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巩集: ●卷二十六·制诰拟词十六首、诏四首、策三首

  【知州制】

【与丁学士〈宝臣,字元珍〉五通】

  地图和此时此地的生活
  
  很多人的房间墙壁上挂着两张大地图,一张世界地图,一张中国地图。很多人去到一个陌生的城市,都会买一张当地的地图留作纪念。地图代表了一个人的内心所能抵达的世界。
  
  大多数时候,很多人都安于此时此地的生活。他们成长、恋爱、工作、交友、结婚、生子。但这不等于他们满足于这种生活。因为地图泄露了他们的真实想法——无人拒绝远足,无人拒绝体验不同环境的风情万种,因为他们听到和读到别人的游记、陌生世界的资讯时是那么地神往。
  
  桂林和时间
  
  桂林山水甲天下——小学语文课本里的一句话,牵动了一代代中国人的远足之心。“我想去桂林”,这种想法的真实内涵是,我想去远足,去包括桂林在内的所有好地方。
  
  然而还是有许多国人从未去过桂林。因为“当我有时间的时候我却没有钱,当我有了钱的时候却发现没时间”。
  
  金钱和时间,这两个远足必备的要素,只在“时间就是金钱”这句话里统一过,除此之外它俩一直南辕北辙,不能兼顾,折磨着一颗颗渴望远足的心。
  
  西藏和灵魂
  
  人人都说西藏与灵魂有关,我倒觉得西藏与辞职有关。有人为了去西藏而辞职,有人从西藏回来之后大彻大悟般地辞了职。
  
  西藏的好处体现的正是远足的妙处。首先,交通不便,进藏不易,费用不菲,对身体素质有要求,西藏与都市生活形态差异大,这些都构成远足的稀缺性价值;其次,藏人在虔诚信仰里生活的景象,容易成为远足者日常生活中罕有的精神资源,使其对自我生活状态和精神状态进行反思;充满玄机和灿烂色彩的藏文化,进一步充实着远足者的行囊和谈资,并成为文化营养。回来之后,他们爱上西藏,或爱上远足。
  
  当然,也不能排除是高原缺氧反应作怪。
  
  马尔代夫和浪漫
  
  香港肥皂剧里,女主角问男主角:你真的会带我去马尔代夫吗?男主角肯定地回答之后,女主角幸福地依偎在这位马尔代夫代言人的胸前。
  
  以前是海南三亚,后来是厦门鼓浪屿,再后来是越南西贡,现在是马尔代夫—这些名字代表一种浪漫的远足。爱情在这场远足中是越走越疏远,还是越走越坚贞,许多情侣乐于接受考验。
  
  说走就走与文化苦旅   
  台湾作家吴淡如从19岁第一次远足,至今踏遍五大洲,她的电脑桌前还贴着未完成的梦想:一、到印度的普那社区上心灵大学;二、到阿拉斯加看北极光;三、到永昼的南极享受白茫茫一片真干净;四、爬澳洲的爱尔斯岩;五、开着帆船再去大堡礁潜水;六、到西萨摩亚群岛拜访金银岛作者的长眠之地;七、到北非过一个月的游牧民族生活;八、住遍世界最豪华的旅馆;九、到亚马孙河看象鱼;十、到巴厘岛的乌布养老。
  
  她说:“始终相信,说走就走,是人生中最华美的奢侈,也是最光灿的自由。”
  
  自助旅行者纷纷上路,他们之中可能一个也写不出《文化苦旅》,但他们可以仅仅因远足而满足。他们的旅行文学不是用文字写的,而是用心体味的。
  
  远方与远足
  
  花几千元可以横跨半球、花几元钱可以万里传音、点一下鼠标可以与天下交,还有远方吗?没有。远方只在于人心之隔,而无地理之堑了。远足中我们所谓的冒险,其实没有太大的生死之碍,不过是想令自己的心跳更快、肌肉绷得更紧、比日常生活具有更多想象力;所谓的跋涉,不过是想令自己的眼界更开阔、经历更曲折、记忆更丰富。甚至,当你走得越远,那最初的起点反而恰似你的远方。你走得越远,反而离自己的心越近。所以人们才有可能思念并重新爱上原本抱怨的生活。
  
  远足去吧,去到比远方更远的地方,找回自己。(文/何树青)

  昔先王之法,导民以德,齐之以礼,而有耻且格。后世不及。然破觚以为圆,斫雕以为朴,禁罔疏阔,而吏治蒸蒸,不至于奸,犹为近古。朕甚慕之。今能与吾共成此理者,其唯循良之吏乎!以尔为能,与在兹选,使刑罚清而风俗美。尔能善于其职,则明考察而公赏劝,朕岂贰于必行。其尚自强,方观尔效。

