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童话: 小猪照镜子

  小猪的脸总是很脏。

  “通通通!”一根了不起的木棍,敲开了老木匠家的门,对老木匠说:“我是一根了不起的木棍,我要在世界上干一番了不起的大事,求求你,把我做成一件挺威风、最神气的东西吧!”

  小白兔当了萝卜店的经理。小狐狸很羡慕:“哼,我要变成小白兔!”于是,他念起咒语:“一二三四五六,狐狸变成小白兔。”嘿!小狐狸变成了一只小白兔了。

  小猪过生日那天,他的朋友小兔送给他一面镜子,要他每天出门前照一照,“这样你就能知道脸上哪儿有脏,就可以把脏擦掉。”

  “你认为什么东西挺威风、最神气呢?”老木匠问这根了不起的木棍。了不起的木棍想了想,说:“把我做成一杆枪吧。”

  早晨,一只小白兔一蹦一跳来到萝卜店。店里的小灰兔一见,惊叫起来:“咦?小白兔经理刚进去,怎么又来了一个小白兔经理呢?”

  第二天一早,为了不让镜子照出脏来,小猪把脸洗得于干净净的。

  “好。”老木匠就动起手来。他把这根了不起的木棍刨光,又在它的身上刻出了枪栓和扳机:“现在你已经是挺威风、最神气的一杆枪啦。”老木匠把已变成了枪的木棍放在地上。变成了枪的木棍挺威风地昂起头,很神气地挺着胸,用一只脚在地上跳着,然后“笃笃笃”头也不回地出门去了。

  里面的小白兔走出来一瞧,大叫:“你是……”

  但当他正要照镜子时,飞来一只苍蝇,扔炸弹一样,把一点苍蝇屎掉到镜子上。这样,镜子里的小猪就成了一只脏小猪。

  “嘭嘭嘭”枪用很大的声音敲开了工厂的大门,对工人说:“我是挺威风、最神气的枪,我能帮你做点什么吗?”

  外面的小白兔也大叫:“我是这里的经理,你是谁?”

  小猪赶紧拿毛巾来擦脸。擦一次,照一次镜子……怎么老是擦不掉?

  工人看着枪,摇摇头说:“我用钢铁造机器,我用棉花织布,你帮不了我的忙。”

  “明明我是经理,你是谁?”

  “小猪!”小兔来叫小猪去玩。

  “哼,你这里用不上我,总有用得上我的地方。”枪又“笃笃笃”地跳出工厂大门,来到大街上,看见有一个警察站在那儿,它跳上前去说:“警察先生,我是挺威风、最神气的枪,我能帮你于一番大事业。”

  两只小白兔吵起来。小灰兔们左看看右看看,全愣住了,实在分不出谁是真的小白兔经理。

  小猪说:“等一等,我不把脸擦干净是不能出门的。”

  警察看看枪,笑着说:“我用红绿灯指挥车辆来往,让每一辆车都平安地到达它们要去的地方,这就是我干的大事业。”“我能找到用得着我的地方的。”枪又用一只脚“笃笃笃”地向前跳去。

  熊法宫来了,先在他俩面前放两捆青草,两只小白兔很快吃完了青草。熊法官又在他们面前放了两块肉,两只小白兔都皱着眉头:“不吃不吃!”熊法宫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怎么也看不出真假,急得直搔头:这可怎么办?

  “对。”小兔就在门外等。可是等了好久还不见小猪出米。

  “喂,我是一杆挺威风、最神气的枪,你需要我帮忙吗?”离老远,枪看到一个农民,就大声地对他说。农民回头看看,来的竟是一杆枪。他连连地摆摆手又摇摇头。“不用不用。有拖拉机帮我耕地,有肥料帮助苗儿长大,还要你帮什么忙呢?”农民用手指指远方的高山,告诉枪说,“那里有一位猎人,或许他需要你干点什么。”

  兔妈妈来了,两只小白兔一齐叫:“妈妈,我是你的孩子。”

  小兔进去一看,这才弄明白是怎么回事。

  “笃笃笃!”枪就向高山跳去。

  兔妈妈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摇摇头:“咦,真怪!唔,我的孩子尾巴上有个伤疤。”

