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语故事之带有九字的成语大全,带有九字的成语大全的由来e77乐彩首页

第一个字是以“纷”字开头的全部成语及解释:

包含、带有“九”字的全部成语及解释:

第七十九回黄金河大破元兵
寇节度既下太平所属二县一十六州,留兵命史良璧留兵镇守太平。忽报南陵失陷,三将退保横州,急引兵由田州来取南宁,中途闻狄枢密攻打昆仑,与元将相持未决,遂谓众将曰:“狄枢密既打昆仑,南宁不难复矣。”回兵由象州进攻柳州府。
时象州乃团练使勃勃秃儿镇守,有兵三千。闻宋师至,领兵出城,至象台山下迎敌。斛律统制率廖云、王彦二将出马,列为三阵:左廖云,按山川向背为地阵;右王彦,按偏伍弥缝为人阵;己居中,按星宿孤虚为天阵,互为照应。勃勃秃儿望见,将人马屯作七队,按两曜五星,作七阵图以敌之。两下交锋,互有杀伤,各鸣金收军。是夜勃勃秃儿来偷宋营,斛律统制偶有疏虞,被元军大杀一阵而去,宋师颇有损伤。寇节度切责统制,将论其罪,斛律亢宗请攻下象州自效,寇节度许之。斛律统制曰:“勃勃今夜必防我兵劫寨,虚其中军,伏兵多四散远处,不如将机就计。廖云引一军鼓噪而前,虚作劫营之状,入而复出,仍旧伏于寨外;王彦引一军邀伏兵之后,令勃勃营中自相混战。直至天明,二将合兵,以逸待劳,直突其营。吾引大军邀截归路,欲取象州,在此一举。”二将然之。
且说勃勃秃儿得胜而归,谓将士曰:“宋将失利,今夜必乘吾虚,不可不防。”令伏兵大寨左右,静以待之。三更后,宋师果然擂鼓喊杀,直突营门。勃勃喜曰:“中吾计矣!”发动伏兵,一齐杀入营中,死战不休,直至天晓。何曾有一宋兵自相践踏,死者无数。言未已,忽寨外一声鼓响,宋师大至,慌忙迎敌,而元兵混战一夜,业已困乏,廖云、王彦双马连环,勃勃秃儿不敢恋战,拔营而走,不数里一声炮响,斛律统制一军挡住,勃勃着惊,拍马落荒而走,元兵大败。宋师追至城下,元兵争先入城,一时不及,宋师已夺门而入,斛律统制遂拔象州,降其余众,遂免于罪。
勃勃秃儿闻象州已失,引残兵望柳州而去。寇节度遂进兵柳州,时总管索虎通领败兵已回,守御皆备。自引兵至罗城县南,靠定麒麟山下一大寨,两军尚未对垒。蒯参政又令周鸠、羊雷等战将十余员,率大军五万,前来协战柳州。索虎通命靠定西山下寨。寇节度见元兵日增,细审四冲之云气,防有伏兵,又下令秣马厉士,每宿于营数里外,伏劲勇之土,多列鼙鼓,有警,即击鼓为号。敌击卫兵,则中营出轻兵援之;敌击中营,则四面夹攻之;又于阵中数出奇兵,利则进,否则退。每当临战时,必设奇兵,分左右翼,自阵后击之,或伏深山茂草中,不施旗鼓,唯以强弩、剑盾、戈铤,藏隐于身。伺战后,先出强弩射之;或佯败诱追,伏动则扑之,皆可以取胜。又见元将两军,约十万众,犄角下寨,宋师仅四万余众,乃相地势,用握奇下营法以敌之。
其法外垒一军,须一万二千五百人,以十人为火,一千二百五十火,幕数如之。幕长一丈六尺,合十人守地一尺六寸,以三为奇。以三千七百五十人为奇数,余八千七百五十人,分为八阵。阵有一千九百九十七分五株,守地一千七百五十尺。
八阵积足守地一万四千尺。卒城二千三百一十二步,余二尺,积步卒六里,余一百七十三步二尺,以垒四面乘之。一面得一地里,余二百二十步,垒内得地十四顷十七亩,余一百九十步四尺六寸六分,以为外垒。天阵居乾为天门,地阵居坤为地门,风阵居间为风门,云阵居坎为云门,飞龙阵居震为飞龙门,虎翼阵居兑为虎翼门,鸟翔阵居离为鸟翔门,蛇盘阵居艮为蛇盘门。天地风云为四正,龙虎鸟蛇为四奇,乾坤艮异为阔门,离坎兑震为开门。有牙旗游队,列左右,偏将军居垒门,禁出入。
