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8

《黄宗英文集》亮相,大爱在心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腾讯·商报 华文好书”颁奖典礼于1月9日在北京隆重举行。

思南读书会现场,从左至右为曹可凡、阮丹青、赵丽宏、李辉、韦然

1月6日,由长篇小说选刊杂志社举办的首届“中国长篇小说年度金榜”召开终评活动,在对初选入围的十五部年度优秀长篇小说进行了为期半个多月的读者投票活动之后,最终决出五部年度金榜作品。

“华文好书”由腾讯网和中国出版传媒商报联合主办,为读者发现和推荐国内原创好书。关注此时此地的中国,记录中国人的精神流变。本届“华文好书”,在感谢和表彰为本土文化做出巨大贡献的作家和出版机构的同时,新增三类奖项:年度编辑奖,年度读书公众号奖,年度书店奖。上海译文出版社的赵武平以及浦睿文化的蔡蕾获得本届华文好书年度编辑奖。

壹 辞旧迎新在思南

当日的评选活动由《长篇小说选刊》杂志执行主编付秀莹主持,投票评议环节全程公开,活动由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何建明担任终评评委会主任,雷达、贺绍俊、白烨、梁鸿鹰、何向阳、黄宾堂、张英、付秀莹共同担任终评评委会评委。现场,评委们就入围作品展开了细致深入的讨论,并进行了投票。在参考读者投票的情况下,最终有五部作品金榜题名,分别是贾平凹《极花》、吕新《下弦月》、张炜《独药师》、格非《望春风》、赵兰振《夜长梦多》。

评委会给赵武平的推荐理由是:
《四世同堂》是老舍的最重要作品,但在市面上卖了几十年的《四世同堂》却不是完整版。作为职业编辑和翻译家的赵武平在美国哈佛大学图书馆,发现了老舍英文译者浦爱德翻译的《四世同堂》全稿,第三部《饥荒》未曾发表过的21章至36章的10万多字的结尾部分,并翻译成了中文版。至此,老舍残缺了70年的《四世同堂》有了完整版。

《黄宗英文集》四卷本得以问世,其实源自我发的一条微信。2015年11月19日,我到上海华东医院看望黄宗英,之后发出微信。其中说到,我想编选一套黄宗英文集,在她2016年生日之际推出。深圳海天出版社副总编辑于志斌兄看到微信,跟帖:“哪里出?我们先挂个号。”我们很快通话,当即敲定,交由海天出版社推出。

作为中国作家协会主办的全国唯一一家遴选优秀长篇佳作的权威刊物,这是长篇小说选刊杂志社首次举办的由专业评委参加、读者投票参与的年度小说评选活动,对于展现长篇小说创作实绩和风貌,引导、推动长篇小说创作潮流都有着重要意义。同时,本次年度金榜作品的评选活动,作为长篇小说杂志社已举办数届的长篇小说高峰论坛系列活动之一,继续秉持着对当代中国长篇小说创作现状的高度敏感与学术自觉的同时,进一步发挥了刊物在引领与推广长篇小说的创作、阅读方面的重要作用。

图片 4

黄宗英与深圳有缘。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她离开上海,前往深圳特区蛇口创办都乐文化公司,成立深圳的第一个独立书店“都乐书屋”。“都乐”二字缘于赵丹。1978年,赵丹到广西柳州都乐石洞壁画旅游,挥毫写下“天下都乐”四个大字。赵丹去世之后,黄宗英来到深圳“下海”,以此命名,可谓是对赵丹的最好纪念。可是,黄宗英毕竟是演员、作家,市场之事她一窍不通。一年之间,不断受骗,所找到的大量资金,却被人悄悄挪走。她心力交瘁,很快黯然离开深圳。尽管如此,至今,她仍被深圳人视为最初文化创业“吃螃蟹”的人之一。

为进一步扩大长篇小说的社会影响力,初评阶段,长篇小说选刊杂志社编辑部广泛征询各方意见,提出了十五部入围篇目,并在本刊微信公众号上进行推介,同时开启了微信读者投票通道;终评当天,主办方邀请中国作家网对活动进行了全程图文直播,并对雷达、贺绍俊、白烨等几位评委进行了现场专访并视频直播,评委们就本次金榜入围作品及最终上榜作品的整体状况进行了现场评点,并对2016年中国长篇小说创作现状进行了回顾和梳理。评委们指出,2016年是长篇小说创作的丰沛之年,现实主义创作在探索与反映时代的广度与深度、暧昧与复杂上,都交予了我们一份耐人寻味的答卷。

