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散文诗人熊亮散文诗组章《长江》赏评

图片 1散文诗笔写长江——江西散文诗人熊亮散文诗组章《长江》赏评尤屹峰(宁夏)1.熊亮,近年在全国散文诗界,确实是一个既熊又亮的名字,甚至完全可以用亮得发紫来形容。这不单单因为他是资深媒体人、《江西散文诗》的主编;也不单单是他近年倾力散文诗创作,接连出版了《梅》《清明》《马头琴短歌行》《秦俑》等不同凡响的散文诗集,引起了散文诗界以及散文诗评论界的广泛关注。尤其难能可贵的,是他用小文体进行了大题材开掘、中长篇连续写作的大胆探索,给散文诗创作提供了可资借鉴的较成功范例。2.《梅》《清明》《马头琴短歌行》《秦俑》等散文诗集,诗作者对散文诗创作所做出的开掘是多方面的,诗评家都做过精到的评论,笔者是“眼前有景道不得”,此不学舌。他的新作《长江》,住在我的手机和电脑里,已经几个月了。不论初读还是反复赏读,我都感觉这组散文诗与其他散文诗写法都不同,诗作者又有了新的突破。于是我不不禁想到了前文化部长王蒙先生。如果说王蒙先生是新时期实验小说创作的的旗帜的话,熊亮先生就是散文诗界的王蒙,即他和王蒙先生一样,在散文诗创作方面干着“吃螃蟹”的开拓工作。《长江》便是他散文诗创作“吃螃蟹”拓路的新成果。3.何以言之?理由有三:理由之一:题材开拓。长江是华夏大地的母亲河,是中华文明的发祥地之一。散文诗组章《长江》抒写母亲河,书写中华儿女的生命之源和华夏文化之源。当然,抒写长江,熊亮不是第一人。自古有许多描写长江的诗文,而且不乏名篇佳什。建国以后,文学家采用不同的交通工具,如坐飞机来观察长江,同时又使用不同的媒介如照相机、摄像机等更直观更真切地反映长江的风貌。散文诗《长江》写的仍然是几千年人们都写的长江,但他又避开《话说长江》的追寻历史,避开电视风光片的风光介绍,而来写新时期诗人对长江的个性化观察、思考、体悟和感情。对古老写作对象的新时代抒写,是散文诗人对老题材新拓展的大胆尝试。理由之二:内容开拓。散文诗组章着力塑造三个长江形象,抒发对长江的三种感情。第一,着力刻画祖母的形象,抒发对祖母的怀念和感激之情。祖母与长江有什么关系?祖母生在长江边,祖母靠喝长江水长大,祖母出嫁在长江边又在长江边生儿育女。可以说,祖母与长江血肉灵魂都融合在一起,祖母的喜与悲,祖母的苦难与幸福,祖母所带来的家族的诞生与发展盛衰,都与长江紧密联系在一起,诗作者已分不清祖母是长江还是长江就是祖母了。对祖母的思念之情,对祖母的感激之情,都寄托在了奔流不息的长江上。第二,刻画故乡的形象,抒发对故乡思念和感恩之情。因祖母把根扎在长江边,祖母亲自把一个家族的血脉与长江融合在一起,祖母就是诗作者的故乡,诗作者的故乡就是长江。因而,在作者眼中,故乡就是长江,长江就是故乡,故乡与长江早已合二为一,对故乡的思念就是对长江的思念,对故乡的歌颂就是对长江的歌颂,对故乡的感恩也就是对长江的感恩。第三,刻画抵御倭寇日本侵略者的英雄群像。日本帝国主义大肆蹂躏华夏大地,长江虽是天堑,却也没挡住日本帝国主义的铁蹄的肆意践踏。于是。不愿做亡国奴的民众纷纷起来抵御外侮,涌现出了一大批抗日英雄人物,与长江抗日有关的诗作者都一一进行了事迹的简叙和精神的赞美。长江与抗日力量融合在一起,长江的咆哮就是长江儿女齐心抗日的呐喊,长江与抗日将士的鲜血融合在一起。理由之三:写法开拓。熊亮先生每写一组新的散文诗,在写法上都会有新的突破。散文诗《长江》在内容结构上有两个明显的特点:第一个特点是“三线交融”》。所谓“三线交融”是指散文诗设置了三条情感线:祖母与长江交融的情感线、故乡与长江交融的情感线、长江与抗日及其对抗日英雄的赞美的情感线,三条线分而有融、融而有分,分融结合,像三条长江的分支,最后汇成浩浩汤汤的大江。第二个显著的特点是小标题与小标题之内诗节的结合。散文诗在《长江》的总标题和“题记”的引领下,分设了《冥想》《璋铿叙事》《杨芳叙事》《吉安时光》《长江之水》《问道》《读<吉鸿昌致妻书>》《读<赵一曼致子书>》《读<王有进致父书>》读<高捷成致叔父书>》读<蔡炳炎致妻书>》《江海浮棹》几个小标题,除五份致妻书没有分节,其它几个小标题都分成或三或四或五不等的诗节。不算读书信,一个小标题既是一个地名又是一个诗境,诗作者在抒发对每个不同故乡的情感过程中,又分了多寡不同的情感起伏节,来书写对祖母、对故乡、对抗日英雄的感情波澜。总之,笔者以为,散文诗组章《长江》是散文诗人熊亮先生用散文诗小文体创作大题材的新尝试新开拓。散文诗沿着他所追求的突破三五百字、千把字字数的限制,篇幅较为中长而不失散文诗体式和内质,内容丰赡,手法新颖,给散文诗创作注入了新的血液,增添了新的活力,做出了新的范式,值得散文诗创作者学习和研究。唯感缺憾的是,散文诗为了追求精粹,一些叙述情节跳跃过大,缺少必要交代;个别诗句还可再斟酌使其更精美(个见)。期待读到熊亮先生更优美的散文诗。2019年3月13日草就作者简介:尤屹峰,宁夏西吉人,高中语文特级教师,中国乡土文学协会理事、中国写作学会、中国西部散文学会、宁夏楹联学会会员。业余写作并在《飞天》《西部散文选刊》《黄河文学》等报刊发表诗歌、散文、散文诗、文学评论等作品400余篇首,多次获奖。熊亮,资深媒体人

