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小小说:乡村之画

图片 1
姓名:金少山 国籍:中国 年代: 职位:
金少山(1889~1948)
  京剧演员。工铜锤花脸,兼架子花脸。满族。北京人。自幼随父金秀山学艺,兼学何桂山,并由韩乐卿传授武功。在做功方面受到黄润甫的熏染,何通海曾传授给他不少开场戏。因变声期较长,师从屈兆奎。学过诙谐戏,他正式拜师是小生德珺如。嗓音恢复后,到上海搭班长期演出,戏路逐渐宽广。他嗓音洪亮浑厚,高中低音都能响堂。在继承其父铜锤唱腔的基础上,吸收架子花脸的唱做,突破了两者严格分工的界限,形成了自己的艺术风格。有金霸王之称  ,与郝寿臣并称黑金白郝。1937年回到北平后,自组松竹社  ,开花脸挑班之先例。他还与梅兰芳合作演出《霸王别姬》  。他为人豪爽,经常慷慨解囊,救人之急,但晚景凄凉,贫病而死。代表剧目有《白良关》、《牧虎关》、《草桥关》  、《连环套》、《断密涧》、《打龙袍》、《二进宫》、《锁五龙》、《刺王僚》、《李七长亭》、《霸王别姬》等。

图片 2 

■ 李小芬

  闽北山城A市,雪后初霁的天空一碧如洗。

  《文艺生活(精选小小说)》2006年第2期  通俗文学-讽刺小说

  和煦的阳光从理山顶上穿过密匝匝树枝的罅隙洒落到B区C栋九层敏霞家的阳台上,远处巍峨的群山,在阳光照映下,显得格外美丽。此时,敏霞和丈夫强生两人正在欣赏雪景,很是惬意。突然,敏霞的电话响了,“琼枝玉叶,粉装玉砌,皓然一色的美景,又是哪位闺蜜要邀请你去踏雪了吧!”强生戏谑道。

  星期一上班,开晨会。我早早出了门,但遇上塞车,急得我一头汗。到了办公室,我抓起笔记本、钢笔,快步跑进会议室。还好,王总的位置还空着。

  “如此美景不去欣赏,岂不可惜,有意见了?”敏霞轻拂着秀发微笑道,随即拿出手机轻滑触摸屏,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同事们正襟危坐,桌前无一例外地摆放着笔记本、钢笔。大家端坐的样子,像一个个守卫边防哨所的战士。

  “敏霞,敏霞!妈妈的胃急剧疼痛,额头流汗,面色铁青,快坚持不住了,我和你嫂嫂正准备送妈妈去医院!

  王总严肃地走进会议室了。浅灰蓝的短袖衬衣,藏蓝色的领带,深灰色长裤。我猛地愣住了:一向讲究名牌服饰的王总,竟穿上了工装!

  “哥哥、哥哥,那你快点送妈妈去医院,我马上就回家!”

  单位的工装是上个月发的。在最初试穿的新鲜过后,大家都又换回了自己以前的服饰。原因是工装面料太差,穿出去掉价。我问过办公室陈主任,穿工装有无具体规定。陈主任说,总公司组织集体活动,必须统一着装,平时自便。我松了口气,心想,反正一年总公司也举办不了几次活动。

  敏霞挂断手机,刚才愉悦的心情倏然将至冰点,转身对丈夫强生说道:“快点准备一下,我们马上回家!

  可眼下,没什么集体活动,王总却穿上了工装。

  “ 听说大雪封路,班车已经停开,小车也也很难行驶。”强生一脸的无奈。

  散会后,部门柯经理找我谈话:“王总穿工装了,谈谈你的想法。”想法?我愣住了:“领导穿工装,不需要我们琢磨吧?也许,王总只是一时兴起,干吗硬要上纲上线的?”柯经理皱紧了眉头:“有备无患总是没错的。明天你把工装带到办公室,咱们见机行事。”我嘴里答应着,心里却想,你想穿就穿呗,干吗拉上我?那么普通的样式,我才不想穿。

  “那你先去公路上看看能不能骑摩托车回妈妈家?我先准备一下钱和衣物。”敏霞提醒道。

  第二天一进办公室,柯经理就盯着我的包:“带工装没有?我刚才去于副总办公室侦察了。他穿上了工装,还说工装很好看,应该天天穿。”“哦,我忘了带。明天再穿吧。”我不以为然地说。