  △一〈皇趟哪辍

  【知河阳制】

  某启,自闻南方寇梗,思欲附问凶祸。闲居难求的便,虽在哀殒,翘想之心不可道也。元珍学行优深,才当远用。遘此不幸,古人多然,在处之有道尔。古之君子之所以异于常人者,能安常人之所不能安也。所恨某居此际,不能奔走耳。某衰病,无复生理。今秋欲扶护归乡,恐趁葬期不及,则且权厝乡寺,俟他年耳。忽偶黄莘先辈过,云贤兄在舒州,因得附此。草草不能尽鄙怀,当续驰讯也。秋热,宽中自爱。某再拜。

  盟津冀豫之域,背河向洛。成皋之间,天下之重地也。山川之固,为国屏翰。分土而治,非文武之特,曷可以当选授哉?某以材进拔,阅试已孚。俾仍近班,往祗厥服。有生齿之众,属尔抚和;有连营之师,待尔绥辑。尚茂循良之效,庶宽西顾之忧。

  △二〈嘉趟哪辍

  【知军制】

  元珍淹屈于外,交游所宜出力,既默无所为,而至于书问亦不能时致其勤,其为惭罪,不待言矣。某自蒙恩归院,虽稍清闲,而忽忽度日,公私无所益,此处京师者汩汩之常态也。幸非甚愚,颇知脱此而远去,然事有不得遂去者,古人所谓不如意十常八九者,殆此类也。今岁廷试,得人之盛,中外共庆,况在佳婿,此岂非久滞中一可喜事哉。今因胡推官行,谨奉状。相次陆君行,当别布恳。

  开建城壁,本以辑治军旅。今四方既平,而假守之臣,实任民事,列于有土之官,矧朔北并边,寄属尤慎。尔以选择,往祗朕命。夫能宣布恩威,以拊循吾人,而怀附异俗,则为善于其职。尚思尔守,无替训辞。

  △三〈嘉趟哪辍

  【通判制】

  某向在府中,困於烦冗,久不奉状,徒用瞻思,专人遽来,特辱嘉问,承涉夏已来体气清福,深所欣慰。元珍才行并高,而困蹇如此,吾徒之责也。某昨被烦使,初不敢辞。然几案之才,素非所长,加以早衰多病,筋力不支,屡自陈乞,蒙恩得解去,实出天幸。然请外之志,尚未获素心,又以残史终篇有期,夏秋之交,可决南去。相见未涯,千万鄙怀临纸不能悉布。惟慎重自爱,以顺休复。

  州有治中,以嘀其长纪纲众务旧矣。今列城之守,皆有贰焉,盖亦其任也。尔以考择,往祗厥叙。尚思称职,以报朕恩。

  △四

  【罢馆职加官制】

  元珍屈处冗务,士夫所欢,清议尚存,自当奋滞!惟通塞有时,少须之耳。某碌碌於此,为庸人出处之计,前以屡陈矣。

  夫为官择人,处其名者必任其事。而儒馆之设,有位号而无分职,使学士大夫将何以效其实欤?是用命尔进阶一等,而罢其虚称。其有异能,朕将明试以功,庶尔之材得施于用,以成朕招俊隆⒖凳位之意焉。其尚懋哉。

  △五

  【赏功制一】

  冗务诚非贤者所处,然屈申之际,又非贤者不能安也。凡在交旧,莫不以此为虑,而未知所以为之奈何。自古贤达之士,固尝有所屈申,其所以处之者,乃其平生所学者耳。足下所存远大,故知必能及此,敢道之。

  王师西讨,尔能奋力行阵,斩献首馘。稽诸赏典,宜进官荣。尔尚勉哉,益图来效。

  【答郭刑部〈辅〉一通】

  【赏功制二】

  某启。方欲因儿子行奉状,递中忽辱书,可量欣慰。兼审春寒,动履清胜。承谕以嵩少之游,岂胜硐邸4死殖N山人处士得之。衣冠仕宦,比其汲汲得如其志,不老则病矣,虽有登临之兴,勉强而为之,已不胜其劳也。若神完气锐,惟意所适,如公之乐者,百无一二人也。如某者,目固不能远望,足亦不任登高矣。可叹可叹。相见未涯,向暖,加爱。

