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他们没有错,只是不善良

  1

图片 1
姓名:罗干 国籍:山东济南人中国 年代:1935年7月
职位: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委员、国务院党组成员,
  姓名:罗干  性别:男  出生年月:1935年7月  籍贯:山东济南人  国籍:中国  职务: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委员、国务院党组成员,  中央政法委员会书记
      罗干,男,汉族,1935年7月生,山东济南人,1960年6月入党,1962年5月参加工作,民主德国富莱堡矿冶学院机械铸造专业毕业,大学学历,高级工程师。现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委员、国务院党组成员,中央政法委员会书记。
    1953-1954年北京钢铁工业学院压力加工系学习
    1954-1955年民主德国莱比锡卡尔·马克思大学学习德语
    1955-1956年民主德国莱比锡钢铁厂、金属铸造厂实习
    1956-1962年民主德国富莱堡矿冶学院机械铸造专业学习
    1962-1969年一机部机械科学研究院课题组组长、技术员
    1969-1970年下放一机部“五七”干校劳动
    1970-1980年一机部机械研究院漯河筹备处室主任,一机部郑州机械研究所副所长
    1980-1981年河南省进出口委员会副主任、省科委主任
    1981-1983年河南省副省长、省委书记(当时设有第一书记)
    1983-1988年全国总工会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党组副书记
    1988-1993年劳动部部长(1988.04-1988.12),国务院秘书长、机关党组书记,中央国家机关工委书记
    1993-1997年国务委员,国务院秘书长、机关党组书记,中央国家机关工委书记,中央政法委员会副书记
    1997-1998年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国务委员兼国务院秘书长、机关党组书记,中央国家机关工委书记,中央政法委员会副书记
    1998-2002年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国务委员、国务院党组成员,中央政法委员会书记
    2002-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委员、国务院党组成员,中央政法委员会书记
    第十二届中央候补委员,十三届、十四届、十五届、十六届中央委员,十
    

图片 2
姓名:米格尔·安赫尔·阿斯图里亚斯(AngelAsturias) 国籍:危地马拉
年代:1899-1974 职位:
  姓名:米格尔·安赫尔·阿斯图里亚斯(Angel Asturias)  性别:男  出生年月:1899-1974  国籍:危地马拉  所获奖项:1967年诺贝尔文学奖   
    安赫尔·阿斯图里亚斯(AngelAsturias,1899-1974)危地马拉小说家、诗人。生于危地马拉城,父亲是位有名的法官,母亲是小学教师。由于父亲不满当时卡夫雷拉的独裁统治遭到迫害,全家被迫迁入内地,这使他从小受到反独裁思想的熏陶,并有机会接触土生土长的印第安居民。1923年,他大学毕业后曾担任过律师,因同军方势力发生矛盾被迫侨居法国。在法国期间,他一面从事古印第安文化的研究,一面从事超现实主义文学创作。其处女作《危地马拉传说》(1930)用超现实主义的笔法描绘了印第安传说,被认为是拉丁美洲第一本带有魔纪现实主义色彩的短篇小说集。1933年,他回到祖国,在乌维科的独裁统治下生活了11年。1944年,乌维科垮台,他被新的阿雷瓦罗政府任命为外交官。1947年,他的长篇小说《总统先生》问世,这部小说获得空前热烈的反响,使他一举成名。1954年,阿雷瓦罗的继承人阿本斯被美国暗中支持的武装力量所推翻,阿斯图里亚斯再次流亡国外。1966年,他又被蒙地内格罗的中立派政府起用,担任驻法大使。1967年,”由于其出色的文学成就,他的作品深深植根于拉丁美洲印第安人的民族气质和传统之中”,阿斯图里亚斯获诺贝尔文学奖。   
    阿斯图里亚斯的文学成就主要在小说方面。其作品大致分为三类,一类是反映本土天主教文化和马雅文化混合氛围下的农民生活,以《玉米人》(1949)为代表作;一类是带有浓厚民谷神话色彩的政治控诉小说,以50年代的三部曲《强风》、《绿色主教》和《死不瞑目》为代表;第三类是介乎两者之间,拉美神话与现实相融合的作品,《总统先生》是其杰作。   
    阿斯图里亚斯的欧洲流行的超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同拉美社会的双重文化——西班牙与印第安文化的混合,有机结合起来,用以表现拉美的社会现实,使其作品有一种独特的韵味,这就是后来人们所称道的”魔幻现实主义”。   
       