外有游军两端,前有冲;后有队,四隅有铺;中垒一奇兵,三千七百五十人为中垒,守地六十尺,积步得二里,余二百八十步,以垒四面乘之,得二百五十步,垒内地二顷,余一百步,六囊旗鼓五麾金鼓府藏,皆在中垒。此令一下,诸将多不解所谓,寇节度乃总为图以示之。
众将观毕,始如法安布讫。元军中遣人下书约战,寇节度回以来日。当夜,寇节度调度诸将。次日昧爽,元军坚阵以待,宋营以鸟翔阵马晋臣应敌。元将周鸠奋勇而来,战不一会,宋将廖云、王彦率飞龙、虎翼,两队应兵,齐出冲杀。元阵中王峻、杨樊、刘洪、吴-、戴-五队并进,状若列星,宋营中斛律亢宗,以盘蛇一阵当之,首尾交应。两军战鼓齐催,混战一会,互有损伤,各鸣金收军。寇节度谓众将曰:“元阵中旗帜分明,金鼓响应,不可谓非劲敌也。”数日后,蒯参政闻索总管战宋将不下,自引兵一万,健将十员,亲临柳州督战。蒯参政望见宋营,大惊曰:“宋将知兵,莫谓无人也!”下令大军,宜慎重举止。乃背麒麟山,面黄金河下寨,遂用偃月营法敌之,亦绘一图,以示将校。
偃月营者,前后险阻,外营以四方幕,一万人。以六千人守地九千六百尺,积得前一千六百步,积步得四里,余一百六十步为营,转以六千四百尺,得步一千六十六步,四尺为弦,弦置三门,相去三里五十步一尺五寸。营内有地一十五顷八十五亩五十八步四尺。右置上弦门,中偃月门,左下弦门。偃月中营,营以二千五百尺,守地四千尺,得前六十六步,余四尺,积步得一里,余三百步四尺。每幕加地四尺五寸四分;每幕营中两相,置土马一十二匹。大小如常马,被其鞍,令士卒披甲胄,橐弓矢,佩刀剑,持矛盾,左右上下,以便习事。众将校既得其详,亦如法布置。报入宋营中,寇节度跨马出营观毕,谓众将曰:“蒯参政自来,想广右之兵尽于此矣。收复广右,在此一举,诸君且助吾成此不世之功。”诸将口虽应允,因见元兵日增日众,心中未免少怯,寇节度不以为然。回营大集将佐,列阵于黄金河边,令斛律亢宗引兵三干,充头队搦战;令廖云引兵三千伏于左;王彦引兵三千伏于右;洪时锦引兵三千伏于前;马晋臣引兵三千伏于后;骁将等紧守大寨,自统中军,四阵接应,务擒敌将方止。
且说蒯参政下寨毕,索虎通及众将等皆往参见,参政责索虎通曰:“前檄调出征,乃贪战邀功,坐旷日月,致伤副将。
今此间将士,如云如雨,乃不速破敌,何也?”索总管无言可答,惶恐而退。
次日,即督集众将校,与宋师决战,令羊雷为左翼,周鸠为右翼,自率精兵五万冲杀,合两营之众,盖地而来。斛律统制以一队奇兵当先,战数合,即佯败而走。索虎通大队不动,麾两翼兵追之,斛律统制直诱至黄金河上。只见寇节度引大军来迎,不与交战,即麾动六纛旗,四队伏兵,一齐从中杀出。
周鸠、羊雷二将围在垓心,索虎通即引大军,欲突阵而入,斛律统制一军牵住,死战不已。寇节度指挥将士往来截杀,宋兵无不以一当百。周鸠为乱箭射死。羊雷溃围出时,亦身带重伤,忙助索总管夹攻宋将。元兵十伤八九,索虎通既得羊雷相助,大奋神武,连挑宋营裨将十余员。斛律亢宗不能抵敌,寇节度看得分明,急麾四阵围之数重,而蒯参政忽引万余生力军冲突而来,宋将猝不及防,竟被截为两段。寇节度正欲出马,忽见狄勇、种世虎、慕容长、蓝天蔚四将统大队杀来。元军罔不披靡,羊雷被狄勇手起一枪,刺于马下,元兵死者无算。索虎通一见,知接应兵已至,不敢恋战,保护人马,夺路而走。蒯参政亦引军而退,宋师奏凯而归。

