好的。
  嗯,江夫人,我几乎忘了,还有一个特别的消息。”
  谷中莲道,“什么消息?”
  王老头道:“镇上那家开张的酒楼。给人一把火烧了。有两个伙计迁纷打伤。这把火已经奇怪。更奇怪的是,火起之后。
  酒家的人竟不救火,全部逃了。待到邻居将火扑灭,酒楼也已倒塌,只剩一堆瓦砾啦。唉,今后可没有这么好的喝酒地方啦,真是可惜!”
  叶凌风心里又惊又喜,暗自想道:“这黑店被烧,风从龙的党羽在东平镇上已是不能立足,我也不用担忧他们再来威胁我了。即使风从龙以后会来找我,但至少目前我是可以安心睡觉了。哈,真想不到事情样样如意,圆满得简直还出乎我意料之外!祈圣因死了,李大典他们被赶跑了,如今黑店又被烧了,我的秘密也不怕被人揭穿啦。”
  只有一点点令他未能安心的是,烧毁那黑店的不知是什么人,这人会不会知道他与这间黑店的关系?他想了又想,自己安慰自己道:“昨晚我偷偷进入那家酒店,事先曾非常小心的看过,街上并无一个人影,料想没人知道我这个秘密。至于后来字文雄碰到的那个夜行人,虽然有点可疑,但那也已经是我踏出东平镇以后的事了。”这么一想,叶凌风又释然于怀了。
  那王老头感到江家的气氛异乎寻常,报告了这个消息之后,说道:“江夫人,你有事情,我不打扰你了。我也该回去料理我那匹宝贝坐骑啦。”
  玉老头走后,谷中莲叹了口气,说道:“芙儿,可惜你爹爹不在家中。”要知道谷中莲虽然比江海天聪明,但临事却不如江海天之有决断。此时她正自心乱如麻,感慨没人可与商量,一时间不知如何处理。
  从岳霆与王老头所说的种种事情推断,宇文雄的确是有最大的嫌疑,但谷中莲却也不敢相信宇文雄就有这么大胆。
  宇文雄也知道自己的嫌疑最大,忍着悲愤,咽下眼泪,跪在谷中莲跟前说道:“师母明鉴,徒儿实是冤枉!”
  叶凌风“帮腔”道:“事情虽是般般巧合,但我相信二师弟决不敢违背门规。我愿与师妹一同担保他!”他明知江晓芙定会给宇文雄说项,他就先说在头里,明是帮腔、实是挑起谷中莲的怀疑。
  江晓芙无心琢磨叶凌风的话语,果然接着便道:“妈,请念在二师哥曾经救我之恩,免于责罚。那姓岳的一面之辞,也未可就全信了。”江晓芙提不出什么有力的证据给宇文雄开脱,只能提起旧事来给他说情,却不知这样一来,更触了母亲之忌。“暗藏的奸细”这是何等重大的罪名,岂能因儿女之情、私人恩惠就可开脱:
  谷中莲想了一想,沉声说道:“宇文雄,你起来吧。我有话说。”她不叫“雄儿”而直呼其名,江晓芙己感到了不妙。
  谷中莲道:“事情总有水落石出之时,你也不用着急。你的内伤都已好了吧?”
  宇文雄怔了一怔,道:“多谢师母再生之德,徒儿早已好了。”不解师母何以明知故问。
  谷中莲微露歉意,说道:“你是为了我的芙儿而受伤的,如今你已痊愈,我也心安了。你当日拜师之时、师父是将你收为‘记名弟子’的,如今既然出了这件事情,这师徒名份,就留待水落石出之后再定吧。你所学的武功,我可以让你带走,但在重返门墙之前,你可不能自称江家弟子了。”
  江晓芙大惊道:“什么!妈,你要把二师哥赶走?”
  谷中莲心意已决,说道:“芙儿,你别吵闹。宇文雄,我不是不相信你,但既然出了这件事情,旁人未必都能信得过你。我若不按武林规矩办事,别人只怕会说我包庇徒儿。目前暂且委屈你一点儿,只待事情清楚,你就可以重返门墙。你能够体谅我这片苦心么?”