    《危地马拉传说》、《总统先生》、《玉米人》、《强风》、《绿色主教》、《死不瞑目》等   
    

  前些日子,看到公号中有篇文章《罗尔:房子不能卖,因为要留给儿子》。

  文章里有个视频,是媒体对罗尔的采访。

  文章总结称——罗尔在采访时说:深圳的房子,要留给儿子,绝对不能卖。东莞其中一套,是给现在的老婆的。另一套以后自己养老要用,那是退路。

  ——文章称:罗尔言下之意就是:开玩笑,女儿的命,哪有房子重要?哪有儿子重要?

  ——文章称:对不要脸的人,决不能低估了其不要脸的程度。一个人不要起脸来真是漫无止境。罗尔之前表现的全是深爱,背后特么全是算计。

  ——文章称:据央视前调查记者王志安估算,“整个事件中罗尔募集到的全部善款,总额大约为400万左右。减去微信打赏已还的262万”,以及减去其他渠道退还的,“罗尔目前手上至少有120万左右的捐款。这些钱,依然远远超出笑笑白血病治疗的实际需要”。这个说法还有待求证。但如果这个数据成立,那么罗尔拿这个钱,去东莞再买两套房,也不成问题了。呵呵。

  ——文章指罗尔:不仅不愿为女儿花钱治病,降低儿子和自己的生活品质。而且还想利用女儿的病,多赚一笔是一笔。

  文章最后提出质问:罗尔会为自己的行为所羞耻吗?

  作者自答:他不会!

  为什么不会呢?

  文章最后解释说:没有一个坏人,会认为自己是坏人,这才是人性最卑劣之处。

  2

  重复一下这篇公号文章最后一句:

  没有一个坏人,会认为自己是坏人!

  这才是人性最卑劣之处!

  ——这个结论,亚马逊CEO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早在他还是个孩子时,就意识到了。

  3

  杰夫·贝佐斯小时,跟着祖父母一起度暑假,在牧场干杂活。

  祖母有个吸烟的不良习惯,而杰夫脑子非常聪明,他在电视里看到条广告。

  广告说:每吸一口烟,你的生命就少两分钟。

  杰夫记住了这条广告,祖母吸烟时,他就在一边默默计算,计算祖母吸了多少口烟。

  计算结果出来后,小杰夫拍了拍祖母的肩膀,傲骄的宣称道:每吸一口烟,少活两分钟。现在你已经失去9年的生命了。

  宣布之后,杰夫心里充满期待——期待着祖母夸奖他聪明,夸奖他天才的计算能力。

  可是祖母没有夸他,而是吃惊的看着他,掩面恸哭起来。

  而祖父则静静的看着小杰夫,很长时间说了一句:

  孩子,迟早有一天,你会明白善良比聪明更难。

  2010年,杰夫在普林斯顿大学分享了这个故事。

  他说:你的选择,比天赋更重要。

  他问:你是不顾及他人感受,展现聪明炫耀才智呢?

  还是选择善良?

  4

  罗尔事件,并非是网络上的第一桩求助事件。

  有个公号叫张看法律,是位名叫张柄尧的法律人所写。

  他在公号文章中,提到了11年前的一桩、与罗尔完全相似的事件。

  ——这件相似的事件,我亲睹了全部过程,看到了那些正确的、聪明的、自认为自己不是坏人的人们,是如何将一位母亲活活逼死的!

  5

  11年前,西南大学一位女大学生,在网上发贴,称愿意卖身救母。她的母亲,急需肝移植,而家贫无力承受。

  贴子发出,激发了无数爱心人士的恻隐,超过10万的善款,涌入女大学生的账户。

  超过10万!