纷至沓来——纷:众多,杂乱;沓:多,重复。形容接连不断的到来。

天保九如——天保:《诗经·小雅》中的篇名;九如:该诗中连用了九个“如”字,有祝贺福寿延绵不绝之意。旧时祝寿的话,祝贺福寿绵长。

纷纭杂沓——纷纭:交错;沓:重复。多而且杂乱。

四姻九戚——比喻亲戚极多。

纷乱如麻——麻:麻团。交错杂乱像一团乱麻。

十之八九——比喻有极大的可能性。

纷红骇绿——纷:纷披;红:指红花;骇:散乱;绿:指绿叶。纷披散乱的红花绿叶。形容花草树木随风摆动。

十羊九牧——十头羊倒用九个人放牧。比喻官多民少,赋税剥削很重。也比喻使令不一,无所适从。

纷纷扬扬——形容雪花飘落。

十室九空——室:人家。十家有九家一无所有。形容人民大量死亡或逃亡后的荒凉景象。

纷纷攘攘——纷纷:众多;攘攘:杂乱的样子。众多且杂乱。形容人群杂乱。

十生九死——形容历尽艰险。

纷至踏来——形容接连不断的到来。

十亲九故——形容亲戚朋友很多。

纷纷拥拥——指纷乱拥挤。

十年九不遇——比喻很少有,多年也难遇到一次。

纷纷洋洋——形容雪花或似雪花般散片细物纷乱飘扬。同“纷纷扬扬”。

十拿九稳——比喻很有把握。

纷纷扰扰——凌乱的样子。也形容思绪纷乱。

十病九痛——形容浑身病痛。

纷纷籍籍——纷纷:众多。籍籍:杂乱的样子。纵横交错。形容众多而且杂乱的样子。

三贞九烈——贞:贞操;烈:节烈。封建社会用来赞誉妇女的贞烈。

纷纷不一——各不相同。纷纷:多而杂乱。

三旬九食——旬:十天叫一旬。三十天中只能吃九顿饭。形容家境贫困。

三六九等——指等级和类别多,有种种差别。

三教九流——旧指宗教或学术上的各种流派。也指社会上各行各业的人。

齐烟九点——俯视九州,小如烟点。

龙生九子——比喻同胞兄弟品质、爱好各不相同。

举十知九——列举出的十件事情中,通晓的就有九件。比喻学识渊博。

九转功成——转:循环变华。原为道家语,指炼得九转金丹。后常比喻经过长期不懈的艰苦努力而终于获得成功。

九洲四海——九洲:指中国;四海:古人认为,中国九州之久是一望无际的大海,此指中国以外的地方。指中国及四周以外的地方。

九原可作——九原:春秋时晋国卿大夫的墓地在九原,因称墓地;作:起,兴起。设想死者再生。

九霄云外——在九重天的外面。比喻无限远的地方或远得无影无踪。

九五之尊——九五:指帝位。旧指帝王的尊位。

九天揽月——揽:采摘。到天的最高处去摘月。常形容壮志豪情。

九天九地——原指天上的最高层和地的最深处。后比喻两者相差极远。

九死一生——形容经历很大危险而幸存。也形容处在生死关头,情况十分危急。

九死未悔——纵然死上九回也不后悔。形容意志坚定,不认经历多少危险,也决不动摇退缩。

九世之仇——指久远的深仇。

九儒十丐——儒:旧指读书人。元代统治者把人分为十等,读书人列为九等,居于末等的乞丐之上。后指知识分子受到歧视和苛待。

九泉之下——九泉:地下。死人埋葬的地方,即在阴间。

九曲回肠——形容痛苦、忧虑、愁闷已经到了极点。

九牛一毛——九条牛身上的一根毛。比喻极大数量中极微小的数量,微不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