  擐甲执兵,人之重任。赏信而速,所以劝功。尔爰整我师,徂征西土。大歼丑类,来献厥俘。图尔之劳,进阶一等。尚思奋励,以伫异恩。

  【与朱职方〈处约〉一通〈嘉涛迥辍怠

  【团练使驸马都尉制】

  某启。久不奉状。夏热,公外窃惟体履休胜。陈铣寺丞,佳士也,曾在滁州同官。今其南归,愿拜识,幸希留念也。属《唐史》终篇,忙迫作书,不谨备,恕之。方暑,慎爱。

  大长公主,吾姑也。位号礼服,褒崇光大,国有彝章,盖其下嫁,必得勋阀之门,良能之士,然后可以成先帝爱育之仁,而称朕隆崇之谊。某贵旧家子,内外行完,是用选见于庭,命之进尚。团兵重任,ヘ马美名,兼而授之,盖稽故事。夫恭俭靖慎,可以保令问而绥宠禄。兹惟朕训,汝尚勉哉。

  【与蔡省副三通】

  【磨勘转官制一】

  △一

  吏之在其位者,积岁月之勤,应有司之格,必有甄进,以明劝奖,此国家之典也。今序尔之劳,迁位一等。往思祗服,以称朕恩。

  某顿首。公私匆匆,久阙致诚。辱教字,承已登舟,遂不复一得叙别,可胜瞻恋。短景,日暮还家,客已盈室,寝食殆废,习以为常。以此久不奉问,惭罪惭罪。汝阴,君子久处,疾少间,当来归。未见,惟宽中自爱,审用药饵。不尽区区。

  【磨勘转官制二】

  △二〈嘉淘年〉

  朕谨名分,正官守,以董齐百工。至其有试用之劳,无践履之玷,则皆稽其岁月,法有甄进,所以使吾勤事之吏知所劝也。今有司比尔之课,应于迁格,宜升阶品,以允新书。其服朕恩,往思来效。

  某启。昨日无以为礼,深用惭樱宿来动履想佳。然中席遽起,遂不可留。变此新例,他时东斋之会,敢不遵用故事也。适得冲卿简,言原父已送诗云。某殊未有一句,欲借一拭目,以发衰钝。三日,欲去出城送冲卿,能往否?此不敢强。闲及之。

  【军功制一】

  △三〈嘉獭跄辍

  惟羌稔恶,世盗西疆,理将殄除。内自生变,致天之伐,非朕敢私。尔躬提偏师,摧陷丑类。震动河外,宣明国威。破竹之功,成在旦夕。赏不逾月,朕尚迟之。用迁尔官,以励众士。能歼大憝,当有异恩。

  〉某启。昨日知与冲卿赏月,必有余乐。某亦邀同辈二三人,淡坐不饮,殊亦鲜欢。但饮冷过多,又病,真不能追逐少年矣。前时乌丝阑,辄留欲书,其后尚未有暇。适因寻书,别得少佳者,且纳上,聊资挥洒。章望之长言,试为一阕。后日方得奉见,谨此咨布。

  【军功制二】

  【与王发运〈鼎,字宝臣〉二通】

  河外之地,我之旧服。羌能靖纵,则以畀之。今其将亡,自相戕害。爰命讨伐,盖将天威。某沉勇有谋,提兵以出,献俘斩馘,屡奏厥功。擢进使名,以招信赏。能歼首恶,尚有异恩。

  △一〈嘉潭年〉

  【军功制三】

  某启。中春尝辱惠问。不审涉夏暑毒,体气如何?某自出贡院,为群士喧诟。寻而入夏,京师旱疫,家人类染时气。区区中复有病患忧煎,以此久不附状。宝臣治漕南方,虽久淹于外,然振纲革弊,公私所赖者不细,比于碌碌于此无所云补者,所得多矣。某再请洪井未得,屡罄所怀,期于必得也。未相见间,惟为时自重。谨于递中奉此。不宣。某再拜。

  朕惟羌之猖狂,内相贼杀,致天之伐,爰命六师,止除罪人,复吾故地而已。尔握兵而出,屡以捷闻。盖夫军赏之行速则众劝,是用选尔之秩,以激士心。尚有不次之恩,以待凯还之喜。

  △二〈嘉潭年〉

  【新及第授官制】

  某启。衰病无危难久于此,加以私计,日思南去。未可得者无他,近时内、外制请便,例不得从尔,奈何奈何。自之翰有事,故人零落,所存者几?更复何心追后生于纷华?某将入贡院时,之翰疾已甚,比出,遂不见。遽失斯人,为恨何胜!与同年相知尤甚,遂及之,愁人愁人。中间承惠金樱煎,近方开而服之,其制尤精,多荷。中年衰病太甚,世情已去,但犹借药力,且扶旦夕尔。遽中不子细。

  朕立学以养天下之材,设科以进其造秀之士。其于教导推择,欲成美俗于四方,得群能于庶位者,可谓尽其意矣。尔以经行文学,选自朕躬。命以一官,将观汝效。往祗厥叙,思称朕恩。

