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幽默故事:俩朋友

食品街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小吃摊,动物们都喜欢来这里买吃的。

鱼孩子有一个五颜六色的补丁口袋。

图片 1

这一天,河马也来摆小摊了。他来卖什么呢?他挑来了一桶泥和一桶沙。

这个大口袋是他用捡回的各种塑料,由细软的绿水草缝制而成的,上面还贴着五彩的贝壳。其他小鱼儿都说它像个垃圾箱,鱼孩子说它是个万宝箱,能装许多宝贝。

独角仙今天特高兴,因为它学会了两个礼貌用语,一个是“对不起”,一个是“没关系”。学会了就想说,说得有机会呀!没机会怎么办?创造机会!

河马在小摊前竖起了一块牌子,上面写着:美味泥沙。

鱼孩子外出的时候,身后总背着补丁口袋,遇到他人丢弃的东西,都要捡起来,装进口袋,说这叫寻宝,还环保。他喜欢集物,就像你喜欢集邮一样。

独角仙身上披着硬硬的铠甲,铠甲黑黑亮亮,就像坦克的硬壳;一根独角挺在头上,雄纠纠、气昂昂,就像坦克的炮筒子;它整个呢,当然就活像一辆小坦克!

原来河马是来卖泥沙的啊。

每天,鱼孩子都会捡回一满满口袋的宝,直到袋子再也装不下,星星出来了,他才肯回家。

小甲虫独角仙看见一群小蚂蚁正在堆山玩,它大老远就喊:“坦克来了!轰隆隆——”用头上的炮筒子,将小蚂蚁堆起的山“轰”了个乱七八糟。“独角仙,你干什么?!”独角仙马上露出笑脸,“嘻嘻,对不起!对不起!”
小蚂蚁尽管很生气,可还是说:“没关系。”

正在卖鱼的大熊见了,说:“河马,你是不是糊涂了,泥沙能吃吗?”

一天,鱼村收到珊瑚岛主小丑鱼的邀请,请鱼儿们去做客。要知道,珊瑚岛每十年才举行一次盛宴,对鱼来说太难得了。有幸赶上盛宴的举行,那将是一件多么另人激动的事啊!鱼孩子们高兴地吹起泡泡。

小甲虫独角仙看见两只小蜣螂在费劲儿推着一个粪球,它大老远就喊:“坦克来了!轰隆隆——”用头上的炮筒子,将小蜣螂的粪球“轰”到坡下。“独角仙,你干什么?!”独角仙马上露出笑脸,“嘻嘻,对不起!对不起!”
小蜣螂尽管很生气,可还是说:“没关系。”独角仙又跑到坡下,将粪球搬了回来。

“当然能吃啦!”河马说。

鱼村最最年长,胡子最最长的鱼爷爷,带着鱼群出发了。鱼群很快游过水母湾,再绕过水藻林,就到了珊瑚岛了。

幽默故事:俩朋友。一只小兔子蹑手蹑脚地走向一只落在花儿上的蝴蝶,刚要伸手捉,小甲虫独角仙大老远就喊:“坦克来了!轰隆隆——”吓得小兔子“妈呀”一声就跑!兔妈妈钻出窑洞,“独角仙,你干什么?!干嘛吓唬我的孩子?”独角仙马上露出笑脸,“嘻嘻,对不起!对不起!我是逗它玩儿呢。”兔妈妈一看独角仙这么诚恳地道歉,又一幅顽皮可爱的样子,气也就没了,和蔼地说:“没关系。”

一会儿,鸡大哥来了:“给我来一盘沙。这几天我消化不好,所以要吃点沙。”

“孩子们,注意绕开水藻林!”鱼爷爷一想到许多儿女游进水藻林,就再也没出来过就心痛。

小甲虫独角仙说了好多声“对不起”了,可就是一直也说不着“没关系”!因为大家都很礼貌,小心不去碰别人,更不故意给别人使坏,独角仙根本就没机会说“没关系”。

正说着,鸽妹妹也来了:“河马大伯,给我来一盘沙。吃点沙可以帮助消化。”