  谷中莲说的确是实话,要知她明日便要前往氓山,主持独臂神尼的祭典,并与群雄聚会,合谋抗清。群雄若然知道此事,岂能放过了宇文雄?而且她虽说是信得过宇文雄,但也总得作“万一”的打算,宇文雄过去的经历她并不是十分清楚,祈圣因也曾再三叫她“小心”的了,倘若宇文雄“万一”真是奸细,其祸非小。所以她不能不采取这样的处置,而这样的处置,并不同于一般的“清理门户”,她认为已是合情合理,宽大非常。
  宇文雄心里十分难过,但他也是倔强的性情,心中想道:
  “师母既有见疑之意,我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思。”当下恭恭敬敬地向谷中莲叩了三个响头,说道:“一日为师,百年为父。徒儿今日蒙冤未白,难列门墙,只得遵从师母之命,免得玷污师门清誉,但师恩未报,弟子在外决不敢以江大侠的门人自居,但私下我却不能不认师父、师母。还望师母体念我的衷诚,许我再尊称你一声师母。”
  谷中莲本待阻止他以师徒之礼拜别的,听他说得如此恳切,也不禁眼睛微润,不阻止他了。
  江晓芙叫道:“二师哥,你当真就要走了?妈,你怎能这样狠心?”
  谷中莲道:“你这丫头真不懂事,风侄,把她拉开。”字文雄道:“师母这样做已经是非常顾全我了,师妹,多谢你的好意,但你也不必阻拦了。”
  叶凌风踏上一步,遮住门口,说道:“师弟,你一人在外,多多保重。我必定尽力协助师母,查明事实,给你洗脱嫌疑。你,你放心去吧。”他这出“戏”不但是做给宇文雄看的,也是做给江晓芙看的,假戏真做,也不知哪里来的一副急泪,说到后来竟是语声呜咽。但他站在门口,用意却是在拦阻江晓芙追出去的。
  宇文雄十分感动,说道:“多谢师兄肝胆相照,小弟只盼有朝一日,能够重返门墙,再领师兄教诲了。师兄请回,小弟告辞了。”回身一揖,迈步走出大门。
  江晓芙知道事情已成定局,难以抗回,追出去徒惹伤心,于事无补,即使叶凌风不是拦在门口,她也不会那样做了。
  谷中莲将女儿搂人怀中,轻轻替她抹去了眼角的泪珠,说道:“傻丫头,又不是死别生离,这么伤心作什?”江晓芙气愤难平,说道:“妈,你虽说查明真相,便许二师兄重返门墙。但这样的无头公案,却从哪儿查起?”
  谷中莲道:“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待氓山大会过后,我尽力设法查访就是。真伪自有人知,他倘若真是冤枉,也总不会一直含冤莫白的。”话虽如此,其实谷中莲亦无把握可以查明真相,只不过为兔女儿伤心,哄哄她而已。
  叶凌风作贼心虚,听到“真伪自有人知”这一句;却是禁不住心头一凛。但随即想道,“是啊,这样的无头公案,从何查起?莫说祈圣因已死,死无对证。即使她还在生,她也必定认为是宇文雄干的勾当。种种嫌疑,都是关连着宇文椎的,她怎会疑心到我?哈,我布置得这样巧妙,只怕祈圣因死了,也还是个糊涂鬼呢。她临死之前,嘱咐岳霆报讯,不是日日声声只指控宇文雄吗,几曾疑心我了?”
  叶凌风事事如意,心中欢喜无限。但脸上却还是一副伤感的神情。江晓芙心道:“我只道大师哥有点妒忌二师哥,却原来是错怪他了。”
  谷中莲道:“你爷爷已经去了三天,今天该回来了。他一回来,明天咱们便要前往氓山了。芙儿,你今日得加紧和你师兄练一练本门武功,大须弥剑式与天罗步法尤其要练得纯熟才好。
  别在人前丢了你爹爹面子。不许再想你二师哥的事情了,赶快去吧。”
  叶凌风心花怒放,说道:“是啊,我在路上只跟师父学了剑诀,还得请师妹多多帮我练练招式才成。”
