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那个女孩

岁岁重阳,今又重阳。

很多年前一个春日的早晨,我从乡下的老家到济南再转车回山城学校去。

豆豆是姥姥家养的狗,一身雪白的毛,跑起来像一个滚动的雪团。豆豆身材娇小,但很机灵。每次我去姥姥家,第一个迎接我的都是豆豆,它摇着尾巴,飞快向我跑来,嘴里还不忘叼一个土坷垃或者石块作为礼物。

早晨起来后,带着儿子去看母亲。

当我坐船过去黄河来到“归德”车站时,已经是中午十一点钟了,又赶的不巧,上济南的客车上午就剩下最后一班车。上车的人很多,好不容易挤上了门口,车门已经关不上了。车上人挤人,转转身也困难。我肩上一边一只背包,怎么也抬不起肩来,猛一用劲就听“砰”的一声,背带断了。也不知是挤的还是急的,我出了一身大汗。一抬头,猛然发现我前面不远,一位白皙俊美的姑娘正冲我送来温和的笑意,我脸一红,也没吱声,不知何故,我很自然顺手将右肩上的背包向她递去。

但今天,直到敲响了姥姥家的门,也不见豆豆迎接。我有点纳闷,我问姥姥:“怎么不见豆豆了?”

一进门,就看见母亲带着老花镜正聚精会神的看着一本书。母亲念书念到“共大”(现江西农大的前身)毕业。在她们那代人中,母亲算是个文化人。尽管已年逾古稀,一有空就喜欢看看书。有时来我这里,还要给她的孙子、我那宝贝儿子灌输一些“革命”道理。母亲还喜欢看我给她买的《山海经》,那里面有许多民间故事。母亲常常会在茶余饭后,精神好些的时候讲给我那臭小子听。小子总是听得很入神。

现在想起来,那也许就是一种心灵的相通吧。那时的我还是跟姑娘说话就脸红的年龄,没有想太多。说来是那么的默契,姑娘居然很快的伸出手接过了我的背包,并且向前闪了闪身让我挤到了她身边。当时我又是激动又是感激又是不好意思,像这样与年轻貌美的姑娘零距离的接触还从没有过。我满脸通红不知说什么好,她倒是很大方的仍然含笑的看着我。我俩挨得那么的近,连她胸脯微微的起伏和吐气若兰的气息,都清晰地传到我的身上,我下意识的挪了挪身子,她似乎有所觉察,垂下眼帘问我“你到哪儿去?”我受宠若惊,赶紧说“去山城上学”。
“哦!”她微微怔了一下,用眼仔细打量了我一眼,然后没再说话。

“豆豆跑出去玩了。”姥姥说着,眼神不自觉的左飘右飘完全不和我对视。姥姥这是在撒谎。

除了报纸杂志,母亲最爱看书。记忆里母亲捧着书看的身影是那么的深刻。

客车风驰电掣,一个颠簸,我一下子扑到她的身上,我吓的吐了吐舌头,心又一阵猛跳,脸觉得发烧。姑娘回过头来笑了一笑,用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了我一眼,接着回过头去没说话。

我讨厌别人对我说谎,在我眼里谎言是不分善恶的,明明是白的却要说是黑的,这种被欺骗的感觉让人心寒。我决定揭穿她!

母亲出生在城里,见识自然就比较多。小时候,母亲跟我讲过很多三国里故事,草船借箭,连环计,空城计,赤壁之战,等等。母亲可以看懂很多的书。有一次我问她,“这么多字,您都看得懂吗?”母亲说:“有些懂,有些不懂。”“那看不懂怎么办?”母亲说:“看不懂我就问问哑巴老师。”我好了奇了,“哑巴老师?哑巴老师是谁?”母亲扬扬手中的字典,“哑巴老师就是她,字典就是哑巴老师。我看不懂的时候,就会问她,她就会告诉我答案了。”从那时候,我懂得了,字典就是哑巴老师,不会说话的老师。后来发现,母亲看书的时候,身边还真的时常放着她的哑巴老师。她也时常虚心地向老师“讨教”。就是母亲这样认真的学习的身影,影响着我,使我从小就喜欢上读书写字。

客车飞驶着,“呼”的向上一蹿,我这才意识到上坡了。也就在这时,车上的人都不由自主地向后倾倒,姑娘也情不自禁倒在了我的怀里。当时我真得不知所措,我下意识的用双手将她轻轻扶起,此刻我的心就要跳出胸膛外了。

“可是我刚刚出去找了一圈,公园或是附近的小区里都找了就是没有找到,姥爷是不是把豆豆卖了?”我问姥姥。

在我人生的旅途中,总会有那么多的回忆在不经意间被提起,每一个不经意的场景,不经意的片段,都让我重温那些与母亲走过的点点滴滴,母亲的教诲让我懂得用博爱的胸怀去善待身边的人,明白只有豁达的胸怀才会有宽阔的天空。每当与同学、朋友回忆往事时,我的言语中就充满了优越与自豪,幸福无以言表。这是母亲给予我最宝贵的精神财富。

姑娘又笑了,向我投来温馨的目光,那眼光似乎说“真巧,多谢!”