  “小猪呀,你搞错了,”小兔把镜子上的苍蝇屎给小猪看,“脏的是镜子,你的脸已经擦得很干净很干净了。”

  枪走了许多许多路,才来到猎入家的门口。

  可仔细一看,两只小白兔尾巴上都有伤疤。这可怪了!兔妈妈想了想,忽然捂着肚子叫起来:“哎哟,哎哟,我的肚子疼!哎哟,哎哟!”兔妈妈疼得弯下了腰。

  从这以后,每当小猪照镜子,看到镜子里的小猪脸上脏了,他就想:“这是镜子脏了,我的脸其实是很于净的。”

  “猎人,猎人,我来啦!”枪一头撞进了猎人家的门,威风凛凛地站在猎人面前。

  “妈妈,你怎么啦?”一只小白兔眼泪都流出来了,扑上来扶着兔妈妈,一边大叫:
“快,快去叫救护车,快!快!”

  所以,尽管小猪天天照镜子,他还是一只脏小猪。

  猎人的眼睛里放出了光芒,他上上下下打量着这杆枪,好一会儿,突然问它:“你要我干什么呢?”

  另一只小白兔虽然也在叫“妈妈妈妈”,声音却一点不急。

  “打老虎,打狼呀。”枪用很响的声音回答。

  兔妈妈猛然站起来,一把抱住扑上来的小白兔,说:“我分出来了,你才是我的孩子—
—真正的小白兔!”

  猎入忽然皱了一下眉头,说:“老虎和狼都生活得好好的,我为什么要去打它们呢。”

  小白兔笑了:“妈妈,你到底认出自己的孩子了!”

  “因为你是猎人呀。”

  另一只小白兔见兔妈妈忽然好了,愣了一愣,才明白自己上了当。只好摇身一变,变成狐狸溜走了。

  “我已经不是猎人了。”

  熊法官笑了:“兔妈妈,你真聪明!”

  “那你当什么了呢?”

  兔妈妈笑了,小白兔也笑了。

  “我已经当动物园的饲养员了。”,“唉!”枪叹了一口气,“啪嗒”一个筋斗,从猎人家翻了出来。它看看东,看看西,看看南,看看北,不知到哪儿去才好?

  “咚咚咚!”有一天,幼儿园的门突然响起来,小朋友们拉开门一看,都惊叫起来:
“枪!枪!枪!”

  “哈哈哈,我终于找到地方啦。”枪“笃”地跳进门,大声问站在它身边的一群小姑娘,“你们喜欢我吗?”

  小姑娘们忽闪着大大的眼睛,齐声回答:“可我们不喜欢。”

  枪接着又问:“你们喜欢什么呢?”

  “喜欢跳舞。”小姑娘的声音像一支甜甜的歌,在幼儿园上空飞来飞去。

  “那么你们呢,喜欢我吗?”枪的声音小多了,它问围着自己身边的一群男孩。

  “喜欢!”男孩子们齐声回答,但不等枪高兴得跳起来,男孩子们又齐声地说,“可我们最喜欢踢球。”

  “哇——”枪失望地大哭起来,而且倒在地上再也起不来了。

  “呜呜呜!”小姑娘的心肠是最软的,眼眶里的泪水也贮藏得最多,她们跟着枪哭了起来。这可把男孩子们急坏了。有的挖耳朵,有的抓头皮,不知道怎样来收拾这个局回。

  “它要是能变成一棵树就好了。”一个男孩子看看自己的操场里没有一棵树,这样说。

  “还要开许多许多花!”一个小站娘停住了哭。

  “还要结许多许多果子!”又一个小姑娘停住了哭。

  枪突然从地上跳起来,用力向泥土里一插,高兴地说:“那我就变成一棵树吧!”

  一忽儿,枪杆上长出了枝丫,枝丫上长出了许多许多树叶,又开出了许多许多花朵。又一会儿,花朵又结成了又大又红的果子。幼儿园的小朋友们就在树底下跳舞,踢球。他们跳累了,踢累了,团团地坐在树底下,吃着树上掉下来的果子。

  “我现在是一棵挺威风、最神气的树,正在干一番了起的大事业。”由枪变成的树,看到孩子们这样高兴,开地说。不过,它的话马上被风婆婆带走了。所以,树底的孩子谁也没有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