  【与马运判〈遵〉一通〈皇潭年〉】

  【责将制】

  某启。久别,欣此瞻候。阴寒,道中尊候休胜。河役动众疲民,利害ム公处置之耳。他俟握手,不能具述。因人走此。不宣。某再拜运判里行执事。〈十二月七日。〉

  汝始以微功进。朕不次用汝,而属之守边。乃冒吾法,出蛮夷之中,发人采金。无出入之籍,有侵盗之形。朕惟不欲数使远人,烦于追逮系狱也,宁失汝罪,不究穷之。

  【答韩钦圣〈宗彦〉二通】

  【堂后官转官制】

  △一〈嘉潭年〉

  吾调兵于外,而号令节制之由中出者,汝以宰属,与于治文书,赴期会,能办吾事,进秩一等,以奖尔劳。尚思恪勤,无坠厥守。

  某启。昨使舟行日,不及攀别,深以为恨。人至,辱书,伏承署事以来,当此祈寒,体况清福,实以为慰也。外补之乐,得之有素。伏读佳作,益以起予。无用之质,衰病飒然,造物者畏浮议以见縻,奈何奈何。岁晚,以时自重。人还,谨奉此为谢。不宣。某再拜钦圣提刑学士。〈十一月二日。〉

  【劝学诏】

  辱宠惠佳篇,钦诵不已。旦夕和得,递中附上。新甘奇味,珍荷也珍荷也。部头事艺稍进,得贤者齿问,更增勉励也。呵呵。刘守到,必还使司,当复清谈也。尝说襄阳山水,一经真赏,果如鄙言否?

  朕惟先王兴庠序以风四方,所以使学士大夫明其心也。夫心无蔽,故施之于己,则身治而家齐;推之于人,则官修而政举。其流及远,则化民成俗,常必由之。古之所以长人材、厚人伦者,本是而已。朕甚慕之,故设学校,重学官之选,而厚其禄。凡欲以诱诲学者,庶几于古也。而在位者无任职之心,承业者无慕善之志。至于师生相冒,挟赂为奸,へ讼嚣然,骇于众听,而况欲倡率训导,洽于礼义;磨砻陶冶,积于人心。使方闻修洁之士,充于朝廷;孝悌忠笃之风,行于乡邑,其可得乎?朕甚悯焉。故更制博士,而讲求所以训厉之方。定著于令,以为学制。予乐育天下之材,而庶几先王之治者,可谓至矣。自今有敦行谊、谨名节、肃政教、出入无悖、明于经术者,有司其以次升之,使闻于朕,将考择而用之,以劝于尔众士。有偷懦怠惰,不循于教,学不通明者,博士吾所属也。其申之以诱导,使其能有易于志,而卒归于善,固吾之所受也,予既明立学之教,具为科条,其于学者,有奖进退黜之格,以昭劝戒。至于学官,其能明于教率,而详于考察,有得人之称,则待以信赏。若训授无方,而取舍失实,亦将论其罚焉。明以告尔,朕言不欺。尚其懋哉,无诒尔悔。

  △二〈嘉趟哪辍

  【劝农诏】

  某启。专人辱书,承此初暑体履清胜,实慰瞻勤。前在府中,尝辱惠问,牵以俗冗,不时布款。昨以衰病屡自乞,蒙恩俾解烦剧。虽江西前请未获素心,而疲惫计不能久,粗得休息,亦不胜其幸。方得复从诸公之游,而子华遽迁执宪,然命出,中外称惬。某既得闲适,遂且盘桓,过夏,秋冬当遂前请。相见未涯,但闻风采,行被严召。未间,暑热,以时自爱。因人还,谨此为谢。

  夫农,衣食之所由出也。生民之业,莫重焉。一夫之力,所耕百亩,养生送死,与夫出赋税、给公上者,皆取具焉。不幸水旱螟蚧踔灾,往往而有,可谓劳且艰矣。从政者知其如此,故不违其时,不夺其力以使之,明时之因析以授之,差地之叟瘠以处之。春省耕、秋省敛以助之。《诗》曰:“饣盍彼南亩,田吨料病!毖陨纤以劳之也。又曰:“骏发尔私,终三十里。”言上所以劝之也。其奖励成就之者如此。朕自承天序,内重司农之官,外遣劭农之使。为之弛力役,均地征,修水利。或一雨愆期,则忧见于色;或一谷不成,则为加恻怛。有复除之科,有赈恤之令。夙夜孜孜,焦心劳思者,凡以为农也。今耕者众矣,而尚有未勉;垦田广矣,而尚有未辟。岂拊循劝率有所未备与?抑吏怠而忽,不能宣究与?有司其于农桑之务,益思所以除害兴利。诏令已具者,无或壅阏;所未尽者,勿惮以闻。要使缘南亩之民,举欣欣然,乐职安业,洽于富足,称朕意焉。