鱼孩子看到那片水藻林,像泼了墨不见一点儿光,便悄悄离开鱼群。谁也没注意,鱼群少了一尾小鱼。

咳!小甲虫独角仙好失望。它太想有机会说一声“没关系”了。

接着,犀牛大伯也赶来了:“我听说这里有泥沙卖。”

“哇,好大一面鼓!”鱼孩子从一株水藻上清理出一听空易拉罐。他用鱼鳍擦着罐口,里面传来咚咚好听的声音。后来,鱼村逢年过节的时候,他总要拿出来敲上一通。

机会来了!

河马说:“是啊。”

“十件救生衣耶!”鱼孩子又清理出一块白色泡沫,如果遇到不会游泳落水者,刚好用得着。

一只小蚂蚱在练习“高台跳水”,没注意独角仙啥时候跑过来了,一下子重重地落到了独角仙的“炮筒子”上!“小蚂蚱,你干什么?!要把我的‘炮筒子’给砸断呀?!”小蚂蚱翻身站起,连忙说“对不起!对不起!”

“快给我也来一盘。”犀牛大伯说。

“二十面小红旗!”他又拽出一块一面带有薄塑料的红纸,刚好可以做红旗,插在海里危险的地方。

哈哈,小甲虫终于有机会说“没关系”了!它高兴地连忙说:“没关系!没关系!”

大熊问:“犀牛大伯,你也是消化不好吗?”

“一口大钟!”鱼孩子有些头晕,恶心,它散发着一股难闻的怪味,上面粘满了很难洗的油漆。他花了整整一个晚上,太阳出来的时候,才擦亮那把钢勺。挂在村口老海带身上,会是一口不错的集合钟。

“对不起,没把你的‘炮筒子’砸断吧?”

犀牛大伯说:“不是的,我消化挺好的。我身体不好,有点别的病,吃点泥,可以治病。”

“哦,是把小号吗?”鱼孩子看到一个锈迹斑斑,带喇叭的弯弯管,等他擦出来一看,好亮一把金色的小号,声音宏亮清澈。

“没关系!没关系!哪能砸断呢,它结实着呢。”

河马正忙着,大象也来了:“还有泥吗?快给我来一盘,我得增加一点营养。”

… …

“真是对不起,把你砸疼了吧?”

河马就给大象端了一盘泥。

东西真是太多,太多啦!

“真是没关系,一点儿都不疼!不信,你再砸一下?”

大熊羡慕地对河马说:“没想到,你的美味泥沙生意真好。”

天渐渐黑了,星星都出来了,从珊瑚岛做客的鱼群回来啦,鱼孩子背着大口袋,跟着鱼群回村啦,谁也没注意,他背后的口袋鼓起来了。

小蚂蚱一看独角仙这么礼貌、这么大度,喜欢上它了,“独角仙,我们做朋友吧?”

“是啊,你看,只剩最后一盘泥了。”河马说着收起了小摊,准备回去了。

鱼孩子在水藻林整整清理了九十九天,集到的宝贝,比九千九百九十九件还多。水藻林变得亮堂起来,鱼群可以自由从藻林穿过啦!

好啊,这也正是小甲虫独角仙的心愿,它们先握手,又拥抱,就像一对儿久别重逢的老朋友。

大熊问:“你怎么不卖了,不是还有一盘泥吗?”

鱼爷爷发现,凡是有危险的地方,都多了一面小红旗,漩涡谷的四周,各插着一面小红旗,旗子上写着:前方危险,请绕行!落款是“漩涡谷”。

小甲虫独角仙今天真高兴,它说了“对不起”,也说上了“没关系”,还交了一个新朋友!

河马说:“最后一盘泥,我要留着自己吃啦。”

后来,有人发现,大海的深处,有一个身后背着个补丁口袋,挂着一把小号,还带着一件迷你救生衣的鱼。

图片 2

大熊想:“要不,我明天不卖鱼了,也改成卖泥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