姥爷一直不喜欢豆豆,原因是豆豆是条母狗,要生小狗了。姥爷觉得养小狗太费劲,一直想把豆豆处理了。前一段时间我不在家,但又怕姥爷处理了豆豆,于是特地嘱咐姥姥务必要看好豆豆,别被姥爷处理了。姥姥当时一口答应下来,没想到的是豆豆还是被卖了。

母亲是一个待人和善的人,在四邻八乡都是出了名的。几十年来,母亲的一言一行都在实践着“行善积德,宽以待人”的信条,每次见到那些需要帮助的人,母亲从不吝啬的倾其所有,深得乡亲们的爱戴。我为有这样的母亲而倍感自豪。所以,我始终认为,母亲坚韧的个性和无私的爱是我生命的根本。那个时候,我觉得母亲是世上最美丽的女人。

我看看周围的人,人们向我俩投来善意的微笑。我再看姑娘,她脸上泛起一片红晕。

“豆豆哪里被卖了,它一大早跑出去玩了,一定是碰到公园里那只小黄狗了,玩得忘了回家。”姥姥说着,目光求助似的看向了姥爷。我知道姥姥又在撒谎了。我很失望,决定揭穿她!

美国思想家、文学家惠特曼说:“全世界的母亲是那么的相像!她们的心始终一样,每一个母亲都有一颗极为纯真的赤子之心”。和千千万万中国母亲一样,我有一个疼爱我的母亲。

客车一路不停,不知不觉中到了长清县城。这是个大站,下车人多,车上有了空位。我刚坐下,见一位老大娘上车来,便起身让座,姑娘也同时站起身来,我们的眼光不期而遇,她莞尔一笑“我们都后面去!”这时我大胆的看着她,才发现她那透着青春色彩的脸上有一对浅浅的笑靥。

“我刚才问过姥爷了,你十五块钱在集上把豆豆卖了,是什么就是什么,为什么要对我说谎?你个大骗子!”姥姥很尴尬,在吃饭的时候想说些什么。但我很不耐烦,没有给姥姥说话的机会。

自从我呱呱坠地,来到这个世界,母亲就开始爱着我,那份爱是那么深沉而低调。在生命的记忆里,母爱是最温馨,让人难以忘怀的。在母亲的关爱中,我一直很勤奋、很努力,每当把获得的荣誉拿给母亲时,母亲总会露出灿烂的笑容,那时我真正体会到“世界上的一切光荣和骄傲,都来自母爱”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最后面是一排四个人的座位,此时就我们俩。

吃完饭,妈妈把我拉到房间训斥我,问为什么对姥姥那种态度。我说“姥姥把豆豆15块给卖了,还对我撒谎。”妈妈对我说“咱家豆豆怀孕了,本来养狗就费神费力,姥姥姥爷年纪大了,妈妈要上班,我们都没这个精力养这么多小狗,给豆豆找一个好主人也许是最正确的选择。你姥姥带着豆豆到集上,见到买主,先告诉人家;俺家狗怀上崽了,多少钱无所谓,你一定要对它们好啊!可是来集上买狗的大多为了吃,豆豆又不是什么名犬,想买回家养的人基本没有。姥姥大冬天的站在集市上两个多小时,才遇到了一个说要养豆豆给厂子看门的人,姥姥不放心,跟这那人走了好远,到厂子里看过才罢休。”

是啊,人一出生所能体验到的第一份情感,就是母爱,尽管那时我们没有记忆,但对母亲有着本能的依恋。在人生中,母亲乃是一切。在悲伤时,她是慰籍;在沮丧时,她是希望;在软弱时,她是力量。母亲是同情、怜悯、慈爱、宽厚的源泉,世上唯一永恒不变的也只有母爱。这种爱伟大而平凡,这种爱总是无私的付出不求回报,这种爱如甘甜的清泉纯真而唯美。

客车继续向济南方向开去,在这段短暂的路途中,她给我说了很多话,问我所在地,问我家里有啥人,问我何时再回家。

妈妈的话我听懂了,但豆豆被卖了让我很不开心,年少的我又不知道该如何将对豆豆的感情表现出来,于是还是气呼呼地说:“姥姥明明答应过我看好豆豆的,没想到自己卖了豆豆还说谎,姥姥不是个好人!”

我的母亲,对于我们兄妹来说,是一个永远没有工资的“职员”。她总是无私奉献出自己的爱给她的儿女。母亲,让我学会了宽容;母亲,让我学会了忍耐;母亲,让我学会了奉献;母亲,让我学会了坚强;母亲,让我学会了坚持。我在母亲的养育下健康成长。   

现在想来我很恨我那时是傻瓜,居然没敢问她的名字,问她家在那里,要到哪里去?