  【答李学士一通〈嘉贪四辍怠

  【正长各举属官诏】

  某启。自遭罹国恤,哀摧殆无以生。伏惟感慕攀号,何以堪处。伏承远赐存慰,岂胜感咽。孤拙遭遇,昔与安道皆奉清光。今兹衰晚,才薄责重,未知死所,何以论报!向秋,更冀以时加爱。

  盖闻尧之治曰百姓昭明,舜之治曰四门穆穆。然则当是之时,在位皆君子,其是非不惑可知也。故尧欲厘百工,舜欲熙帝载,求可任者,皆访诸四岳。因四岳以命禹,又因禹以命稷、契、皋陶,因群臣之佥曰以命垂、益、伯夷,因伯夷以命夔、龙,其审官用贤,不自任其聪明,而稽之于众如此。然存于《书》,二帝所命者,义和、九官、十二牧,皆官之正长也。至于属官,则未有二帝尝命之者。其遗法之可考,则周穆王命伯ぁ为太仆正,戒之曰:“慎简乃僚,无以巧言令色,便辟侧媚,其惟吉士。”则自择其官之属者,官之正长之事,此先王之成法也。

  【与王学士一通】

  汉魏以来,公府郡国亦皆自辟其属,而唐陆贽请使台省长官自择僚属。盖上下之体相承如此,以周天下之务,此古今之通理也。

  某顿首。京师区区,自朝及夕,无益于公私。而思接贤者之论,亦不时得。近两辱见顾,皆不获迎候,岂胜为恨。寒阴,不审气体何似?旦夕当卜至门。未间,先此为谢,冀有以亮之而已。

  今朕董正治官,始自三省。至于百工,皆正其名。夫使在位皆君子,而是非不惑,此朕素所以厉士大夫也。故凡官之长贰,朕既考择而任之。尚书政本也,自郎已下用吏甚众,其令仆射、左右丞、尚书、侍郎,各于其所部员有未备,皆举二人以闻,朕将择而用之。其未用者,亦识其名以待用。朕稽于古以正百官,稽于众以求天下之士,其勤可谓至矣。惟官之长贰之臣,皆朕所属以共成天下之治。其尚体朕意。所举惟公,以应朕之求;所陈惟实,以严朕之诏。其得材失士,有司其各以等差,具为赏罚之格,朕将举而行之。赏吾不吝,罚亦无舍。非独搜扬幽滞,庶几为官得人。亦将以观吾大臣之能,使朕得与众士大夫合志同心,以进天下之材。作则垂法,行之于今,以诒后世。追于先王之成宪,无令唐虞有周专美于古,不其美欤!咨尔庶位,其谕朕意〈一作怀〉。

  【答张学士四通〈嘉棠昙洹怠

  【赐高丽诏】

  △一

  盖闻昔在夏后,分天下为五服。地有远近,故治有详略。而声教之盛,东渐于海。朕甚慕之。顾德不明,何以逮此。而尔东国之君,款诚内附,数遣使者,乘不测之川,献其方贡。惟尔之义,朕实宠嘉。宜有异恩,以称勤恪。而尔比缘养疴,以医为请。眷然东顾,朕预忧之。是用择遣方技之官,具舟以往。尔惠彼一方,神明相祚。药剂所补,以时康宁。达于予闻,欣庆方属,而遽驰僚从,来致谢章。览以慰怀,奖叹良厚。尔自乃祖以来,保卤送粒其尚颐精神,强饮食,格于眉寿,以均福于有众。使尔有世济其美之功,而朕预声教及远之休。其始自今,永孚于好。

  某启。中间辱惠书,未遑修答。又辱惠书,意爱勤勤,重增感愧。某以尝患两手中指挛搐,为医者俾服四生丸,手指虽不搐,而药毒为孽,攻注颐颔间结核,咽喉肿塞,盛暑中殆不聊生,近方销释。衰朽百病交攻,难堪久处兹地,渐欲谋为退缩,得免罪戾。以疾为名而去,犹是幸人。使骑巡历,何时一过都下,少遂握手。未间,以时自爱。仲仪丧子,应滞行期。许事犹烦余暇。冲卿恐犹未归,未及作书,为恳。

