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个人礼仪: 学会和见仁见智的人相处

  这条路,可以让孩子通往高贵

  那天上午,妻打开了小卖部的窗口,刚把公用电话摆到柜台上,就有一位女士用电话。当她放下话筒时,妻看了一下计时器,告诉她收费3元钱。
  
  女士从精美的手提兜里掏出一张百元面值的钞票递过来,妻无法找回钱去,手里没备这么多要找的钱。小卖部属微型经营,有时一天也卖不了这么多的钱,何况又是才开业。妻说,你什么时候有零钱送来吧。女士脸上现出惊讶的神色,问妻:“你认识我吗?”妻细看她一眼,说:“我不认识您,可我信任您。”
  
  女士不再说什么,转身离去了。十几分钟后,这位女士又出现在小卖部里,把3元钱电话费送给妻,她说,为了换开这一百元钱,我特意去了一趟百米之外的农贸市场,又特意走回来送这3元钱电话费。
  
  妻接过电话费,说:“不送也没关系的。”
  
  女士说:“我是公出到这个小城,早上顺便打个长途,我要是没给电话费走了,你也无法找到我。可我一定要回来,一个人能被人信任不容易,我要珍惜。”
  
  在日常生活中,一个人能被别人信任,那份心情确不一样。男人,女人,相识的,不相识的,有过往来与没有往来的,当对方真诚地说出一句“我信任你”时,这一瞬间彼此的心灵便相通了。被信任者会有一种崇高的感觉在心中升腾,觉得自己受到他人尊敬很光荣,内心很充实,很欣慰,很自豪,是一种人格的慰藉。于是,你会自己尊敬自己,心地也纯洁高尚起来,会像珍惜一份至高无尚的荣誉一样珍惜他人对你的信任,仿佛失去了这样一份信任,生命就失去了光彩一样。信任是生活园地长出的一棵长青树,站在这棵大树下,人的心灵被生命的绿意滋润着,感到心与心之间原来并没有遥远的距离,他或她是这样的可亲可敬,便绝不愿意践踏这样的一份美好。
  
  那年,我的家由乡下搬进了一座小城,昔日和我同住单位独身宿舍的一个小伙子常来我家做客。妻看他人挺好,就想给他介绍对象。征求他的意见时,小伙子冲我妻说:“大姨,我信任您。”只这一句话,妻深夜仍不睡,反复思考把自己的一位侄女介绍给这个小伙子会不会出现“质量”问题。天蒙蒙亮时妻就起来了,匆匆吃过早饭,骑上自行车去了30公里外的乡下,她的叔伯哥哥家,去认真“考察”她的这位侄女,是否具备由她做红娘的资格。那天午后下起了大雪,那雪大得出奇,不是一片一片地往下落,而是像几片雪花拥抱在一起形成一个个雪团往地上砸,十步八步外就难见行人和路边的树木。眼看天黑了,还不见妻回来,我有些放心不下,在街头望过几次之后,我拿着手电筒去接她。
  
  在小城外,借着昏黄的路灯光,我看到一个人满身是雪推着自行车一瘸一拐地吃力走来,那身形我一眼看出来了,是我的妻子。为了掌握侄女的第一手“材料”,她在叔伯哥哥家待到很晚才回来。路上雪厚半尺,盖住了乡土路上的车辙沟,十分难走,妻一不小心摔倒了,滚到路沟里,双手都擦破了不算,右脚又扭伤,扶起自行车骑几步再次摔倒,只好走几步停一停。回到家,妻艰难地脱下鞋,右脚已肿起老高,直到一个星期后才下床。
  
  这次考察的结果是,妻停止了“红娘行动”,因为她发现了侄女的一个很重要的不足。妻说,小伙子信任我,我就不能办让人不信任的事……
  
  5年后的一天妻过生日,已调到沈阳市内工作的那个小伙子带着妻子,到我家来祝寿。他用真诚的语气说,在他心中大姨是个最合格的“红娘”。妻笑了,笑的很神圣。
  
  珍惜别人的一份信任,生活中便会有更多的动人故事。
  
  来源;妈妈在线

  在生活中,我们经常会碰到所谓“难以相处”的人。有的人整天沉默寡言,即使你找话题,他也不搭不理;有的人高高在上,目中无人,似乎对你充满敌意;有的人成天牢骚满腹,怨天尤人;有的人对你的工作吹毛求疵,百般挑剔;有的人浅薄无聊,充满低级趣味……如果和这些人只是偶然相处倒也罢了,问题是有时你会被迫长时间地和他们交往、相处和共事,在这种情况下,你的烦恼是可想而知的,如何对付这些难以相处的人的确可称得上是一门艺术了。
  