  江晓芙年少好强,虽然无心练武,但却乐于助人。叶凌风可算是摸透了这个师妹的脾气,不惜以掌门师兄的身份,低首下心,求她相助,指点招数,果然哄得江晓芙服服贴贴,不再吵闹,随他到花园练武。
  谷中莲看看他们并肩同走的背影,心中想道:“风侄很会体贴芙儿,或者可以渐渐转移她的心意。但看刚才的情形,芙儿与宇文雄实是相爱已深,即使她与风侄能成连理,只怕也要在心上留下创伤,永远不能磨灭的了。唉,我这样处置,我也不知是否得当?”想至此处,不觉一片茫然。
  原来谷中莲这次把宇文雄赶走,虽然是为了维护门规,预防“万一”;但却也不无一点私心存在。这点私心,就是替叶凌风扫除“障碍”,好让他与江晓芙有更多接近的机会,撮合他们的姻缘。但谷中莲毕竟是个女侠,行事一向光明磊落的,这次的行事却掺杂了一点私心,事后思量,却不免也有点儿惭愧了。
  谷中莲自己也是“过来人”,想起自己当年与江海天两情契合,却又好事多磨的经过,思潮越发起伏不定。蓦地她又从氓山之会,想起自己的义母谷之华。谷之华当年也曾被掌门师姐疑是叛徒,将她逐出门墙的。谷中莲不由得想道:“倘若宇文雄当真也是受了冤枉的,我活活拆散了他们,却怎对得起他?唉,但真相既未分明,我也只能如此处置了。”
  叶凌风是想不到谷中莲会感到愧悔的。他只知道师母是一心一意地帮他,心中高兴,实是难以言宣,藉着与师妹练武为名,千方百计的去讨江晓芙的欢喜的。
  江家之事,暂且按下不表。且说宇文雄出了师门之后,郁郁独行。叶凌风最高兴的时候,也正是他最伤心的时候。
  天地茫茫,不知何处是安身之地。宇文雄怀着满腔气愤,只想远远离开江家,走到哪儿就算哪儿。但想起此一去不知何年何月才能重见师妹,却也不免黯然神伤,心头隐隐作痛。
  宇文雄正自怅怅惆侗,不知不觉已走到了东平镇前面那座山岗。忽觉微风飒然,人影一晃。有个人在他肩头轻轻拍了一下,说道:“兄台可是江大侠的第二个徒弟,名叫宇文雄的么?
  我看兄台似有满怀心事,可否和小弟说说?”此人突如其来,字文雄吓了一跳,本能的闪过一边。
  定睛看时,只见是一个陌生的黑衣少年。宇文雄怔了一怔,说道,“阁下是谁?请恕小弟眼拙,咱们以前似乎没有会过?不知阁下何以知道小弟贱名?”心中想道:“这人也未免太冒昧了,素未谋面,却要我把心事告诉与他。”
  那黑衣少年哈哈一笑,竟似猜到了他的心思,说道:“你是嫌我来得太过突兀么?咱们在江湖上行走的人,萍水相逢,只要意气相投,便可以成为朋友。”宇文雄心道:“话说得是,但我怎知你是什么人?”心意未已,只听得那少年又道:“况且咱们其实是会过面的,只是兄台想不起来罢了。”
  宇文雄一片茫然,说道:“几时会过的?在什么地方?请恕我记性太坏,实在是想不起来了。”
  那黑衣少年笑道:“就是在这个地方,还是昨天的事情呢,怎么就记不起了?”
  宇文雄恍然大悟,说道:“哦,你就是昨晚的那个夜行人?”
  那黑衣少年道:“不错。你不知道我,我可知道你呢。你为什么离开江家?看你愁眉不展,定有心事。”
  宇文雄道:“小弟的事情实是不足为外人道,而且兄台要管也管不来的。嗯,兄台高姓大名,小弟都还未请教呢。”
  那黑衣少年笑了一笑,说道:“我的姓名,日后你自会知道。
  不是我不肯告诉,现在还没到时候。”
  字文雄有点不大高兴,心想:“这少年怎的如此古怪?哼,他连姓名都不肯告诉我,却要我把师门的秘密告诉他,”