  【拟代廷试进士策问三首·策问一】

  △二

  朕有志于卑汉唐之治,而欲比迹于唐虞三代之盛。故于书无所不学,而通其意;于天下之事无所不讲,而极其本末。于人之材,长养成就之者甚厚,求而用之者甚至;于民之务,忧勤思念者甚详,抚而绥之者甚力。患风俗之敝也,正己以先百姓,而明于教示;患政理之陋也,稽古以定制度,而谨于持循。欲斥大疆土也,劳于经武;欲怀附夷狄也,广于推恩。人之所欲者不敢违,人之所恶者不敢强;赏不敢以喜而滥,刑不敢以怒而淫。群臣之进对者,夕请而朝见之;四方之奏事者,旦入而暮报之。未尝有声色之娱,未尝有畋游之好。不营宫室,不崇苑囿。衣服饮食,取具而已。兢兢业业,不敢暇逸,日慎一日,十有六年于兹矣。

  某启。区区久不驰问,岂胜瞻勤。暑毒,窃惟体履清福。兼承权留务,都邑孔道,谅少劳神。中间尝辱惠问,不时修报,亦可知其冗率也。惭感惭感。某《唐史》终篇,遂当复寻江西之请,衰病无堪,为归老之谋尔。未由握手,莫罄鄙怀。惟冀为时自爱,以副企咏。

  惟先圣王之烈,虽自视然,察其用心,如朕者亦可以无憾矣。然古之大有为之君,必有大效于天下,至于小能小善,亦各有小补焉。奚独至于朕也,意弥笃而功未见于人,行弥励而德未见于世。岂所谓是者非欤?所谓能者否欤?抑所行者为可止欤?所舍者为可用欤?将在位者奉承法令,苟为空文而不务究宣朕意欤?意者今去古远,先王之政不可以复欤?凡朕之所为由前者,其失安在?宜于今者,先后施设,其要如何?唐虞三代之所以成功德者,孰近于今,可推而行之?汉唐之卑者,孰存于今,可革而去之?其悉心以对,朕将自择。

  △三

  【拟代廷试进士策问三首·策问二】

  某启。前日专诣舟次,值不在,略见贤郎。比欲旦夕再祗候,而大雨连绵,无由出门,兼恐已行。忽辱手教,乃知即今方行。不获面别,惟以时自爱,瞻企何已。东南应亦有所欲,但仓卒不暇,续当有信咨烦也。蒋同年千万为申意,近得书,亦当作书也。南郡近有书去矣。人立待,草草。

  夫有《二南》之化,则有《羔羊》之大夫,《兔鳌分士,《汉广》之女。其成人之材,则见于《思齐》;其成物之性,则见于《行苇》。盖王者之治,由近及远,其效如此,何其风俗美而流泽深也。今朕躬礼义以先天下,恐其未喻也,崇庠序以导之,縻〈一作靡〉爵赏以劝之。患其未从也,以政率之,以威董之,可谓尽心矣。然朝廷之臣,未能有素丝之节,正直之行;中林之士,未能有慎独之心;女子之谊,未能有翘翘之绝。况于有德有造,成人之材,牛羊勿践,遂物之性,可望其仿佛乎?朕于士民,惫精刻〈一作克〉意,以待其善,而天下靡靡,便文苟偷而已,何其习之难变也。

  △四

  夫先王之教,其本岂易于身先之?其具岂易于崇庠序、縻爵赏、修政刑以将之?与今之所务者同也。然以今方古,违从之效异,何也?岂今之所知者不明,所尚者不审欤?抑人散久矣,不可以复化欤?子大夫待问于廷,其以经对。

  某启。衰病无堪,叨窃过分。方深愧惧,遽辱诲存。兼承惠寄佳篇,岂胜珍诵。湖园野趣,近郡所无,梦寐在焉,何尝忘也。若得偶逃罪责,归老其间,遂养慵拙,何胜幸也。岁晚寒凛,款言未期,惟冀以时自重。

  【拟代廷试进士策问三首·策问三】

  【答陆学士〈经,字子履〉三通】

  朕获承祖考,惧德不明,故小大之事,躬亲省决,以夜继日,不敢自暇,而政未加善;侧身践行,兢兢业业,不敢自逸,为天下先,而俗未加厚;崇庠序之化,信赏罚之法,以开导,而士未加励;悯农惠商,补其乏阙,除其疾苦,以劝助,而民未加富。砺器械,教士卒,所以经营之者甚具,而武事未立也;定制度,正官号,所以弥纶之者至备,而文治未洽也。至于百工未昭,彝伦未叙,四民未尽得其职,万物未尽遂其性。中国之势,或诎于夷狄;九州之地,未一于旧服。是一皆戾古。岂朕之不敏,所知者非其要,所由者失其统欤?抑群臣之在事者不称其任,不能辅朕欤?将乖缪之习久,更革损益之始,其功难见欤?朕之待物者,未尝不以诚,而下之应上者,皆文具而已,是何故也?意朕之所为,与古之所以致治者无异,而其效之不同,何也?二帝、三王、秦汉以来,迄于唐及五代,虽功德有间,然其所以治且昌,与夫所以衰乱失之者,其迹可考,其原必有在。方其治且昌也,所由之路,末本先后,其一致欤?抑有殊也?其衰乱失之也,浸渐积累,所以致之,一揆而已耶?抑不然也?知古今,明治乱,子大夫之职也。其具著于篇,朕将亲览。

