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77乐彩线路城市边缘有森林

城市与森林的距离在心里很遥远,那是两个不着边际的世界。可是一旦付诸行动,迈开腿出发,你会发现它并没有想象中的遥不可及,也许两个小时后你就会伸手触碰到森林里的冰凉露珠。

由于请不出假,老妈把我的生日派对从星期天移到了星期三。我只请了小V,外加借住在家的两个留学生弟弟,倒也热热闹闹。通常在生日那天我总会比平日多出几分感慨,但这次我没有任何想法,也感受不到其他多余的情绪,例如激动,不安,酸涩,或是感伤。我高高兴兴地迎接朋友,高高兴兴地聊天,高高兴兴地切蛋糕。从头到尾我都是高高兴兴的。老妈忘记买蜡烛,碰巧小V送我的生日礼物中有一盒香味蜡烛,只好拆了点上。老爸关了灯,所有人开始唱生日歌,有的用英文唱有的用中文唱,乱得不可开交,小V站在我边上,一脸的尴尬和忍俊不禁。

早晨六点钟,香格里拉小城依然沉睡在梦中。我们乘坐的汽车轻轻地穿过寂静的街道向城外驶去。我也在晨色中回首渐行渐远的小城,向香格里拉告别。

从和睦森林公园回来的第二天,双腿开始酸痛,这是我攀登了三千八百米山峰后的生理感觉,至于心理感觉是对自己的意志有了新的定位,看似不可能完成的艰辛路程,竟意外轻松的被我步量了,可见有些事情做起来还没有看起来那么困难,只因为对自我认识的模糊。

好容易唱完生日歌,老妈催促我许愿。我双手合十,闭上眼睛,想着往年许过的愿,像是家人身体健康,生活幸福美满,白马王子赶紧出现……诸如此类。千思万绪闪过,我终于下定决心,默默地在心里祈祷:愿我成长为一个勇敢的女孩,勇敢到能够独自面对生活中的一切苦难和风雨。然后我睁开眼睛,一口气吹灭了蜡烛。

太阳还没有升起,晨雾飘散在小城的上空,周围的群山似乎也在沉睡,只有早起的牦牛在河谷中的草甸上悠闲地边吃草边自由地走着。

一行人进驻森林,走完全程才发现,原来选择了一条最为艰险陡峭的路径,这次意外的“误入歧途”却也带来了意外的全新体验。这是三千八百米的攀登之路,时而是人工修葺的木质阶梯,时而是天然土坡,时而又是湿滑石砾。我们不时的查看路标,距离一线天越来越近了,这是和睦森林公园着名景点之一,在没看到它的真面目前,我已经发挥了自己丰富的想象力,在头脑中有了概念性的影像,不过,当一线天就在眼前就在脚下时,我还是感叹想象与现实的差距是如此之大。想象虚幻得像海市蜃楼只是飘渺在遥远天空中的图画,现实是视觉听觉感觉各种感官的真实触碰。

我想起很久以前,我第一次听到容祖儿的《挥着翅膀的女孩》,那时我还不知道这首歌的名字,只觉得心中震颤,仿佛有不知名的激情在默默燃烧。我不算太喜欢容祖儿的嗓音,她的普通话不标准,唱华语歌的时候总有点饶舌,但我很喜欢她的形象。短发,会笑的大眼,一口白牙,活泼泼的,看上去乐观又健康。

给我们开车的鲁茸尼玛是一位健壮且精力充沛的藏族小伙子,热情而干练,驾驶技术一流。根据他的介绍,从香格里拉到四川甘孜州的稻城大约四百多公里的路程。由于路况较差,经常有险情发生。一般情况下,途中至少需要十二个小时的时间,如果遇到雨雪等恶劣天气或者泥石流以及塌方等情况,时间则会更长。

看着前方同行伙伴汗水淋漓的脖颈和湿透的衣衫,在听听自己急促的喘息,感觉一线天快到了,我们几个体力好的伙伴也已经快到了极限,这时的一线天就是我们坚持下去的支撑动力。果然,登上一处缓步阶梯,转过一个弯,一线天就这么横空的竖立在了眼前,两边刀削似的峭壁直耸青天,劲头是天空透过的一点光亮,一条足有50度斜坡、幽深狭长的窄道不是向前方伸延,而是向天空攀升,犹如伸向天空的阶梯,好像顺势攀岩即可到达奇幻无穷的天庭。这样震撼的视觉冲击不禁让人相信眼前的鬼斧神工都来至传说中的真实故事,伏羲玉斧劈山所致,而忘记了理性的分析这是千万年来地壳变迁的岁月痕迹。