  那少年又道:“或许我可以为你效劳,咱们林于里说话去。”
  宇文雄道:“不敢劳烦阁下。小弟还要赶路,多谢阁下的好心了。”
  那少年又是哈哈一笑,说道:“宇文兄,你这就是说的假话了。你要到什么地方,心里只怕也还未曾打定主意吧?说的什么赶路?”
  宇文雄温道:“这是我的事情,阁下你就不必多管了。”
  那少年道:“不,你这件事情,只怕只有我才能管。你是伯我对你有所不利么?不是我说句狂妄的话,我若要害你,昨晚就可以伤害你了。好吧,看来你是不大相信我,那我就只问你几句话,你认为可以回答的你就回答,否则你尽可闭口不言。这样你可以放心了吧?”
  宇文雄给他纠缠不过,心想:“也好,且看你问些什么?难道我还怕你把我吃了。”于是就跟那少年走进林子。
  那黑衣少年道:“昨晚和你一起的那个少年是你的师兄弟吧?”
  宇文雄道:“不错,正是我的大师兄。”
  那少年道:“你大师兄叫什么名字?”
  宇文雄见这少年老是打听他的师兄,心里有点奇怪,但心想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便如实答道:“我师哥叫叶凌风。”
  那少年怔了一怔,似是听到一件滑稽的事情似的,脸色很是古怪,自言自语道:“喔,叶凌风,他叫叶凌风?”忽地哈哈大笑起来。
  宇文雄心想:“这人难道是神经病?”不禁问道:“这有什么好笑?人总有一个名字,我大师兄的名字你觉得很特别么?”
  那少年道:“不错,不错。名字只是一个记号。叶凌风这名字好得很,并没有什么特别。”
  宇文雄道:“那你又为什么好笑?”
  那少年道:“不为什么,就是觉得好笑。不对,咱们说好了是我来问你来答的,你怎么问起我来了?”
  宇文雄心道:“这人七成是个疯子,但他目无凶光,神情又很和害,疯子又似乎不是这个样子的。”思疑不定,只想摆脱他的纠缠,便赌气说道:“好,那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就赶快问吧!”
  那少年道:“我还是要问你的大师兄,你大师兄待你好不好?”
  宇文雄道:“你要知道我们的私事干嘛?”
  那少年道:“你不愿意回答?”
  宇文雄道:“不,我只是觉得你问得有点奇怪。你我素不相识,我师兄的名字你也只是第一次听到。”
  那少年忽地又笑了起来,说道:“你又犯了约好的规矩了。
  你愿意回答就请回答,却不必问我为什么要这样问你。”
  宇文雄怕了他的罗嗦,说道:“这也不是什么不能告诉人的事情。好吧。我就告诉你,我大师兄对我很好。”
  那少年道:“你大师兄是什么时候拜师的,你可知道?”
  字文雄道:“他比我先来几天,约半年了。”
  那少年道:“你还有别的同门吗?”
  宇文雄道:“还有一个师妹,她是我师父的女儿。”说到这里,宇文雄心头一动,多了一层怀疑,心想:“难道这人知道我师父收了李文成的孤儿做记名弟子之事,特地装疯,来向我打听的?”
  心念未已,那少年已在笑道:“好,看你是有点不耐烦了,我就不问你的师兄弟的事啦。如今我要问你正经事了!”
  字文雄对这古怪的黑衣少年已是起了怀疑,心中也就自然多了一些戒备,怔了一怔,说道:“你我素昧平生,有什么正经事可谈?”
  那少年笑道:“你别紧张,咱们是约好了的,你不愿意回答就可以不答。”