  △一〈至和二年〉

  某启。使北往返六千里,早衰多病,不胜其劳。使者辈往,凡七八,独疲劣者尤觉其苦也。还家,人事日益区区,浮生何处得少休息。承子履在洛甚安,又知来郑书碑,咫尺莫得奉见。独见胜之,备知动止。辱书,益用为慰。渐暄,珍爱。人还,谨此。

  △二〈熙宁四年〉

  某启。久阙奉问,忽枉以书,奚胜感慰。兼审经寒履况冲裕。某衰病余生,得请归老,而迁官兼职,皆出特恩,荣幸之愧,无以为谕。第久疾累年,顿难减损,然得此闲适,足以安养,又其幸也。遂复田亩,无期会见,企仰而已。千万加爱。

  △三〈治平四年〉

  某启。早来辱枉使车,重增愧感。过午遂热,承动履清和。方苦昏乏,忽被手教,兼惠以药并方,尤荷意爱之厚。第药性差热,当渐渐服之也。窃承代归有期,依依之意,愚当与颍民同也。余留面布。人还,少奉此。

  【与刁学士〈约〉一通】

  某启。前日承宠访。秋暑,计尊候康和。以居处狭陋,欲卜定力,约数君奉同闲话一日,既稍宽凉,又佳水烹一两杯茶。幸告月初约一日,恐为会处多,故先次咨启。

  【答连职方〈庶,字君锡〉五通】

  △一〈天圣中〉

  某惶悚顿首上党三哥良执。少别,伏想体中佳好。近者兄长行,获奉短札,恳悃之素,具之如昨。洎任进来,得三兄信,伏知轩车犹未归仙墅。某自返党闾,邈然块处,日以贱事相逼,鱼鳞左右,至于笔砚之具,视同长物而已。前承宠示佳句,久欲为答,奈六情底滞,不能叩课,加之对雷门之前,非布鼓之能过也。但效曹生游扬季布之名,日得传播于汉东士流之间,讽诵传写者,殆使中山兔悲而洛阳纸贵也。今勉成一首,以报来赐。小生学非师授,性且冥酰仰赖良交,时赐教诱。若不为索其病疵,而姑效司马生言好字,则三哥顾我之厚薄,可由斯而见矣。峥岁且晏,平居寡徒,想望故人,能不怆恨?时因北风,幸无忘德音之惠。某顿首。

  △二〈嘉涛迥辍

  某启。近尝辱惠问,不审寒来体履如何?京师区区,幸时与元礼相见,然衰病鲜危无复壮年游从之乐也。残史已终篇,南归之思如欲飞尔。君锡决然,遂获闲居之适,应知此趣真老者之所便也。况窃禄甚厚,于国无补,岂堪碌碌久此乎。握手未期,聊为君锡道此。盛寒,多爱。

  △三〈熙宁□年〉

  某启。令侄过郡,辱书,粗慰积年思企之勤,兼得讠衅鹁涌蹈!M饩世欲,内养天真,宜其极方外之乐,享眉寿于无涯。某宠禄盈溢,心志衰零,尚此盘桓,未偿夙愿。然亦不出新春,归计可决。第思场屋之游,四十年之旧,零落之余,所存者几?而吾二人者,邈焉各在一方。未知握手之期,用此不胜区区尔。岁律遒尽,寒色向深,惟以时加爱。

  △四〈熙宁四年二月〉

  某启。守蔡忽已半岁,老年百病交攻,赖此闲僻偷安。然犹经春在告,人事旷废。咫尺相去,阙于驰问。使至,辱书,既惭且感,喜承尊候康裕。某以衰残,未遂一丘之愿,勉强忧畏。惟思高贤远识,早能超出尘累,宜享福寿于无涯也。企慕企慕。相见未期,初暄,保爱。

  △五〈熙宁四年四月〉

  某启。相去不远,惠然之顾出于乘兴,古贤佳事,有望于故人,但不敢坐邀尔。某入新年,陡更衰残,昨三月中,欲遂申前请,决计归休。封递角次,得阙报,陕兵为孽,远近惊惧,朝廷方有西顾之忧,遂且少止。今已宁息,非晚必期得请也。若遂还颍,则相去益远,至时或一就蔡枉顾可否?千里命驾,近世未闻,亦是一时奇事,有望有望。乱道《思颍》诗一卷,粗以见志,闲中可资一噱。

