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谧之夜与一盏茶相伴

长夜未央,清风习习,寂寂无边,一直沉迷于唐风宋雨的浅吟低唱之中,早将散文抛于脑后。习惯,把自己揉进这一抹纯粹的墨色里,临窗远眺,将一怀如兰的思绪放远,用文字记录心中的点点滴滴……

世间情爱纷说,百里河川,你踏过万水千山来赴约,我等遍春去秋来始终不渝。相遇于千万人中遇见,相爱如情到深处自然花开,相守是繁花落尽到白头。

夜幕降临的时候,原本明亮的天空渐渐暗淡下来。窗前山上的树影有些失落,白日的阳刚跌入山谷。像是当年抗战胜利后,转业回乡的老兵,耗尽青春的最后一抹希冀后,神情黯然。

——题记

然而世间双方,总有萝卜和坑填不满的时候,有的时候一个萝卜有三四个坑等着填,而且各个钟情。有的萝卜一生都没有找到一个坑。看过许多的文字许多的情诗许多的情话,赠予对象往往都不是枕边人。那些情人填补了他们以后生活中爱情的枯井,给他们不止一次的灵感去涤荡心中的爱情。

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的舅外公,无文化,无特长,回到家乡后,到千山红农场做了一名普通工人。他那初入伍时如春花般次第开放的激情,在经历惊心动魄的枪林炮弹洗礼之后,终因无显赫战绩,如一张宣纸,由灰到黑,最后蔓延到伸手不见五指。

喜欢这样安静的夜晚,以一种静若幽兰的心态,在文字中淡然而行。不言离殇,不诉情长,只想在锦瑟年华里,将一切的尘埃拣入行囊,在染指流年里,淡看云卷云舒,花开花落。

或许,爱情就像江山,自古君王总被问及爱美人还是更爱江山。其实他们并不知道,美人也是一座座城池一座座江山。两者最难得的都是人心。民心难得,能载舟能覆舟,一个好的君王必是勤政爱民,日夜操劳的。而美人心也是如此。有人说女人心海底针,猜不着摸不透。其实,无论男女都想同。古代帝王,三千宫宇,富丽堂皇。三千佳丽,歌舞升平,丝竹之声,从未断绝。然而,围绕在他们身旁的人儿,看似坐拥天下,又有多少真心肯交付于这样一个人?纵使帝王有情,专宠一人,又如何?

初到陌生的岗位,舅外公最喜欢做的事,便是晚饭后站在窗前,看那家乡的月,那么直接,那么无遮无拦地挂在树梢。一点也不像部队上那个年轻女兵给他描绘的家乡村前月色。那个年轻女兵家乡的月色,有几分朦胧,有几分羞涩。总是在人约黄昏后才姗姗来迟,登上华丽的舞台,将自己的岗位演绎得清澈而明亮。“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女兵思念家乡的时候,总是望着天空,对识字不多的舅外公吟诵着这句他似懂非懂的诗。

在静静的夜晚,独坐银屏前,一曲清音,一枕书香,一个人躲在文字里小憩。不经意间,某种莫名的情怀,就会涌上心头。思绪随之飞翔,在这安静的角落里,在这曼妙的空间,可以无拘无束的,毫无顾忌的,释放自己的心情。

帝王,是没有爱情的。

斗转星移,物是人非。如今,不知那吟诵诗句的女兵可回到了家乡?想必她家乡的月色是极美的,有几分清晰,有几分通透。既能温暖她长久的乡思,又能让她原本漂泊的心有所依靠,有所归宿。

喜欢,夜晚的清幽;喜欢,悠扬的旋律;喜欢,文字的唯美。沏一杯香茗,燃一盏心灯,于案前静坐,不期望流芳溢彩,不期望艳冶动人;不去想谁对谁错,孰是孰非;只是,淡淡的把那一份懂得,暖暖收藏,只为曾经,那份缱绻的感动,让喧嚣随风;让纷扰飘远;让压力缓解;让疲惫散尽。给生活一份理解,给生命一份感激,给自己一份真实,给他人一份宽容。