  宇文雄动了好苛之心,转念一想,“且看他问些什么,从他的问话中或者可以多少知道他一点来历。”便道:“既然如此,那你就请问吧。”
  那少年道:“你说得不错,你我素昧平生。所以我不问你的生平,只问你的近事。昨日那匹坐骑,你是给谁借的?”
  宇文雄心想:“千手观音是女强盗,我师母跟她往来,这可不能告诉他了。”便闭口不言。
  那少年笑了一笑,自问自答道:“是借给一个浑号千手观音,能双手同使鞭剑的女强盗不是?这千手观音已给朝廷的鹰爪伤了,对么?”
  宇文雄愠道:“你都已知道了,为何还要问我?”
  那少年道:“但我有一事不明,想向老兄请教。千手观音之所以受伤,是因为他的坐骑中了毒的缘故,要不然那是一匹骏马,她尽可以逃得脱的。昨晚我看这匹坐骑马还是好好的嘛,为什么会突然中毒?”
  宇文雄赌气说道:“岂有此理,你也疑心我了?”
  宇文雄听了他这个问题,只当他是岳霆这一伙人,禁不住动了怒气,但这么一答,却也给那少年找着了破绽了。
  那少年“哦”了一声,说道:“你师母、师兄都怀疑是你下的毒吧?昨晚是你饲的草料,是么?”
  宇文雄道:“随便你去猜疑吧。总之我问心无愧。”
  那少年笑道:“不是我怀疑你,你答非所问了。不过我也有一样猜疑,你的师母未必会陪着你去喂马,这是不是事后你师兄又对你师母说的。”这少年江湖经验颇深、人也老练、居然一猜便中。
  宇文雄却误会了他的意思,愤然说道:“你想挑拨我们师兄弟么?”
  那少年有点诧异,道:“我干嘛要挑拨你们?听你这么说来,你和你的大师兄,倒似乎本来就已有了点儿心病了。哦,我明白了!”
  宇文雄恼怒说道:“你既然什么都已明白,那就别拿我来消遣啦。失陪了!”
  那少年一把拉着了他,忽地神情十分诚恳他说道:“不,有一样我还很不明白,你一定要告诉我。这对你也是关系很大的!”
  宇文雄见他说得如此郑重,也不禁半信半疑,说道:“既然如此,你说来听听。只要无损于侠义之道,小弟自当奉告。”
  那少年道:“你可知道千手观音的为人如何?在绿林中的行径是好是坏?”
  宇文雄怔了一怔,愠道,“你和我开玩笑么?千手观音是何等样人,你还用向我打听?”
  那少年也怔了一怔,显得颇为诧异,说道,“我是和你说的正经事儿,你怎的以为我是开玩笑了?”
  宇文雄道:“怎么,你难道不是她们一伙?”
  那少年笑道:“当然不是,否则我何须问你?”
  宇文雄仍是不敢相信他的说话。寻思:“这人好不古怪!祈圣因被鹰爪所伤,这是刚发生不久的事情,他若不是她们一伙,怎能知道?而且听他刚才的说话,祈圣因的身份来历,他也是分明知道了的,怎能还不知道她的行事如何,却来问我?”
  宇文雄的推想很有道理,但他却有所不知,原来这黑衣少年就是那个伏在乱石堆后,曾经两次出手,暗中救了祈圣因性命的那个少年。析圣因的身份来历,他是从愉听之中略有所知,却并非岳霆一伙,和析圣因更是从不相识。
  这少年和叶凌风倒是相识的,他从昨晚与今朝的所见所闻,隐隐猜到是叶凌风存心害那千手观音。
  这少年就是因为不知祈圣因到底是好是坏,所以最初不愿卷人漩涡,后来也只是到了紧要关头,才暗中相助,只求保全祈圣因的性命,以待查明真相。
  这少年心里想道:“照理叶凌风决不会无缘无故的害人,但不论如何,他的行为却不是正人君子所应采取的。唉,这倒把我弄糊涂了,难道是我识错了人?又难道是叶凌风变了另一个人了?”
  这少年怀着种种疑团,是以来向宇文雄打听。可惜宇文雄却不敢相信他,反而生了许多误会。
