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雨,秋凉

翻开农历的日历,来到七月初七,故事因一个神话传说而起。

十字路口拐弯处,前行是绿灯,我的自行车随人流过了路口,却与右拐的一辆轿车狭路相逢。

下午,懒懒地躺在床上,听雨。

牛郎织女,隔河相望的瞬间,其实早已心意相连,无论相见亦或不见。传说中的神仙尚且如此,作为凡夫俗子的人呢,又当情何以堪?

在轿车面前,我自觉停下脚步,不与汽车相争,是明智的选择。

雨紧一拍,慢一拍,敲打着窗外的植被,钢筋栅栏,苍凉的,清悦的,金属质脆的,历历可数的。一阵一阵凉意,漫漶在呼吸间,皮肤上。

记忆的窗口透射出往昔的月光。曾经,一段宿缘清澈如水的流淌在世俗人间。就像生活,有许多种假设,假设当初,彼此陌路,错过的也许不光是时间,还有缘分的重量,肤浅,仅仅只停留在表面。誓言的约定,无需拿尺度来衡量。

轿车嘎的一声也停下,停在我面前。封闭的车窗摇下,露出一张陌生的脸,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他在车窗中对我微微一笑,灿烂明媚阳光,好似一缕春风,示意我先走。我也回报以浅浅的一笑,一抹阳光。

玻璃窗的一角,斜斜地悬着一面蛛网,残余的几只干瘪的虫尸捋着水汽,湿湿的,静静地流泻着生命远去的谜。一粒粒顽皮的雨滴,亮晶晶地,冰凉地悬着,用透明堵住一片时空的空隙。雨越来越大,不断滴下来,漫延在玻璃窗上。

一颗心的积淀,不是用三言两语就能说得清,那是三百六十多天的等待之后的欣喜与翘首仰望。至此,团圆便不再是镜中花,水中月。

那是一瞬间的微笑,一个陌生的微笑,却温暖了那个早晨。

窗外一脉铺展的葡萄藤,早先还泛着浅绿的藤蔓在雨中仓促间黝黑了。一些叶片一寸一寸把泛黄的心事蜷缩着。另一些把绿色的水珠小心地收集在掌心,抱着、捂着、坠着。那些老去的随着雨声矜持的,敛着人散后的寂寥归入大地,在大地上演奏着最后一曲叹息的旋律。

当时光的钟声敲响相聚的音符,一切还是如此静寂,那一刻,并没有想象般的山呼海啸。山盟海誓有时就是彼此安慰的一个措辞。

天空散去阴霾,明丽了白云。路两旁,微风拂柳,平和的绿色陪伴着行人。

过雨的空气,寂寥清冷。我的那些夏季里铿锵滚烫的心事也渐渐缓了,凉了。就像这雨滴,无论一路敲打多少物事,旋律多么激情饱满,融入地下总要淡去,散去。想想这些雨滴多像一个个休止符,无论起笔注入多少心力,收笔总要淡、缓,只有这样,乐句与乐句才能表达深深浅浅的情绪。

夜晚的虫鸣是否能接上喜鹊的节奏呢?不得而知。可以确信的是,银河的两端一定有两个痴痴的身影在久久的等候,为一刻的团聚,激动,欣喜,不知所措……

简简单单的微笑,干干净净的微笑,萌化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心与心的隔阂。

暮色听雨韵,禅心捧旧花。天渐渐向晚,读几页古诗词,心在雨声中也慢慢古典了,禅意了。还是这首蒋捷的《听雨》,少年听雨歌楼上,壮年听雨客舟中,而今听雨僧庐下。其实,这哪里是听雨,这是一生的悲欢离合的钟磬声。落花心事,凋零时光,孤独清姿;缘深缘浅,历经苦劫,缝合悲伤……听雨,所有微妙的物事都付诸于流水时光。“禅心已如沾泥絮,不随东风任意飞”,我也在流水时光中沉定心性,微微老去。

没有人能够打扰痴情的约定,只因这个世界原本就是有情有义,温暖、热爱一直都是人间传承的主旋律。

相由心生,微笑同心,那个微笑对人的年轻小伙子,心地一定善良、明净如水。佛性,讲求一个“善”字;平时所说的佛心,就是一颗平常心;平时所说的禅境,就是一个看淡的心境。一个微笑能让一颗心从容,一个微笑能将心放宽,一个微笑能消除争执。