  从自己身上查找原因
  
  首先,你必须明确,造成这种困扰是你自己的问题,还是你对别人要求过高所造成的。你可试着同你周围的人交往,看看你所认为的“难以相处者”在其他人眼里是否也是这样。如果别人并没有这样的感觉,那你就要从你自己或你们两个人的关系上找原因。
  
  运用转情法
  
  对于一名真正的难以相处者,你要学会设身处地地了解对方的处境,即运动移情法。你不必同他争执,更不必强迫他去做些什么,而是心平气和地询问他采取这种方式对待别人的原因,在这种情况下,即使你的目的没有达到,也能在一定程度上缓和你们之间的关系。当然,他提出的原因在你看来可能是十分荒雇谬的,你也不必马上去反驳他,而是设法从他的言谈中发现某些真实的成分(这是一定有的),这样做,能够进一步缓解你们之间的关系,使双方都觉得心情舒畅。
  
  倾听与沟通
  
  当然,要做到上面这一点并非是一件容易的事。在此,建议你学会采用一些心理咨询专家经常做的一件事,即学会倾听,“听”有时会比成百上千的“说”还要重要。同时,你不可采用适当的方式让他知道,你对他对待你的方式方法感到十分不安,这种方法常能软化难相处者的敌对情绪。如果在这种情况下,对方仍没有领你的情,你可直言向他表白“现在”不是交谈的最好时机,“过一段时间”你们有必要进行更多的交流,并强调,这是你们双方必须做的工作。这样做的目的,是使双方都能得体的从僵局中摆脱出来。如果你能以一种宽容大度的方式对付对的“难以相处”,那么久而久之,对方也会自觉不自觉地改变他的行为而同你的高水平看齐,这样就避免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图片 1   

  来源:学生大

01

  选房子时,因为孩子比较小,我更愿意选择有儿童游乐区的小区,有滑梯、跷跷板等设施,万一不能带孩子出去玩,小区里也能撒撒欢儿。

  所以,每次经纪人带我看完房,我都会小区里溜达一圈,待的时间最长的就是游乐区,一是可以和小区的人聊聊天,了解了解物业、小区安全等情况;二是感觉一下小区的整体氛围。

  游乐区除了本小区居民,也有其他地方的居民带着孩子过来玩。有一次,遇到一个奶奶带着小孙女玩滑梯,那个小姑娘看起来三四岁的样子,看到别的小朋友从带门禁的单元门里出来,很向往地说:“奶奶奶奶,我也想住刷卡、有大花园、能玩沙子、钻洞洞的房子!”

  奶奶听到这话,不假思索开启唐僧模式:“哎呀的我祖宗,这房子哪是咱们住得起的,就你爸你妈那点工资,一辈子不吃不喝也买不起北京的一套房子啊,能供你上幼儿园已经不错了……”

  小女孩很失望,已经有自尊心的她看了看四周,眼圈红了,撇撇嘴想哭但没哭出来。她在滑梯上待了大概几十秒,滑下来后跟奶奶说:“咱们走吧。”

  那一瞬间,我很心疼那个小姑娘,天真无邪的她,怀揣美好的梦想,希望自己也成为住在新房子里的小公主,却被奶奶当头棒喝,生生切断了向往。

  我多希望奶奶说出口的是:“行,回去跟爸爸妈妈说让他们努力工作,争取咱们早点住在这样的好房子里。”如此,既呵护了孩子的美好,又在她心里种植了努力就有可能实现愿望的种子。

  生活中最常听见的、让孩子无比沮丧的话,就是这些吧——

  我们哪儿买的起;我们哪儿吃得起;我们怎么能和他们家比呢;你就不应该想要这东西,知道这要花掉你爸妈的多少工资吗……

  它们似一把把利剑,让孩子不敢提出自己的要求,扼杀了孩子对未来的期待,将他们禁锢于眼前的一粥一饭。

  02

  有人或许会说,美好是用钱堆起来的,没有钱,谈什么美好?