生在帝王家的皇子们,更是无情可言。

舅外公有长久失眠的习惯,听着窗内妻子彪悍的呼吸声,看着从窗的缝隙钻进来的月色,有着难言的苦涩。舅外公十六岁拖着稚嫩的双肩去当兵,半生风里来雨里去,枪林炮弹,几度生死,单纯的思想里,既渴望战争早日结束,又习惯这种不知能否看得见明日太阳升起的内心深处的波澜。对自己的人生,他没有过多的设想,他甚至以为他一生的日子都是这样居无定所,时而安宁,时而背着枪杆出发的过着。他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会转业,有一天自己会成为一名农场的普通工人。风平浪静,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远离枪风炮弹,简单,安宁。

人生,是用感情勾勒出的一幅画,五彩缤纷;岁月,是用经历书写的一本书,悲欢纷呈。在岁月中跋涉,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顺其自然,是面对人生的最好的方法。生命是,一场又一场的相遇与别离,也是一次又一次的遗忘与开始,快乐、幸福不是目标,而是生活的品位和质量。人的一生,与爱恨纠缠、与得失为伴、与是非周旋。情不知所起,只需半醒半痴。亲情之间,血浓于水,是牵挂,是温暖,是时光深处彼此的惦念。友情之间,芬芳隽永,是尊重,是互动,是滚滚红尘中的相互扶持,是心灵上的相互依赖。雨吻花,叶坠露,是美丽的异彩;是风拂柳,云追月,是缠绵的独白……

寡人寡人,王座从来都是一个人。即便有王后同登,总要有人退居幕后,总要有人放弃。所谓一山不容二虎,在权力和巅峰的面前,即便伉俪情深,也难得双全。即便手足情深,也总有兵戎相间。

坐久了,感觉有露水要落下来,伸手想拉过薄布做的窗帘,无奈,那轮对着窗口的上玄月,冷冷清清,如那沉思的女兵,在分别前夕,踩着小碎步,徘徊在他的面前,不远不近的距离里,想说什么,却又欲说还休。而舅外公,屏息凝神,一动不动,生怕惊跑了她的某一个音符,扰乱了她的某一丝思绪,更怕打破这一道渴望却又不敢奢望的凄美风景。舅外公将窗帘来来往往拉了无数次,终究没有拉上。一如那女兵张了无数次嘴,最后什么也没有说。

一阕瘦词,一纸寒凉一世情昙,一笺落花,一声轻叹,一汪秋月,一帘幽梦,一切终是如风,浓烈而来淡然而去。守一城的落寞,待红尘踏遍,待人情尝倦。才懂得人生苦短,何须怨恨,缘由天定,何须多情。尘缘如梦又何须痴迷?倒不如,闲枕烟霞,静倚窗月,与一盏茶为伴。风也有它,雨也由它,只影清瘦在朦胧细雨里,清吟一曲,与青烟融为一体。

独孤一生就是手握天下的代价。帝王,从不缺热闹,缺的正是交心。往下说,一个管理者同样,热闹容易得,交心不易。

走过山峰之巅的月,不招摇,不浮华。浅浅的,轻盈着,如一曲婉约的宋词,在淡淡星辰和厚厚薄薄的云彩环抱里,优雅着,不动声色。走过草原的平坦,也穿过幽深的山谷。展示自己独特的韵色,放射自己柔情的光芒。不疾不徐,不喜不愠。从花丛到窗台,越过不高的建筑,有一段不清晰的明与暗的界线。舅外公将目光投向那界线处,想起当初接到上级通知时头脑中的空白,命令便是命令,没有商量,不能拒绝,只能接受。在战场上,他从不是命运的主角。离开战场,他更不是生活的主宰。远处的窗口,一盏盏灯在熄灭。有一丝浅笑挂在舅外公的嘴角:每个人都以为自己是这扇窗的主角,其实,谁都是窗口的过客。颠沛流离的战争生活,让舅外公养成了处处是家,处处非家的思维。这又让他想起了那女兵吟诵的一千多年前香山居士的那句“行子孤灯店,居人明月轩”。明月依旧在,物人却在不知不觉中变幻着。