  正当人们欣慰之时,正确的聪明人来了。

  正确的聪明人指责女大学生:你穿名牌鞋!

  你佩带隐形眼镜——一副隐形眼镜,要花500元!

  ——正确的聪明人质问:你难道坐看母亲无钱作移植手术,也不愿意降低生活品质吗?

  事件变成了网络上的激辨,捐款的爱心人士与正确的聪明人吵成一团,另有网友越众而出,要自费赶往女大学生处,监督女大学生,监督所募集到的善款的使用。

  处于事件漩涡中的患病母亲,在条件还不成熟的情况下,被迫上了手术台——只为向正确的聪明人证明,募捐来的钱,是用在手术中而非给女儿购买生活用品。

  这位母亲上了手术台,再也没有下来。

  正确的聪明人长松了一口气。

  他们满意了。

  他们是正确的。

  而且是聪明的。

  然后一轰而散。

  ——只留下,于绝望中啜泣的孩子。

  ——如果年轻的女大学生,早知道这世上还有正确的、但距离善良有点远的现象,结局或许不会这样的悲怆。

  6

  你是正确的,但你不善良!

  这种不善良的正确,曾将多少人逼入死路!

  张柄尧先生,提到了一个叫黄芳的女孩。

  她和罗尔的女儿一样,患有严重的白血病。

  她没有钱,渴望活下去,哪怕多活一天,看看这世界的美丽风景,于她而言也是莫大的安慰。

  但是没有人听到一个末路女孩的呼声。

  ——没有卖点,就不会有人关注!

  张柄尧先生的原话是:一个生病且一贫如洗的人,是不会得到公众关注的。要想得到关注,还必须痛得有新闻点,这或许才是最残酷之处。

  有人为黄芳进行策划,让她每周过一次生日,以此表达她对生命的渴望。张怀尧先生说,当媒体介入时,舆论的爆点并没有集中于一条年轻、鲜活的生命,而是对炒作策划的无休止争议。

  ——你有病,他们可以忍。没钱治疗,呼救没人听得到,这无所谓。

  ——但你不能炒作!!!

  ——他们是正确的,容不下一点点暇疵。

  ——他们是聪明的,能发现你心中最微小的愿望,并掐灭它。

  他们只是对生命的感受,无动于衷!

  7

  张柄尧先生说,女孩黄芳最后出现在公众视线内,是在成都的一个摄影棚,她和另外两个白血病女孩在一起,在摄影师指挥下,摆出一个又一个的造型,最后她们抱在一起,要唱一支快乐的歌。

  唱着唱着,她们忍不住嚎淘大哭起来。

  她们只想活下去。

  只是想活下去!

  ——活在一个、哪怕是只正确、不善良的世界中。

  但面对那一颗颗严酷的、正确而冰冷的、缺乏善意却又极度聪明的心,这个愿望太奢侈了,也太难了!

  8

  在正确的聪明人眼中,所有求助者都是有罪的。

  ——卖身救母的女大学生有罪,她没有换双简单廉价的鞋子,没有卖掉价值500元的隐形眼镜。相比于一条性命而言,正确的聪明人更不能忍受这些。

  ——白血病女孩黄芳有罪,她当然可以呼吁救助,但不应该让公众听到她的声音,苦心的策划让她进入公众视线,于正确的聪明人眼中,这就构成了黄芳的原罪!

  ——罗尔更是罪大恶极,他比卖身救母的女大学生拥有更多,三套房子,还有车,一个女儿患病的人,怎么配拥有这些?更何况他在求助过程中不尽不实,事情闹大他还不赶紧卖掉房子车子,兀自喋喋不休说要把房子留给儿子,他说的每一个字,都如一枚枚尖利的钉子,钉在正确而聪明的心上。

  其实,我们都明白,让正确的聪明人最不能忍的,唯钱而已!