  还好,公路上的积雪不多,强生和敏霞“全副武装”后,朝妈妈的家的方向驶去……

  “哎呀!你怎么忘了呢?昨天我对你千交待万嘱咐。你看,我都带来了,现在正准备换上呢。”柯经理神色焦急。

  第二天,在F大城市的一内科室内,医生对霞敏安慰道:“虽然癌细胞已经扩散,但是病人的体质很好情绪也很乐观,病情的好转还是有可能的。”

  她穿上工装,在镜子前左照一下、右照一下,兴冲冲地出去了。没一会就回来后,神秘地对我悄声说:“刚才我转了一圈,十二位中层领导,有八位穿上了工装。我是第九位。我敢担保,明天早上其他三位领导也会穿工装。你明天一定要穿工装,给普通员工带个好头。”

  “医生,我求求你要全力救我妈妈,拜托了!”敏霞边说边擦着眼泪。

  “我不想穿。”我嘴一撇说,“王总又没下命令,陈主任也未通知。不穿工装,也不违反公司制度吧?”柯经理紧张地看着我:“我知道你是新新人类。但我警告你,千万别以身试法。迟早要穿,又何必呈一时之勇!”

  此后的几个月,敏霞奔波于A市和F市之间,那美丽的脸庞渐渐憔悴了。

  我扑哧一声笑了。明天我就不穿工装,我倒要看看,明天会是怎样的情景?

  一日,在F医院的过道边,敏霞的爸爸慧清平和地说道:

  第二天我一进办公室,柯经理就拉住了我,大声说:“怎么又不穿工装?单位所有的人都穿上了。你赶紧给我回家。”啊?不会吧,柯经理。我家在10公里之外呢。我吃惊地看着柯经理,苦着脸说。“我不管。早叫你穿,你偏偏不穿。现在好了,全单位就你一个落后分子。我可不想让别人说,我的部下这么没眼色。对你好言相劝你不听,只能施行专政了。”柯经理说着,连急带气地把我推出了门。

  “敏霞,你的妈妈一时半会也难以康复,现在是化疗期,还是回家修养吧!”

  我无奈地出了办公室,在走廊里转了一圈。唉!难怪柯经理暴跳如雷,单位里每个人都穿上了工装,就只剩下我孤零零地一个。

  “爸爸,现在医学技术先进,妈妈的病会好的,我们会贷款,另外还有农村医疗保险,钱你就不用愁……”敏霞哽咽道。

  出门,打的,匆忙回家。等我拿回工装,赶回办公室时,在电梯口遇见了王总。我笑着夸奖他:“王总,你穿工装特别精神。”“呵呵,明天不穿了。出外办事不方便,换来换去的也麻烦。”王总说。

  “我知道你们有孝心,你的言行爸爸也感到很欣慰,但是,目前这是最好的办法。”敏霞的爸爸慧清的话似乎是那么的果敢。

  “告诉你一条最新消息。王总明天不穿工装。他刚才亲自对我说的。”我对柯经理通报了消息。“真的?那我明天也不用穿了。”柯经理说。

  在权衡各方面的利弊之后,敏霞的妈妈回到了家。然而,病情并没有好转,相反有恶化的趋势……

  第二天,王总真的没穿工装。

  一天, 敏霞的爸爸慧清召集全家的子女开了个家庭会议,慧清感慨道:

  第三天,于副总、李书记和其他中层领导也没穿工装。

  “孩子们,人生苦短,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许多亲戚朋友叫我花钱去教堂祈祷、庙里许愿等等,我觉得没有必要,你妈妈和我的意思一样,将你们给妈妈看病剩下的钱和爸妈的积蓄用于修建村民的自来水,将我们村的那口千年古井的泉水充分利用起来,因为原来的自来水是山涧引来,一到春天的雨水季节,自来水就会浑浊,到时大家还是要去挑井水……”

  第五天,大家都没穿工装。

  子女和朋友的劝说都无济于事,H村的那口千年古井清澈的泉水不久就到了村民的灶台上,有的村民感恩道:”当今世上,家中有不幸,老书记还是为村民着想,的确是大善!”

  也有村民道:“慧清当年也修过自来水,可是却叫我们收费,难道是以前作孽,现在来行善……

  尤其是毁誉之声的话传到敏霞及亲戚朋友耳朵,敏霞很是伤心。于是,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早上对爸爸慧清道:“爸爸,你一辈子做了那么多好事,为什么还有在说你的风凉话呢?”

  “女儿啊!关键是你秉着善心做了什么,而不是别人说你什么?你是爸爸的女儿又是有文化的人会理解的……”

  敏霞的泪水夺眶而出!

  三年过去了,敏霞的妈妈依然走在乡村的大路上,那口千年古井的泉水依然清澈透亮,逶迤的群山之中有了这个真实的故事让乡村的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美丽如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