有次我在电视上看到她的演出。她一身白衣,背着一双羽毛粘成的翅膀,坐在秋千上从高处缓缓往下降。深蓝色的背景,点缀成星空的模样。她握着话筒,披着长发,倚在秋千上高声唱:你曾经对我说,做勇敢的女孩。流水的音乐中,她的眼睛显得清澈而明亮,像个真正的天使。

离开香格里拉小城,我们一路向西北德钦县方向进发。出城大约八十多公里,金沙江开始伴随在我们的身旁,浑黄的江水从上游激情而下,汹涌澎湃。公路一直沿着金沙江的西岸延伸开去。面对险峻的地势和汹涌的江水,车厢中刚出发时还谈兴正浓的几位年轻人都集体陷入了沉默。

一米多宽的窄道只能容纳两人并行,脚下是层层叠升的嶙峋岩石,被地下的阴湿潮气侵蚀成了黑色,上面覆着着青绿苔藓。岩石缝隙被松软腐叶填满,层层覆盖厚厚沉积。在石间有时隐时现的涓细水流,水流时而被岩石阻断,随缝隙潜流,时而隐入腐叶下暗藏流动,泛着银白的光影,像从天而降的灵蛇,游走下山。一不小心踩在腐叶上,会泛起水泡,打湿鞋帮,一股冰凉寒意顿时从脚底爬上心头。峭壁上方,随着清亮的鸟鸣,不时飘落一枚枚树叶,开始千年的沉睡。

我才十九岁,还是少不经事的年龄。究竟要经历多少磨难才能成就一个人,我至今无法得知。唯一能确定的是,路还很长,未来却在逼近,我已不是个孩子,不能再事事依赖父母,在前方等待的是什么,我不知道,但除了咬牙走下去我毫无选择。我可以害怕可以恐惧,但我不可以退缩。

在金沙江边,有个叫尼西乡的地方,是司机尼玛的老家。尼西乡属云南省,属香格里拉市管辖,而一江之隔的另一个村子则属于四川省得荣县管辖。

走出一线天并未到达奇幻的天庭,眼前是一片青白的天空,还有顺势蜿蜒的山脊。下山的路途是迂回蜿蜒的木梯,高耸入云的落叶松、一干两枝的和睦树和随手就能拈来的槭树叶,层层叠叠错落有致。枝干苍劲伸展的红松,形似一道火红的闪电,乍现林中。树梢上的云雀声声悦耳宛转啼鸣,想寻毛羽却了无踪迹,这鸣叫分明是在吟诵欧阳修的诗句:“百啭千声随意移,山花红紫树高低。始知锁向金笼听,不及林间自在啼。”上山一路攀登只顾脚下,不曾留意途中的景色,下山时却可一路观赏,可见下坡路时因为心情的放松,反而会观赏到更美的风景。