  如公号文章《罗尔:房子不能卖,因为要留给儿子》中所言,不知有多少正确的聪明人,正彻夜不眠,掰着手指头计算罗尔收到的钱。

  ——再引原文称:据央视前调查记者王志安估算,“整个事件中罗尔募集到的全部善款,总额大约为400万左右。减去微信打赏已还的262万”,以及减去其他渠道退还的,“罗尔目前手上至少有120万左右的捐款。这些钱,依然远远超出笑笑白血病治疗的实际需要”。这个说法还有待求证。但如果这个数据成立,那么罗尔拿这个钱,去东莞再买两套房,也不成问题了。呵呵。

  不能确定这些计算者的精准程度,但我们知道,在这个正确的计算过程中,是没有患病孩子的位置的。

  ——就如同年幼时的小杰夫,当他卖弄聪明,计算祖母的生命减少时,并没有考虑到祖母的心情感受。

  他的计算无误。

  只是不善良。

  9

  不是所有的聪明表现,都是善良的。

  所以阳明先生说——致良知。

  ——找到你内心最真诚的声音,它同时呈现出善良与智慧。

  10

  如公号文章《罗尔:房子不能卖,因为要留给儿子》所说:

  没有一个坏人,会认为自己是坏人。

  我们真的很难确定一个人的品质好坏,但邪恶只有一种——举凡把一种观念、观点或认知,凌驾于生命之上的,必是邪恶!

  ——最重要的,是事件中患病的孩子。这个孩子一度很幸运,那么多的人关心她,爱护她,祝福她,祈求奇迹出现,让她健康起来,快乐起来。这种关注与祝福的持续,才是这个世界不可缺少的。失去这个,阴风惨惨的世界,再正确又有何留恋之处?

  ——这个世界是不公正的。相比于卖身救母未果的女大学生,相对于在摄影灯下拥抱嚎淘的白血病患者黄芳等女孩们,罗尔的女儿真的好幸运。由此我们知道,任何时候当我们自以为正义在手时,一定要告诫自己:生命至高无尚,余者不过尘埃。

  ——善未易明,理未易察,我们还不知道罗尔说把房子留给儿子的前因后果,网络时代,我们经历了太多的逆转反转,纵然是此事没有什么逆转可言,但你的愤怒或许已经超过了你的付出。罗尔的观念,可能真和我们许多人不一样。但给他机会,听他把话说完,听明白他为什么这样说,这是对自己和他人最起码的尊敬。

  ——要求于他人的行为表现,无丝毫暇疵,本是件离谱的事儿。人性不完美,你自己不完美,却强制于他人不符合人性的完美,这在很大程度上已接近于恶。一定要学会辨晰人性中的自然缺陷,与邪恶欲求二者的区别。前者只是缘于心中的恐惧,或是缘于智力之不足、思虑之不周。而后者,却是无视于生命的价值,以强制于对方完美的理由,置对方于绝望之地。

  ——聪明易,善良难。任何人都很容易的在他人身上挑出错来,以证明自己的聪明。但要做到善良,即要学会辨晰对方的错,究竟是缘于软弱天性,还是一种邪恶的欲求。还要学会让善良带点锋芒,万不可把懦弱曲解为善良,也不可把对生命价值的否定,视为所谓的正义在手。这其中度的把握,就是所谓的智慧。

  最后要说的是,不要让你心中的愤怒,压倒对生命的悲悯。11年前有卖身救母而未果的女大学生,有苦声呼救却无人听闻的黄芳,现在有罗尔,哪怕你再坚信自己的观点,又何必急于下结论贴标签?稍等一等,再看看,别让心里的强势冲动,构成你不希望的力量,别让事情的结果,走向与我们预期相反的方向。

  这个世界上,骗子真的有,正是对他们的蔑视,让我们走向爱,走向辨晰善与真诚的智慧,走向对人性天然缺陷的宽宥与释怀,知而不言,笑而不语,偕善而行,心底坦荡。爱你所爱的,不要伤害到你不希望的,此样的行思,岂不正是我们所追求的极美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