  讲真,美好还真不一定和钱相关。

  过年前置办年货,超市里的车厘子普通的也要七八十块一斤,对于一般的中国家庭来说都是比较奢侈的水果。我们一家三口经过车厘子的货架时,一个小男孩儿正腻在那里不走,他不哭不闹,只是对着旁边的一对夫妻重复:“爸爸妈妈,我还从来没吃过这种水果呢。”

  夫妻俩对视一眼,有点为难。但犹豫了片刻,爸爸深呼吸一下说:“没吃过咱就买两斤尝尝,爸爸申请初二值一天班,就能买五六斤了呢!”

  转过头,爸爸就把一包称好的牛肉放回柜台,妈妈小声嘀咕:“那可是你最喜欢的酱牛肉!”爸爸的回答很是让我触动:“我少吃一口没事儿,也不是没吃过。孩子得多见识见识,他吃过了可能觉得也就是那么回事儿,也许更喜欢吃了,但咱不能断了他想尝尝的念头是不是?”

  这位爸爸口中“想尝尝的念头”,就是孩子对一种事物或者一种生活的向往,这种向往很大程度上是让生活更美好的原动力。

  上中学时,姐姐家邻居是一个租户,租户的老公不知道什么原因坐牢了,租户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在县城读书,老大读二年级,老二读学前班,没有老人帮忙,里里外外都是租户一个人。

  且不说老公坐牢这件事,单说一个人照顾两个孩子,每天就累得不行。但租户脸上每天都挂着灿烂的笑容,每周末都带着俩孩子去吃一顿馆子。两个孩子的性格也很好,有人心存恶意逗他们,问为什么爸爸整天不在家。孩子们异口同声地回答:“我爸爸南方赚钱去了!”

  两年后租户的老公回家,全家一起搬往南方家。临走给姐姐道别,一是谢谢这几年姐姐对她的照顾,二是问问姐姐需不需要她家的一些家具。姐姐问她为什么要背井离乡,她笑笑说:“孩子还小,不能让他们太早因为大人的事受欺负,我家老大一直说长大当警察,万一谁说点啥不好听的,孩子心里多难受?”

  虽然后来一直没和这个邻居联系,但有这样一位把一手烂牌也能打出花来的好妈妈,他们的日子保准不会差。

  03

  小时候,对于美好的东西,我生活的那个小村庄是排斥的,起码表面上是排斥的。谁家女儿烫烫头发、穿穿高跟鞋,就会被人指指点点说“洋性”,贬意词,意思是臭美。过份点的还会道德绑架,嘀咕人家的爸妈还穿打补丁的衣服呢,小辈倒先作起来。

  从小到大,我接受的都是女孩子爱美一定影响学习的思想,所以大学毕业我才开始留长发。

  受影响的不止这一点,最可怕的是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觉得自己“不应该、不配拥有美好的事物”:衣服只看打折的,长时间不知道自己适合什么风格;吃的只要能果腹就行,餐厅的环境无关紧要;家里的东西只追求有用,用坏了才扔……

  这种“不配拥有美好”的心态,接触了几位讲究生活质量的朋友才慢慢转变。后来有了喆同学,更想把力所能及的美好事物都给他。

  一位朋友工作十几年,基本上都在不断折腾,问她为什么很少停下来脚步,她的回答是这样的:“我们都是普通家庭走出来的普通人,成为奋斗的一代是我们的宿命。经历了物质贫乏的我们,至少要努力给孩子一个相对平和的生存环境,让他们在基本的吃穿满足之后,有能力看更多美好的东西。”

  见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一个人的格局,经历越多,孩子就会越谈定、豁达。因为孩子每天的经历,都将组合成为他们的人生;而身为父母,我们又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他们的经历。

  所以,当孩子对从未体验过的事物表示出强烈的兴致,即使我们此时此刻无法满足他们的需求,也一定小心呵护他们神往的心灵,正是那些或小或大的愿望,无意间拓宽了孩子的生命宽度……

  不然,即使因为《中国诗词大会》刷遍朋友圈的董卿,说起“不能照镜子、不能穿衣服”的童年,即使最终收到了爸爸的道歉,内心依然遗憾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