撷岁月华韵,采文字馨香,品茗,听曲,将一盏心情,融水墨于素笺之上。把充满诗意的文字,悄悄放进梦里,便会聆听到心的低语。你会发现,心灵深处的世界,是如此晶莹纯美的画面。用多彩的文字,点燃起希望,敞开心扉,在心灵的沃土上种植希翼。从此,不在彷徨,不在忧伤,不再孤独……

自古从不缺痴男怨女,不缺负心汉,不缺红杏枝。月老这么多年,亦不知为多少有情人系过红线。可惜,无论是西方射箭的丘比特,还是东方掌管人间姻缘的月老,多是看见爱情的开始,一样看不穿爱情的始末。

夜色渐渐浓了,季节的韵律渐渐深了。树木将年轮刻在内心深处,花草在荣枯中淡守年华,舅外公时光深处烙下的印记,无人能懂。好在,这是一个令人欣喜的季节,万事万物都在欣欣向荣中。远离危险,远离枪声炮声的月色,经过丛林,来到田野,洗净铅华,渐渐丰盈。想起那个女兵,远离女兵的乡愁,远离曾经想与女兵田耕女织的奢望。再抬头望向头顶的月,有一丝甜蜜,又有一丝苦涩。张开五指,磨过枪的茧在悄悄退化。曾经的惦念,在回忆中浓郁,又在回忆中淡化。甚至连青春的味蕾也在轻轻淡化。很久很久,他已尝不出快乐的味道。

记得《红楼梦》中有专职人间姻缘风月情事的司,有道是人间风月情事,都不过云烟。佛家出道人说勘破红尘,心无杂念。可是,人们总是先在情里遍体鳞伤,然后才心死或心放下,自语看破红尘,决意遁入空门。

“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今夜,不知那女兵可也将他想起?思念的滋味,只有思念的人知道。孤独的情愫,只有孤独的人知道。月中的嫦娥,如果没有吴刚与桂花树相伴,她又如何打化这寂寥的时光。她怀中的白兔,又如何能代替后羿的温情。

然而,这勘破红尘和看破红尘,一字之差,天地之别。

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当年汤显祖的《牡丹亭》中把爱情描绘的那么美,那么动人。杜丽娘春心萌动,游园惊梦。爱情于她仿佛桃花源一般,所见所闻到处都是惊奇和新意。仿若一头年幼的母鹿,睁着纯净的眼眸打量着眼前的世界,毫不掩饰眼中的春意,只看一眼,便如沐春风。那是爱情最美的时候,青涩纯净,闻之犹如浅淡的花香。李清照曾有词云: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想那二八女子,手执红牙板,浅唱低吟。

可就算是良辰美景,也有黯然褪色的一天。时间如流水,冲淡了曾经浓烈的爱情,曾经眼眸中除了天地,只有彼此的恋人们都纷纷心慌意乱,不知该何去何从。很多人更是连彼此的风景都没有看完就匆匆离去,从此天涯海角,相逢已是路人。也许,十年之后,再见还能拥抱,只是拥抱的温度已不是当初。只有一些人留了下来,直到风景淡然,直到年华老去,依然不曾分离。

记得曾经有人问我,如果爱情不再如当初那样浓烈,你们眼中不再只是彼此,那么该怎么办?

我说,当激情退去,温度降了下来,或许这才是爱情最本真的状态。清浅淡雅,没有了牡丹的浓香,取而代之的是清远的梅香,那样的沁人心脾。牡丹虽好,却娇宠,白梅虽淡,但却能在严冬中傲然挺立。这样之于爱情,难道不是更好地状态吗?

换言之,这么多年的陪伴,你们彼此更多的是亲情,你们的羁绊已经渐深。从友情相知相熟,到爱情忠贞不渝,再到亲情的血水之浓。大概每个人都要经过如此一番的修炼,才能功德圆满,终成正果。

当年华老去,风华不再,容颜衰老,你依然牵着我的手,不曾放开。你依然陪伴在我的左右,不曾分离。你依然习惯抚摸我的头发,静默不语。

有人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有人说,愿有岁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白头。

我说,愿你掌心的温度和熟悉的味道,一直伴我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