总有一天我会学会飞翔。

我们的车子从尼玛老家所在的镇子中穿过,又驶过横跨金沙江的简易斜拉桥,进入到四川省得荣县境内,然后继续沿着金沙江东岸的悬崖公路行驶。

经过了一线天的陡峭艰险,山脊的高低起伏,下山的悠然自得,到达神树寺更像是苦尽甘来的清心修行。对于佛主一向是敬畏有加,不敢亵渎,在寺中低声轻语,生怕打扰了佛主的清修。环视四周,大雄宝殿气势庄严,殿前香火缭绕,信徒虔诚叩首。钟楼鼓楼相对而立,钟楼铁门微启,鼓楼铁门紧闭,一时兴起,推开钟楼铁门登梯而上,只顾登梯不想被楼顶石板撞到头顶,顿时生疼昏眩,低头缩颈,在同伴的搀扶下登上楼顶。朝钟暮鼓,此时正是落日斜阳,不是撞钟的时辰,无缘听闻钟声缭绕不绝于耳的天籁之音。绕钟一周下得钟楼,揉着隐隐作痛的百会穴,向方丈述说,方丈摸着自己的头顶笑而不语,这时我才发现,方丈的头顶有一方明显的突起如鸡蛋大小,那是每日向佛主顶礼膜拜的虔诚印记。不由在心中暗暗悟道:我这一撞难道是佛主的有意惩戒,怪我贪玩乱闯乱动,不守佛门规矩。不禁在心里默默念叨:“佛主莫怪,佛主慈悲。”出得寺门,是一泓清浅小池,清澈如镜,映衬出白云朵朵,红色和金色的小鱼成群结队安然游弋,划动的胸鳍和腹鳍,像扇动的翅膀,犹如在蓝天中翩飞的神鱼。

金沙江东岸的道路和西岸相比更加艰险难行,许多路段在维修,堆满了石块以及钢材、水泥等建筑材料。本来不宽的路面更加狭窄,如果对面有来车交汇,需要提前在较宽的地方停下来,然后再小心翼翼地通过。

一路呼吸着清新空气返回市区,正如别人所说高含量的负氧离子有安神催眠的奇异功效,那一晚,我像是醉氧一般,懒懒散散香甜入睡。

在前行道路的右边,是陡立千尺的岩壁,左边则是在陡峭和狭窄的河谷中汹涌流淌的金沙江。维修公路的工人们小心翼翼地工作着,工地上专人值守的人员警惕地注视着高高的岩壁,防止有石块滚落或塌方的发生。有些工人正在休息,他们三三两两坐在靠近金沙江一边的路基旁的岩石上,悬着的双脚下面就是波涛汹涌的金沙江。

崎岖不平的道路一直延伸着,车子不断颠簸着。车厢里变得十分安静,耳边只有江水奔流的声音。其中一段路面崎岖不平,高低起伏,而且是泥石路面。尼玛边开车边介绍说,这段路面几乎每年都在维修,只因为新修好的路面很快又被泥石塌方掩埋,所以才形成这样的状况。他说,如果是下雨的天气,这段道路更加危险,伤亡事故经常发生。正说话间,一辆货车从对面驰来,当看到我们的车后,将车停下让我们先行。我注意到货车的车轮几乎已经压在道路的边缘。由于载货汽车质量太大,在它的轰鸣声中,岩壁上的小石块和泥土被震落,砸在汽车的车顶上,噼啪作响。听到这个声音,我的神经顿时紧张起来,头皮开始发麻,好在有惊无险,车辆终于顺利通过这个险段。

离开金沙江的干流,我们沿着一条不知名的金沙江支流旁边的道路继续向得荣县城进发。车辆到达得荣县城时已经是上午九点多钟,我们准备在县城稍事休息再继续赶路。

得荣县城是一个小县城,处于一个狭窄的河谷地带,一条湍急的河流穿城而过,整个小城基本上沿着河流两岸展开。县城里的道路非常拥挤,道路不宽,而且道路两旁停满了车辆。城里的建筑可能是受限于发展空间的原因显得非常拥挤,甚至连县委和县政府的办公楼也显得非常局促。我们简单吃完早餐后,匆忙离开得荣县城向着乡城县方向驰去。

离开得荣县城,道路依旧不平坦,只是地势不再凶险。旁边的河流也变成了不宽的溪流,河道里密布着大小不一的石头。周围的山坡上以及河谷中的空地上变得郁郁葱葱,不时有藏民居出现在山坡上和河谷地带,经常可以看见三五成群的牦牛闲散地走在山坡上和谷地中,偶有穿着藏民族服装的农人出现在视野之中。

乡城县城也地处在一个山谷地带,规模比得荣县城大许多。我们到达乡城县城时已经午后一点多钟,大家决定在城里吃完午饭后再继续赶路。

离开乡城县城后,感觉到海拔一直在上升。尽管弯弯曲曲的盘山路上车辆不多,但是,路面状况和先前的道路一样坎坷不平。道路两旁的植物也不断发生着变化,从茂密的森林地带一直到只有苔藓类植被的区域,从呼吸上也能感觉出已经进入到高海拔地区。就在我们的车辆即将爬升到高山顶部的时候,看到一辆越野车抛锚在路上,一个外国旅游者和几名同行者焦急地站在路上招手。只因为我们的车辆已经坐满了人,对此,我们只能向他们表示谦意。此时的车外温度已经降至摄氏十度左右,我们只能暗暗祈祷他们早点修好车辆,脱离困境。