赵武平的获奖感言如下。

由深圳海天出版社来出版《黄宗英文集》,再好不过。经过一年的努力,文集终于在新年到来之际问世。文集分为4卷,分别为:《存之天下》,为亲人好友的往事特写;《小丫扛大旗》,为报告文学、电影剧本、诗歌、电视脚本等;《我公然老了》,为随笔合集,于日常琐忆中感悟人生;《纯爱》,为黄宗英与冯亦代黄昏恋的情书精选。

图片 5

感谢腾讯文化,感谢各位评委,对《四世同堂》完整译稿的发现,以及《饥荒》全书补译工作的肯定。我想,这个荣誉,应该不只是对个人一点简单努力的充分肯定,更是对老舍先生所代表的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精神的高度礼赞。

黄宗英总是不断地把惊奇放在人们面前。她是影星,但把耀眼的明星看得很淡,反而更看重文学创作。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她就以写作为主业了,从诗歌、剧本、报告文学到散文,她是成功地从演艺界转向文学界的代表人物。她的报告文学《小木屋》,她写赵丹、上官云珠等亲友的回忆文章,她的电视节目《望长城》、《小木屋》等,堪称力作。

作为此次活动精神的延续,《长篇小说选刊》杂志于2017年重磅推出了新栏目“长篇小说论坛”,特邀活跃于中国当代文坛的重量级评论家,就长篇小说的诸多问题展开精彩批评、争鸣和阐述。这是杂志自创刊以来,一直不余遗力地关注当代长篇小说的创作态势,服务作家、服务读者,为推动长篇小说创作发展承担一己之力的又一表现。

七十年多年前,老舍先生在重庆说过,《四世同堂》是他“从事抗战文艺的一个较大的纪念品”。实际上,他的这部伟大的文学作品,是伟大的抗日战争的一座丰碑,更是中华民族抵抗外敌侵略的伟大精神的象征。遗憾的是,半个多世纪以来,因为战争动乱,政权更迭,以及社会和文化动荡诸原因,这部巨著从来没有得到完整发表。这不止是中国现代文学的历史遗憾,更是中国自由知识分子的精神遗憾,衷心祈望这样的遗憾以后不再出现。

在许多同辈人眼里,黄宗英是一个聪颖过人的才女。在我眼里,她则更是一个对知识永远充满好奇的人。每次见到她,她总是在阅读。年过八十后,她每日仍在读书,在写日记。她告诉我,每天早上,她要听半个小时的英语教学广播。“我知道学不会了。但我把它作为生活的一部分。”这种执著与坚毅,令人感叹不已。

《长篇小说选刊》自创刊伊始,以茅盾文学奖的精神为办刊导向,每期转载三部长篇小说精品力作,同时配发作家创作谈和专家评论,
设有“新作推介”专栏,定期推出长篇小说刊载、出版、评论、研究的资讯综述。多年来,《长篇小说选刊》守护并见证着“长篇小说”这个“最能体现一个时代文学成就,也最能展示一个民族历史文化风貌的文体”在当代中国执着前行的步伐,以海纳百川的包容精神,以不持成见有选无类,关注一切文学地揭示人性、展现人生且厚重、大气、创新的作品为己任,披沙拣金,以纪录与展示时代生活的精神境况、为当代文学史造册立像的精神诉求,实现着我们服务时代、传承文化的文学理想。

《饥荒》原著的补译,以及完整的《四世同堂》的出版,应该不仅是一件有意义的文学事件,更应该是让新一代读者,真正接近老舍先生原作的开始。这也勉强可以说,是对老舍先生蒙冤五十周年,一点微薄的纪念。

一年时光如此飘过,完成《黄宗英文集》的编选与出版,圆了我的一个梦。辞旧迎新之际,我们愿意将它作为最好的新年礼物送给黄宗英。

2017年,中国长篇小说年度金榜将作为《长篇小说选刊》团结作家、评论家与读者的年度重要文学品牌继续举办,推出更多优秀的长篇文学类作品,为繁荣中国文学发展做出贡献。

图片 6

评委会名单

贰 “爱了值得爱的人”

评委会主任:

我在1978年2月走进复旦大学。在大学期间,购买的图书中,有一本赵丹的《地狱之门》留存至今。这本书,根据赵丹“文革”后所做的系列演讲整理而成。赵丹回忆演艺生涯,纵谈同辈表演艺术家的得失,阐述对艺术规律的理解,率性而谈,生动至极。他把从事电影艺术喻为跨进“地狱之门”,不敢半点懈怠,更有来自内心的敬畏。

何建明【中国作协副主席,作家】

没有想到,多年之后,结识了黄宗英。从她那里,我知道了赵丹的“文革”遭际和晚年故事。黄宗英把赵丹写于监狱的交代委托我加以整理,并同意我编选《赵丹自述》,交大象出版社出版。《赵丹自述》中,除了这些“文革”交代,还收录了《地狱之门》中的演讲。赵丹没有完成一部完整的回忆录,却以这种形式来集中呈现他的一生。

评 委:

我不止一次想请黄宗英谈赵丹的逆境生活,总感到有些残酷。她年老多病,提起这些往事,无疑对她是一种感情和心理的折磨。我们约了好多次,筹划了好几年,我还是迟迟下不了这个决心。最终,在她又一次重病之后,她对我说,她担心再不谈,自己有朝一日可能完全丧失敢于回忆的意志。这样,我们才就这一个话题进行长谈。

雷 达【中国小说学会会长,评论家】

回忆与赵丹在一起的日子,黄宗英对我这样说过:“我至今不悔的是爱了一个值得爱的人。我并不是称职的好妻子。朋友们说:一见宗英变贤妻良母时,准知道阿丹在外面又倒霉了——我们的婚姻,竟主要由无边的苦难支撑!”

贺绍俊【沈阳师范大学教授,评论家】

图片 7

白 烨【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会长,评论家】

叁 纯爱在心 缔造奇迹

梁鸿鹰【《文艺报》主编,评论家】

第一次见到黄宗英,是1993年她与冯亦代先生在北京结婚时。在此之前,与冯亦代熟悉的朋友们,都为他们两位的“黄昏恋”感到高兴。在迎娶黄宗英之前,冯亦代一直沉浸在兴奋之中。每次去看他,他都情不自禁地要谈到黄宗英。待确定下婚期,他又多次与我商量婚礼宴请之事。后来,受黄宗英委托,整理他们之间的情书时,我才发现,细心而兴奋的冯亦代,早在信中就向黄宗英通报了他的京城朋友的情况:

何向阳【中国作协创研部主任,评论家】

以后来了两个客。第一位是《人民日报》的李辉,他是《萧乾传》的作者,我的忘年交。他看见我书柜里放着你照片,便问你的近况,我骄傲地告诉他关于你我的姻缘,他大表赞同。这样在北京就有宗江夫妇和李辉夫妇及凤姐夫妇(凤子沙博理夫妇——引者注)知道了,当然以后会有更多的人。奇怪,赞同,祝福。当然还有你二嫂和赵青一家,以及董乐山。(一九九三年六月二十一日)

黄宾堂【作家出版社总编辑,编辑家】

他们的婚礼安排在三味书屋举行,参加者达一百余人,一时成为京城文化界盛事。

张 英【腾讯文化总监,资深媒体人】

老人们的再婚曾有失败的先例,但黄宗英与冯亦代建立于纯爱基础上的黄昏恋,却以《纯爱》一书,留下了佳话。现在看来,黄宗英与冯亦代的黄昏之恋的确是难得的和谐和圆满。难以想象,如果没有黄宗英的细心照料和精神支撑,冯亦代能否从一次又一次的重病中挺过来?如果细细读《纯爱》,就不难发现,正是她的聪颖、好学,孕育了两个老人美丽的黄昏恋。鸿雁传书,演绎出的是一场动人的、纯真而炽烈的爱情。

付秀莹【《长篇小说选刊》执行主编,作家】

冯亦代1996年脑血栓中风,一度失语,记忆也严重衰减。一天,我去病房探望,正遇医生来检查。黄宗英问冯亦代哪年出生,他把“1915”错成“1951”,大家笑着说:“你这么年轻呀!”再问你哪年打成右派,他却脱口而出“1957”,这颇让人感叹不已。从那时起,帮助冯亦代恢复说话和写字,是黄宗英的主要任务。“我演员出生,还不会教二哥发声?”七十几岁了,她执意搬到病房,用毛笔把拼音字母抄在大纸上,让冯亦代每天从最基本的发音开始练。她让我买来写字板和粗笔,让冯亦代练习写字,从笔画开始。“难我不倒”——她用毛笔写得大大的四个字,挂在他面前。冯亦代坐在轮椅上,呆滞地看着大字,黄宗英扶着他的手,一笔一笔上下左右写着。写累了,又小孩一样开始咿呀学语。她“啊”一声,他也“啊”一声;她“呀”一声,他也“呀”一声。这一幕,让人感动也心酸。

