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为什么“一刊多皮”

原题:中国电视,多点正能量

当希腊债务危机爆发,一个恐怖的魔咒随之展开。

美国有两大具有封面标识性的杂志,一是具有红色边框的《时代》,另一个是具有黄色边框的《国家地理杂志》。

在收视率的单一导向下,电影频道创作播出的电视电影是一方难得的净土。从1996年以来,电影频道每年都要拍摄播出100多部电视电影,16年来,不管电视界时兴什么,电影频道不为世风所惑,矢志不渝,拍摄播出的作品始终坚守着主流媒体的责任和担当精神,用光影书写时代,引领人心,讴歌情怀,在这样的文化自觉下,不断追求着思想深度与艺术品位的统一,主流价值与大众情趣的融合,文化传统与现代精神的交汇。

危机不再仅限于希腊,希腊只是欧洲主权债务危机序幕的开启者;危机也不再仅限于欧洲,全球都在这场愈演愈烈、四处蔓延的危机中战栗。

《时代》周刊是美国主流新闻类杂志,关注国内和国际重大时事热点,堪称美国及世界最有影响力的杂志之一,获“史库”美誉。而《时代》封面以其影响力而得到全球关切。

近些年荧屏上最热的当数综艺节目,先是超女、快男,后又是各种各样的秀。这些节目虽然喧嚣热闹风靡一时,令不少人趋之若鹜,但要依靠这些去传承民族文化,推动社会进步,肯定是没戏,就是匡持人心也是指望不上的。因为这些节目的背后多半是人心中对趋炎附势、尽快成名的企盼。这虽然没大的害处,但是对于文化建设,也没有多少益处。而一些所谓法制节目,猎奇猎艳、鸡鸣狗盗,讲的大多是生活的阴暗面,只能让人感觉到社会上到处都是负能量,做人难,做好人更难!还有某些所谓家庭调解节目,挑拨离间,激化矛盾,揭开疮疤,撕裂亲情,捅的就是人心中不愿公开触动的软肋。这样的节目对滋养人心有什么好处?

全世界每一个人似乎都在越来越清晰地感到欧债危机带来的恐怖气氛,似乎每一个人都触摸到了那种隐藏其内的死亡般阴郁的颜色。

然而,很多人可能不了解《时代》因出版地不同拥有四种封面选择方案,在其封面设计的美国版、欧洲版、亚洲版和南太平洋版中极少使用同一种封面。如果人们愿意深入研究下去,便会发现其个中滋味时而诙谐又时而发人深思。

如今电视剧已成为电视台拼抢收视率的硬通货。为了迎合低趣味人群构成的收视率样本户,这些年来一些电视台争先恐后抢着播出的穿越剧、宫斗剧,不是指鹿为马,糟蹋历史,就是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彰显人性之恶。还有无吵不成戏的所谓“家斗剧”,满嘴鸡毛,放大亲人间的矛盾,愣把杯水风波折腾成汪洋大海。有的剧就为了女主人公怀孕后穿不穿高跟鞋这点小事吵了5、6集;有的剧为了生不生小孩,一吵就是30多集;更有甚者,杜撰出一个在现实中本就子虚乌有的“AA制”家庭关系,剧中人整天没事找事为着这“AA制”吵来吵去,最后气死人了才收场。这就是追求和谐生活的当下中国的世态风貌,是走向民族复兴的中国人应该有的精神境界?这样的创作诉求、审美趣味,着实让人担忧。艺术作品应该有益于道德建设和人心引领。这些年一些所谓热播的电视剧,视野越来越窄,情怀越来越小。低俗、庸俗、媚俗的节目,在荧屏上时有出现。

人们看到欧债危机的开头,却看不到它的尽头。或许,这才是最令人不安和担忧的。

封面的差异

对比之下,电影频道的实践显得尤为可贵。这些年,电影频道系统拍摄了大型纪录片《世界通史》、《中国通史》,拍摄了《大汉风》、《杨门女将》,和由《曾克林出关》、《旋风将军韩先楚》等构成的《共和国名将》系列电视电影,以及《王勃之死》、《为奴隶的母亲》、《双人床条约》等一批题材广阔、风格多样,让中外观众眼睛为之一亮的电视电影佳作。至今电影频道生产播出的1400部电视电影中,有80部获得了华表奖、金鸡奖、美国国际电视艾美奖等140多个奖项。更难能可贵的是在这1400多部电视电影中,关注时代、现实,关心民生、民情的现实主义作品占到了70%以上。