可是,又不那么甘心,就这样心事微凉,就这样时光微老。想起不久前买的靛青色的丝巾,在这清秋的凉意里正派上用场。于是拿出来,正想换上一身素雅的墨色衣裙,打一把天蓝色的雨伞,踩着一地的清凉,出去在雨中风光风光,自我陶醉一下。孩子在旁边嚷嚷:妈妈,我饿了。

我本善良,奈何以无助结尾。有些事我谙熟于心,人生的轨迹处处充满未知和变数,可冥冥之中还是向往如水般的洁净与恩泽。淡淡的离愁,浅浅的相思,也终究是一道银河的光而已,稍纵即逝,白驹过隙。

心地善良天地宽。

是啊,中年人的雨声中,还没为年华逝去的伤口心惊动魄一下,一把烟火味把所有的伤口猛地缝合了。想起天凉了,要叮嘱年迈的父母别忘了添衣,落雨了,地滑,不要出去买菜了。于是在氤氲着水汽的恍惚间,还是那把旧雨伞,手里提回的是一大兜水淋淋的蔬菜。那雨声,便变成了一种扶老携幼的深沉的爱和责任。

遥望七月的星空,哪一颗才是属于自己的,我陷入莫名的忧郁,不为别的,只为心底突然划过的那一道愁绪。寥落的秋,蓦然就来到身边,带来一份清凉的心情。敏感的神经可以触摸到咚咚的心跳,顷刻,整个人就面红耳赤了。

心浮气躁太久,天空的霾越积越阴,遇到一个微笑,郁积在心头的阴霾,便云开雾散。给予别人一朵微笑,温暖苦闷的心,换来一片晴空。

紧张,换来了离别的船票,载着百无聊赖的心绪抵达失落的岸边。等待,便周而复始的重复着枫桥夜泊的故事。这一次,故事换了主人公,一个是离愁,一个是别绪。苍茫的江面如同苍远的夜空,依旧大而无望,大而无边。

微笑,这朵美丽的花,散发着迷人的芬芳。微笑,这首优雅的轻音乐,流露出每一个真诚的音符。

厮守在梦里,相聚在心间。未来,漫长的路仍在脚下延伸,无论如何,被遗弃的总是一些虚假的敷衍,真正的情谊是绵延不断的沉默,还有默默无闻的守望和祝福。

那一次定格的微笑,是一幅雅俗共赏的风景,含蓄又不失斯文,投射出包容的胸怀。

静赏古人的诗句“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桑蚕不作茧,尽夜长悬丝。”“星桥鹊驾,经年才见,想离情、别恨难穷。”……心中惆怅万千,总也抵不过一份温馨的默契。

微笑向暖,安之若素,心中若有桃花源,何处不是水云间?心若淡定从容,浮华自然消去,恰如一株深谷幽兰,宁静且散发深浅暗香。

人世间,永恒的东西有很多种,唯有真情最难能可贵。

许自己一个微笑,是给自己每一天最好的礼物。

若有缘,今生便静守不语,不言离弃,与过往无关,与风月无关。

当心生抱怨和委屈,世上还有那样多生动的笑容流淌在阳光下;当孩子的成绩不及格,妈妈的微笑包含着几许理解和鼓励;当我们遇上争吵,送上一个浅浅的微笑,化解积怨已久的情绪。

七夕,我想放下悲凉的情绪,携着诚挚的心意,漫游笔端,漫步心端。

微笑,那是太阳底下动人的暖,与招摇无关,只与静好的心态相连。

红尘之外,绽开一朵微笑,轻轻淡淡;回转一个身姿的优雅,便是醉了光阴。内心之中,守望一方蓝色的晴天,储蓄一泊宁静的恬淡,便是醉了心田。

轻风滑过肌肤,静守一份心灵的恬淡;相伴晨曦的每一缕温暖,面带微笑,留一径浅香。

清新淡雅相随心灵,为这岁月里的时光清浅,为途中的美丽相遇,为流年里的安暖,为生命里的那份厚重。

撑一把红伞,披一身清幽,就这样,从容行走在尘世间。心放空,一身静,聆听花开的美好,静听脚下的足音。

心暖,风雨自不寒,心若不离,爱亦不远。花开有声,风过草原,流年岁月,一抹微笑撑起沧海桑田,似这般静美的山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