  宇文雄看他一副诚恳的神态,心里怀疑不定,想道:“他是什么用意?拿他已经知道的事情来问我,对他又有什么好处?”
  这少年笑道:“怎么,你答复这个问题,总不至于有损侠义之道吧?”
  宇文雄思疑不定,大声说道:“我不知道!”
  宇文雄倒不是纯粹不愿回答这少年的问题,而是这个问题,他确实也难以回答。
  宇文雄所受的冤屈,可说是由于祈圣因而起的,如今祈圣因生死未卜,他虽然不至于对她心怀怨恨,但至少想起了这件事情,总还是难免有点气愤。何况还有着祈圣因丈夫劫夺镖银,“气死”他父亲这段梁子呢。“祈圣因是好人还是坏人?”这个问题,你叫他如何回答?他当然只好说是“不知道”了。
  这少年大为失望,说道:“你怎能不知道?你昨晚不是给她借坐骑的么?”
  字文雄道:“那是奉了我师母之命。”
  这少年忒也机警,鉴貌辨色,说道:“听你的口气,你似乎对于手观音无甚好感,是么?”
  字文雄冷冷说道:“随便你怎样猜想吧。我不能因为有人怀疑是我害她,就要说她的好话。对不起,天色不早,我可真是没功夫奉陪了。”他还是怀疑这黑衣少年是祈圣因、岳霆一伙。
  这少年见他要走,说道:“且慢,我还有话说!”
  字文雄道:“你再问我也只是不知道!你武功再高,总也不能强我说话吧?你放不放走?”
  这少年笑道:“兄台误会了,咱们有约在前,我怎能强你说话?我是来得冒昧一些,也难怪你不信我。我只是想和你说,请你不必赶路。”
  字文雄道:“咦,你的说话倒怪,这是我的事情,与你何关,要你多管?”
  那少年道:“不是我多管你的闲事,但你是江大侠的弟子,这样离开师门,我却未免替你可惜。我倒是想为你尽一点力,你不要远走他方,最好在这附近住两天。对啦,你和那王老头不是很熟的么?你可以往在他家,明天我来找你,或许就会有好消息带给你了。”
  这少年过份热心,宇文雄更是不敢相信。当下淡淡说道:
  “多谢了。走是不走,我自有我的主意,请你不必费心了。”
  这少年叹了口气,说道:“你不肯信我,那也只好由你。好吧,但愿咱们后会有期。你今天虽然没有回答我几个问题,但也告诉了我一些事情,多谢你了!”他拱了拱手,先自走了。
  宇文雄心道:“好没来由给这小子纠缠了半天。看来他不是疯子就是岳霆一伙,他有什么力量使我重返师门,这不是胡说八道么?”宇文雄被逐出师门,伤心已极,但愿走碍越远越好,哪里还肯考虑这少年的说话?正是:
  那堪仍在伤心地?萍水相逢劝不回。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哈梅西到家以后,才知道他父亲已经替他选定了一位新娘子,并已定好了举行婚礼的日子。布拉加·莫罕年轻的时候曾经有过一阵潦倒的日子,他后来的发迹多亏了他幼年时期的一位朋友,一位名叫伊向的辩护士的帮助。伊向去世很早,他死后别人才发现,除了一堆债务,他是什么也没有留下。这样一来,他的寡妻和他的孩子——一个女孩——就立刻陷入了贫困不堪的境地。这女儿现在已经成年,她便是布拉加·莫罕为哈梅西聘定的新妇。关怀哈梅西的一些朋友们曾经反对过这件亲事,他们说,据传闻那姑娘长得很不漂亮。但对这种意见,布拉加·莫罕始终只有一个回答。“我不懂你这是什么意思,”他总回答说。“你可以从外表的美来评论一朵花或一只蝴蝶,但你不能这样来评论一个人。如果这女孩子将来能和她母亲一样作一个贤良的妻子,那哈梅西就应该认为自己是非常幸运了。”