恐怖的欧债危机,以其前所未有的杀伤力,给全球经济造成重创,也给中国经济带来重压:对欧出口商因为欧元的贬值损失惨重,股票市场因为欧债危机的恶化跌跌不休,工业企业利润
下滑,失业率上升……

《时代》欧洲版总部设在英国伦敦,发行区域涵盖欧洲、非洲和拉丁美洲;亚洲版总部设在中国香港,发行涵盖亚洲地区;南太平洋版总部设在澳大利亚悉尼,涵盖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多个太平洋岛国。除了封面之外,几个版本的内容编排和广告投放也略有差别。

欧债危机的影响力,已经没有任何人可以忽略。看懂欧债危机,不再是一种无足轻重的附加,而是一种必需。

打开《时代》周刊网站的过刊库,往期杂志封面被整齐地排列在一起,封面差别一目了然。在每期四个版本中,美国版往往与众不同。

无论是关心经济的还是不关心经济的,都不得不关注欧债危机的发展,因为它已经顽强地深入到每一个人的生活当中。

例如,2008年11月3日,《时代》美国版封面头条是“为什么要在公立学校里教授圣经”,关注美国国内的宗教教育;而国际版封面头条赫然写着“塔利班”。2011年10月24日,《时代》美国版封面头条是“沉默多数的回归”,关注美国公众在社会政治中的角色;而其他三个国际版头条为“为什么美国永远也救不了阿富汗人?”。2011年12月5日,《时代》封面美国版头条是“为什么焦虑对你而言是件好事”,属社会新闻范畴;而国际版封面是埃及国内局势动荡、示威现场照片。

欧债危机作为当今影响乃至主导世界格局、趋势的带血的主线,它既不是开始——向前追溯与次贷危机密切相关,也不是结束——还将有新的危机延续它的杀伤力,日本抑或中国都在其
列。

《时代》美国版似乎一直受到“特殊对待”而常常“独享”封面设计。对此,这本杂志显然欠缺一个解释:为什么在给国际读者推荐美国债务文章的同时,给国内读者看的却是选举日注意事项;为什么给国际读者展现阿拉伯世界地缘国情时,给国内读者呈现的却是夫妻如何分配家务;为什么国际读者看到经典漫画《丁丁历险记》时,国内读者在阅读中国经济问题?

在欧债危机日益恶化的今天,没有人能独善其身。关心并认清欧债危机的真相,显得越来越迫切和重要。对于决策者,认清欧债危机可以更好地未雨绸缪,做好全
方位的预防、应对;对
于投资者,认清这一点,可以更好地规避风险,获取收益;对于企业家,认清欧债真相,可以帮助自己做出正确的决策,并在风险中找到生存和发展的机会。

谈及一期杂志多个封面时,《时代》的编辑回答:“应该注意到,在许多情况下,国际版封面故事也登载在美国版杂志中。”

遗憾的是,很多人包括一些研究者、决策者,对欧债危机的认识常常停留在表面,未能触及根本。这一带有悲剧色彩的现状,也涵盖欧洲,包括欧洲的领导人。

这一回答看上去合情合理。因为欧美国家的一些文艺类期刊也习惯于使用双封面的形式来吸引读者购买。

一些人以为看到了真相,却可能连皮毛都没有触及,一些人以为找到了解决方案,却一直在原地踏步,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很多对策是南辕北辙,一步步把自己仅存的一点
机会也无情地葬送掉。

不过,作为一个有影响力的新闻类杂志,封面的作用不仅仅是促销,更多的是向读者传递编辑最想让他们看到的东西,表达杂志立场,引导公众舆论。

在欧债危机的处理上,我们不断看到这样的败笔:有人因为无知而留下败笔,有人看到败笔故意不去修正,有人故意引导他人完成一个又一个败笔……这背后的推动力都是共同的:利益

对于全球关注的《时代》封面而言,更是如此。许多评论家就此提出疑问,《时代》封面国内外的差异究竟是不同国家读者的选择性阅读,亦或是新闻界的选择性报道?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欧债危机持续恶化的根源。

要看透欧债危机,我们既需要从历史渊源中去寻找问题的根本,也需要从现实中找到症结所在,然后,才能更好地看清未来的发展趋势。

欧债危机是内因、外因共同起作用的结果。