翻过高山后,又进入到下坡路段。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天色阴沉下来,太阳也被云层完全遮住了,乌云从天边拥来,和灰色的大地似乎要相交在一起。

大大的雨点在没有任何预告的情况下突然砸在汽车的挡风玻璃上,啪啪的声响传进车内。我看了一下车外的气温,已经降至摄氏五、六度,不禁又想起了那辆抛锚在路上的汽车,也再一次为他们的处境担心。

大约二十分钟左右的时间,雨突然间停了下来,车窗外面的景物也清晰起来,几处藏民居映入眼中。在这里看见的藏民居和在香格里拉以及沿途看到的藏民居有较大的不同。这里的藏民居的墙基本上是石头垒砌的(其他地方主要还是土墙),也不是白色的粉墙,基本上以灰色调为主。

当车辆转过一个弯之后,视野一下子变得开阔起来,似乎进入到了一个平原地区,仔细观察之后才发觉我们已经进入到一个宽阔的河谷地带。可能是刚下了雨的缘故,地面上有积水,而远处的田野上则是草木葱茏,生机盎然。

我们在一个“T”型路口停下,打量了一下道路指示标志。其中向左前往理塘,向右三十多公里则是我们的目的地——稻城。

前往稻城的路尽管不宽,却十分平坦,车辆也不多。由于所处的谷地非常开阔,视野良好。道路右面的山势低缓,色调柔和,左边远处的群山青翠、黛蓝,时有白云在山腰间缠绕。道路两边的林地和农田相互交错。河流并不宽阔,水流也不急湍,隐约可以听水流的声音。在道路的两边,不断有藏民居出现在视野中。

看到这幅美丽的田园景象,我的思维似乎进入浑沌状态,好像行走在一幅山水画中。

转过一个弯,一座小城出现在眼前,金珠镇到了,稻城县城到了。

稻城位于四川省西南边缘,青藏高原东南部,属于四川甘孜州管辖。稻城县只有三万人口,百分之九十六以上的人口为藏族。稻城县政府所在地为金珠镇,金珠镇的人口大约只有一万人左右。

稻城,古名“稻坝”。藏语的意思是“山谷沟口开阔之地”。历史上,唐朝时,属吐番王朝管辖,清朝时,属理塘土司。光绪年间(一九一一年),因试种水稻成功,为了纪念此事,改名“稻成县”;民国二十八年(一九三九年),成立西康省,改名“稻城县”,名称一直延用至今。

金珠镇是一个安静祥和的小镇。只有东西和南北两条主街,街道宽阔,行人和车辆都不多,没有高层建筑,一般都是四、五层的楼房。小镇非常整洁,看不见随处乱扔的垃圾和其它废弃物,在和路途中经过的城镇对比之后,更让我对小城有了亲近的感觉。

我们下塌的宾馆在小城的边上,围墙外就是农田,目光可及的远方就是连绵的山峦。

小城非常安静,没有喧嚣的声音,甚至连汽车喇叭声也很少听到。我们到达小城时,恰逢全城停电,我们趁着傍晚的余光稍加整理和洗漱就走出门去。

夜色降临了,我们和小镇渐渐地融在了一起。

在青藏高原,有这样一个传说,在雪山深处,有一个遥远和神秘的地方。这里雪山环抱,白云悠悠,有雪山、冰川、峡谷、森林、草甸和湖泊,还有金矿和纯净的空气,这个王国就是香巴拉王国。在藏传佛教中,类似香巴拉王国这样的“净土”又被称为“香格里拉”。

而稻城的亚丁就是这样一块美丽的“净土”,而我们此行的最后目的地就是亚丁。

小城沉浸在静美的夜色之中。徜徉其间,体味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美妙享受;身处其中,如同置身于默声的世界。

夜深了,小城如同一个襁褓中的婴儿,在群山的怀抱中正香甜地睡去。

我们也要和小城一起睡了。这个晚上,我一定会有一个静美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