  【答连郎中〈庠,字元礼〉二通】

  △一

  某启。才薄力劣,任非其称,初无报效,徒自为劳,人事都废,恃亲旧见哀而不责小故。湖外风土如何?向承体中亦小不佳,今喜清康。君锡兄亦久不承问。多事匆匆,不曾作得一书,惭悚惭悚。惠柑甚佳,远地难致,尤为珍感。凤团数饼,聊表信而已。岁律遽穷,新春多爱。

  △二

  某启。承贤郎、小娘子见过,故人有佳儿女,朋友所当共庆也。兼辱简字,惠以熊白并蟠、〉龋皆饮酒具。独患累日苦目昏,未能近杯杓也。朝暮乘闲道话。

  【答丘寺丞〈川〉一通】

  某顿首。今日食后就寝,方觉,拥被卧读《太白集》。忽辱惠佳篇,岂胜感愧。当亦牵强为报,恐滞使人,且此为谢。

  【答黎宗孟〈醇〉一通〈熙宁二年〉】

  某启。近遣家兵至万寿奉迎,有书,计达。专人惠教,乃承路中得疾,问来人,不能详言。即日必惟已获痊安,旅中有疾,亮难久也。辱谕寻医,细思皆小小外事,不足动怀,岂宜轻为去就?许昌避介至亳,又陈、曹为梗,今又复然,足验世人常态处处如此。然则寻医所至,未必见容,但当宽度包之尔。富丞相奉知必不浅,已教他举潜留再任,莫且隐忍终之否!某性自少容,老年磨难多,渐能忍事。前后蒙见教者,岂非欲某宽中以忍事邪?却敢以此意奉规,不怪不怪。未敢奉邀,必且径还家也。向暖,加爱。不宣。某再拜。

  【与裴如晦〈煜〉二通】

  △一〈嘉涛迥辍

  某启。酷暑阻奉见,窃惟体气佳和。新事颇动人耳目,惟静处听闹,益觉其喧也。圣俞赙助,遂获几何?苟有所得,幸且勿送其家也。望略批示,或约相见为佳。谨此咨启。某再拜如晦学士。二十四日。

  △二〈嘉涛迥辍

  某启。公私冗锁,人事多废,不获奉问,忽已逾时。专人辱书,承经寒气体清安,稍慰瞻想也。某年齿日增,心志日耗,材薄任重,忧责无涯。故人在远,谁与教告?诚未知税驾之所也。如晦代归有期,窃承私门多所忧挠,顾知纷纷此世少无事人也。惠甘,诚为佳物,然不饮已期年矣。茶须尝,方敢致谢。向春和,更希慎爱。专人还,谨奉此。不宣。某顿首如晦学士足下。二月三日。

  【答杜植一通〈嘉涛迥辍怠

  某启。公私多故,久阙驰诚,然亦久不承问。忽于递中辱书,喜慰无量,兼审经寒动履清胜。不相见数年间,亲旧零落,所有无几。在者衰残老病,于理宜然。其间不能量力决然早去,而留连禄仕,任过其分,勉强碌碌,迄无可称,以取责于一时而贻讥于后世,则鄙人于数老叟中,又独负此。若宠利纷华,不惟非素心所溺,就令心有所好,大抵晚年实能享者,于身所得几何?由是言之,得失不较可知。自去夏迨今,病恙交攻,尤苦齿牙,饮食艰难,则向所谓于身所得者,无复有尔。可叹可叹。不相见久,因书及此,聊当一笑尔。圣俞家,赖诸故人力,得不失所。漳州儿子辈更在教育,他事应在雅怀,有以处之,不待言也。新岁,千万加爱。因风不惜惠问,以慰瞻仰。不宣。某再拜。

  【答陆伸一通】

  某启。人至,辱示长书及古今杂文十轴。其研穷六经之旨,究切当世之务,与其辨论文辞之际,如决壅塞,辟通衢,以泻浩渺之无穷,御驵骏而驰骋。然则吾子之所能,与其所用心者,不待相见而可知矣。某衰病废学,多难于时,常幸得空闲之处,苟乐于自弃。而吾子独不弃之,惠然见及,何以当之?欣慕感愧,聊兹为谢,幸察其区区。

  【与赵学士〈彦若,字元考〉一通〈熙宁年间〉】

  修启。顷蒙轩骑少留,匆匆殆疏款奉,然每亲余论,获益已多。少别,方尔倾驰,辱书感愧。旦夕亮且就道,霜月向寒,千万爱摄。不宣。欧阳修奉启太常学士执事。八月晦日。

  承示《集古跋尾》数事,顿发蒙滞,恨不早拜呈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