妈妈听了以后沉默了,过了一会才缓缓对我说“你姥姥一辈子都没有说过谎,这次是怕你伤心才这么说的。”

我喜欢母亲那张和蔼慈祥的脸,望着那双眸子,让我忘记孤独和烦恼。望着那双厚厚的嘴唇,我不仅默默忏悔,为了我,母亲不只从嘴唇上磨出多少叮咛和嘱咐。她总谆谆告诫我:“孩子,做人要平和一点,看事情不能太偏激。”“孩子,话说出口之前要好好想想,以免得罪人。”“孩子,你要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摸着母亲那粗糙且长满老茧的手,我的心不仅颤颤,我感受到母爱是无私的,她不求的一丝的回报。她只希望自己的儿女懂得怎样去把握自己。我喜欢母亲抚摩脸颊,她掌心的温度从脸颊遍布全身。如果说母爱是片湖水,那么我就是湖中快乐的小鱼;如果说母爱是片云彩,那么我就是云彩下幸福的小鸟。母亲的爱给了我温暖,给了我幸福的源泉,给了我依赖的爱。

很快,客车驶进了济南市里。她就在第一站下了车。我看着她站起身来,把我的背包递给我(我这才意识到我的背包她一直替我拿着),然后深深地看了我一眼,那里面有一种恋恋不舍的情愫。我目睹她下车去,看见她隔着窗户向我挥了挥手。望着她刚才坐过的座位,我霎时感觉心里空荡荡的,随之而来的是一种若有所失的怅然。

多年以后的今天,我听过了好多种谎话,自己也用名为“谎言”的工具躲掉了好多不必要的纷争和麻烦,但是这么多年听到的最拙略的最暖心的谎言,果然还是姥姥对我说的那句话。

母亲是我生活中最重要的一朵花。她虽不如腊梅那样傲骨,没有牡丹那样娇贵,但母亲身上有着不逊于她们的风采。母亲对我的爱是任何人替代不了的,她滋润着我,哺育着我,可我知道,她没有什么可祈求的。至于我,我想,我不会那么愚蠢,我明白自己该做什么,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我想,我一定会好好报答我的母亲的!

如今,30多年过去了,又是一个绵绵春雨的日子,望着窗外如烟似织的雨丝,回想起久远的那一幕,还是这样的清晰,恍如昨日。30余年来,我目睹了世事的沧桑,很多人经过我的身旁离我而去,很多人又从远处向我走来,有些人忘掉了我,有些人人被我而忘,但不知为何,我总会时时记起雨中的那一幕,虽然我不知她的名字,也不知她家在何方?但我依然记得她那张清秀的脸庞,难忘她那双眼睛里的温馨笑意。

广告中曾写到小男孩为自己母亲洗脚的感人片断。可在现实生活中,又是否是每个儿女都能够做得到的呢?“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我们或许有时会对一个陌生人的一点关怀念念不忘,却对母亲的大爱熟视无睹,嫌她唠叨,或因一些小事就大发雷霆……然而,母亲却永远在一旁默默地支持我们,耐心的开导教育我们,给予我们支持和鼓励。母亲如玉般纯洁、象牙雕刻般精致,受母爱浇灌的生命酝酿着纯美和芬芳。我们应该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去聆听完母亲的唠叨,诚恳面对母亲的严厉,感悟母亲阳光般的心灵世界。

母亲是一个很坚强的女人,小时候我是很崇拜我的母亲的。那时我并不懂光阴的残酷,直到后来母亲的棱角在付出中慢慢磨去,但我却看到母亲昔日光洁的额头上,娇嫩的眼角竟爬上了许多皱纹,我才在她脸的沟壑中慢慢的读懂皱纹里藏满了对儿女们的爱。

母亲,多么让天下儿女敬仰的字眼。人世间的儿女们,望着两鬓斑白的母亲,哪一个不辛酸至极呢?母亲赋予给我们的爱实在、朴实、严厉,有时还有点诗情画意。

蔡国庆等人曾在《妈妈的口头禅》一曲中唱道:“长大后我离家去外边,妈妈她还是那句口头禅,慢一点小心点,她再忙再累不忘叮咛几遍。听了这句话,心里好温暖,应一声知道了,我泪水浸满双眼。”正如歌词所言,妈妈对我们不仅仅有反复的唠叨,也有不厌其烦的温馨叮嘱。

有母亲的家庭才是一个真正的家,没母亲的家庭就是一个亲戚。今天,陪着妈妈吃了一餐饭,我成了“美食家”。

母亲啊,我看着您的脸庞笑出来,告诉自己亘古不变的信念:母亲永远是艳阳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