初评入围十五部作品

两个月后,冯亦代挺过了那一次大病,恢复说话和写字。再过几个月,居然还写出了新的情书,写出了书评和散文。朋友们都说这是奇迹。但很少有人知道,这奇迹的身后,站着的是黄宗英。

(以出版时间为序)

2004年6月,黄宗英前往上海治病,我陪她到医院探望冯亦代。冯亦代已经住院一年多,多次报病危又多次挺过,但生命显然已慢慢走向终点。冯亦代躺在病床上,眼睛瞪得很大,但已认不出来者何人。她似乎预感到这将是最后的见面。她紧紧握着他的手,默默地握着,好久,好久。半年多之后,冯亦代于2005年2月元宵节那天告别人世。11天后,黄宗英在上海的病房里,给远去的冯亦代又写了一封信,向二哥报告他们的情书即将结集出版的消息,写得凄婉而动人:

王安忆《匿名》(人民文学出版社2016年1月出版)

亦代二哥亲爱的:

张翎《流年物语》(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2016年3月出版)

你自二月二十三日永别了纷扰的尘世已经十一天,想来你已经完全清醒过来了。你是否依然眷顾着我是怎么生活着吗?今天是惊蛰,毫无意外地惊了我。我重新要求自己回到正常生活……亲爱的,我们将在印刷机、装订机、封包机里,在爱我们的读者群中、亲友们面前紧紧地拥抱在一起了。你高兴吗?吻你。

贾平凹 《极花》(人民文学出版社2016年4月出版)

愈加爱你的小妹

张炜《独药师》(人民文学出版社2016年5月出版)

2005年3月5日

叶广芩《去年天气旧亭台》(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2016年5月出版)

她说,这是最后一次给他写信。我为这封信起了个标题:《写给天上的二哥》,将之作为《纯爱》的代序。

赵兰振《夜长梦多》(作家出版社2016年6月出版 )

图片 8

格非《望春风》(译林出版社2016年6月出版 )

黄宗英与冯亦代

刘继明《人境》(作家出版社2016年7月出版 )

肆 生命列车 一路前行

方方《软埋》(人民文学出版社2016年8月出版)

一晃十年过去,黄宗英一直住在医院治疗。她所爱过的、熟悉的人,一个接一个离她而去,她所钟爱的写作,也难以再如从前那样全身心投入。

张悦然《茧》(人民文学出版社2016年8月出版)

八十多岁时的黄宗英,住院期间,每天在背诗词——就像前些年在北京学英语、学中药一样。她还坚持写日记,写长短不一的随笔,并把这些短文命名为“百衲衣”,在《新民晚报》夜光杯副刊上发表。对于她,阅读与写作是永远的爱,永远的伴侣。

陈河《甲骨时光》(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2016年8月出版)

从舞台、银幕走到文学领域的她,其实一直生活在为自己设计好的场景中。这是想象与现实交织一起的世界。回忆与梦想,务实与浪漫,沉思与激情,无法严格而清晰地予以分别。它们早已构成了她生命的全部内容。悠悠一生,如同一幕又一幕的戏剧。她是编剧,是导演,也是演员。生活其中,陶醉其中,感悟其中。

王承志《同和里》(上海文艺出版社2016年8月出版)

如今,九十二岁的黄宗英,生命列车仍将沿着这样的轨迹一直前行。

张忌《出家》(中信出版社2016年9月出版)

北村《安慰书》(花城出版社2016年10月出版)

吕新《下弦月》(花城出版社2016年11月出版)

网络投票人气榜单

(以两次微信投票累计票数由高到低为序)

  1. 王承志《同和里》

  2. 吕新《下弦月》

  3. 北村《安慰书》

  4. 张忌《出家》

  5. 张炜《独药师》

  6. 刘继明《人境》

  7. 赵兰振《夜长梦多》

  8. 张翎《流年物语》

  9. 贾平凹《极花》

  10. 王安忆《匿名》

  11. 方方《软埋》

  12. 格非《望春风》

  13. 叶广芩《去年天气旧亭台》

  14. 张悦然《茧》

  15. 陈河《甲骨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