图片 1原创:志航李唐以前,中国只有明月,没有夜晚。严格的坊市制度,使得人们仅在高墙封闭的空间内活动,也促成了中国人较为封闭的内心格局。静心而论,即使今日,你我是否依然?偶有临街门户,皆为朝中要员府邸,非寻常人家所为。至宋代中期,无论物质交换还是人际交流,如脱缰之野马,再也无法约束。夜市如星火燎原,盛行至今。可以说,中国的城市格局自宋代奠定并延续至今。取缔宵禁极大解放了人们禁锢多年的人性,那种释放是汉族文化的一次自由之旅。宋词的迅速发展与坊市及夜市的发达不无关系,极大丰富人们的精神活动空间。其蓬勃发展直至成为一种独立的文体,傲然屹立于中华文化之中,与坊市混居及夜宵的发展关联甚大。饮水处即歌柳词,恢宏的想象力,颠沛流离的生活方式与优秀的文字音律控制能力使得柳永以慢词在宋词里占有极其重要的角色。对于自由而言,实乃人类永恒与必然的追求,从物质到精神。遥想当年,数百万人口的东京帝都,每当夜幕降临,火树银花,繁华似锦,数以十万的人们流连于瓦肆勾栏,穿街过巷。所有的娱乐活动皆为现场与亲临,当远胜当今的士林武汉等宵夜盛况。提到勾栏,不知何故,竟演化为烟花之所,岁月可能真是把杀猪刀。据《东京梦华录》记载,“夜市直至三更尽,才五更又复开张。如耍闹去处,通晓不绝。”其中涉及的服务不仅包含饮食,歌舞,戏剧,还有古玩,药局,车马,沐浴等。纵使千年以后,华东的夜晚如同其服务业一般,黯淡无光。想着夜晚那些油烟甚重的烧烤之流,不吃也罢。

图片 1史尚政/作1书赞书法是我们的国粹,相信作为中国人,即使没有练过,也一定看过。接触越多,越会感到它是一个广阔深邃的天地——从古至今的名家灿若群星,历朝历代的理论浩如烟海,风格多变的作品琳琅满目,文房四宝的魅力引人入胜,生动曲折的故事动人心魄……在这个世界面前,我时常感到自己的力不从心,感到高山仰止的神往。这是前人值得膜拜的创造!他们用简单的色调、有限的笔画,完成了无穷的构建;他们用燃烧的热情、执着的勇气,栽培出艺术的丛林;他们用神奇的想象、自由的精神,绽放着生命的光华……书法,传承了华夏的气质、神韵、民族性格,点染了江山的生机、风骨、绵延不绝,宣泄了书家的心声、期盼、款款深情。书法,若想动笔,请先奉上自己的虔诚,因为这会让我们与神圣相关;若要欣赏,请先洁净自己的心灵,因为这能使我们与智慧亲近。书法,小则养生,大则修心,近则悦目,远则入道,实则遍布亭台栏榭、殿阁楼船,虚则联通八方六合、古往今来。身为华夏子孙,得与书法结缘,实属此生大幸!2度周末站在窗前,凝望远方,灰白的天空看不出跟云的差别,没有什么在其间来去,前人作品里的飞鸟、霞光在哪里?楼宇林立,道路贯通,车流滚滚,都是我们改造的痕迹,自然何在?站在窗前,凝望远方,见不到风的踪迹,理不清光的头绪,心中的期待不知停留何处。有梦想的地方,是不是一切都是风景?有向往的心灵,是不是注定要终生跋涉?3夜行有乐九点多,值完夜班回家,冒着入冬以来的第一场细雨。那份清冷让脑子格外清醒,浅浅的灯光跟路面的水光相映,夜色因此斑斓,路不再寂寞。没有星星,没有月亮,只有雨丝,还有蓄势待发的雪。不知为什么,走这样的路,思绪总是很活跃,活跃得神龙见首不见尾。要是能抓住这个头绪,一定是件很费力的事,也一定是件妙不可言的事。我何时才会有这样的幸运呢?不是闲人,总想找闲人的乐趣,是不是我不知足啊?本来就没期待什么,得失就变得无谓了,可至少一路因此不再乏味,我岂不还是赚了?此心着处,即是天堂!2019.3END作者简介史尚政,任教于唐山一所镇中学,能从脸上看出所教学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