  听到大家在闲谈中提到他的为期不远的婚事,哈梅西感心情非常沉重,他于是成天信步到处游荡,希望能想出一个逃避的办法,但结果却似乎任何可行的办法都没有。最后他终于鼓起勇气对他父亲说:“爸爸,我实在不能和这个女孩子结婚,我已经和另外一个人有过誓约了。”

  布拉加·莫罕:“有这种事!你们正式举行过订婚仪式吗?”

  哈梅西:“没有,那当然还说不上,不过——”

  布拉加·莫罕:“你已经同那女孩子家里的人说过吗?一切都已经谈定了吗?”

  哈梅西:“我并没有正式和她谈过这个问题,不过——”

  布拉加·莫罕:“哦,你并没有谈过?那么,既然这以前你一直没开过口,现在你当然更可以保持沉默。”

  停了一会儿之后,哈梅西终于拿出了他的最后一个武器。

  “如果我现在去和另外一个女孩子结婚,那我实在太对不起她了。”

  “如果你拒绝和我为我选定的这个女孩子结婚,”布拉加·莫罕回答说,“那你将是作下了一件更对不起人的事。”

  哈梅西再没有什么可说了。他心里想,他现在唯一的希望,就只有等着发生什么意外的事来阻止这次婚礼。

  据算命先生说,错过了这次选定的吉期,以后在整整一年中就再挑不出一个吉祥的日子,因此哈梅西心里盘算着,只要能躲过这个命定终身的日子,这事就可以再缓限一年了。

  新娘子住得很远,从他家去只有水路可通。而即使走最近的路,尽可能穿行连接大河道的一些小河,也有三四天的路程。布拉加·莫罕为意外的耽搁打出了很宽裕的时间,在吉期前整整一个礼拜,他挑了一个黄道吉日,便带着全班人马出发了。一路一帆风顺,不到三天,他们就到达了喜马加塔,那就是说,离开婚礼的正期还有四天日子。老头儿所以希望尽早到达,还另有一个理由:新娘子的母亲生活过得很苦,他早就希望她能够离开自己的家,搬到他们的村子里去住;那样他就可以多照顾她一些,让她能再过几年舒服日子,也算报答了他那已死去的年轻时候的朋友。过去因为两家还没有正式结亲,他心中虽有那种意思,在老太太的面前总觉不便启齿。现在,眼看婚礼马上就要举行了,他终于把这个意思说出来,并且立刻得到了她的同意。她家本就只有这么个女儿,现在要她到她那已无亲娘的女婿身边去担当母亲的职务,她当然是乐意的。最后她更斩钉截铁地说:“谁爱议论就让他去议论吧,我本应该和我的女儿女婿住在一块儿。”

  因此布拉加·莫罕便利用婚礼前的几天日子,为老太太收拾好一切,以便把她的一点家私搬到她的新居去。他原打算要她同婚礼队一道回去的,唯恐在路上没有照顾,他来的时候还特别带来了他家的一些女眷。

  婚礼按期举行了,但哈梅西拒绝正确地念诵神圣的誓词。到了行“吉瞻礼”(新郎新娘第一次彼此相见的一种仪式)的时候,他竟闭上了眼睛。他整天是一脸沮丧的神色,大家说笑戏谑着闹新房的时候,他始终默不一语,通夜,他背向新娘睡着,清晨,他更是尽可能早地跑出了新房。

  一切婚礼仪式结束以后,婚礼队起程向回走了。所有的女眷坐一条船,年纪较大的男人坐一条船,新郎和一些年轻的男客人坐在另一条船里;最后的一条船上则载着在举行婚礼时奏乐的乐队,他们时时吹奏一些小曲和任意挑选的一些乐曲的片段,供大家消遣。

  那一天天气热不可当,晴空中没有一丝云彩,远处的地平线上弥漫着一片浓密的紫雾。河岸边的树木全现出一种离奇的惨淡的色调,树上的叶子更无一丝动摇之意。船夫们满身汗如雨下。在太阳落山以前,开船的人便向布拉加·莫罕说:“我们得在这里把船弯下了,先生;再过去好些路都没有可以弯船的地方。”

  但布拉加·莫罕却希望尽快地结束这个行程。

  “我们可不能在这里停船,”他说,“这天儿上半夜会有月亮的。我们赶到巴鲁哈达去休息吧。我决不会亏待你们的。”

  船夫们只好再划着船前进。河的一边是在热空气中闪着微光的沙滩,另一边则是陡峻的坎坷不平的河岸。月亮透过紫雾升起来了,它闪射着一种暗红色的微光,样子颇像醉汉的一只眼睛。天空仍然明净无云,但忽然间,没有任可预警,传来一阵有如雷鸣的低沉的轰隆声,打破了天地间的沉寂。船上的人向后一望,只看到一股挟带着一片黑魆魆的尘沙和无数残枝败叶、树皮草根的旋风,好像被一把巨大的扫帚掀起来的一般,向他们压过来了。

  立刻是一片疯狂的喊叫声:“不要慌!不要慌!快划呀!

  快划呀!啊,天哪!救命啊!”

  此后的情形便没有人知道了。

  一股大旋风,像人们所习见的一样,在它狭窄的毁灭的道路上向前滚去,滚过了那些船只,把挡住它道上的一切,摧毁无遗。片刻之间,这个不幸的小船队便完全失去存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